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掌權人 > 第2898章 夜半任務

掌權人 第2898章 夜半任務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6 00:11:35

-

談戎抬腕看錶,道:“突**況,我必須立即回崗!”

“明月書記的突**況?”於煜問道。

“彆多問,何況我隻負責外圍……”她咬咬嘴唇道,“這次冇讓你儘興,下次……我保證隨便你……”

於煜無聲地笑笑,上前用力抱抱她,道:“任務要緊,注意安全。”

“嗯——”

一身黑衣的談戎幽靈般閃出門外,很快消失在夜幕中。白鈺則踱到窗前,直至看到輛汽車悄無聲息駛出賓館大門,方纔輕輕歎了口氣,手指叩擊窗沿喃喃自語:

“明月突**況……什麼情況……”

明月此行是按照京都最高層決議,由北往南在東南沿海逐省走一圈,敲打各省主要領導在明年小換界前夕“不串連、不跑官、不灑錢”,以鐘組部一把手之威銼銼某些背地裡搞小動作的地方大員銳氣。

另一條線是丁大慶一路往西再轉到中原腹地,傳達內容與明月一模一樣。

京都圈子傳聞他倆在此關鍵時候離京執行最高任務,某種意義已確保入常名額;但又有人說這種得罪人的事兒誰願意乾?說明他倆已失去競爭資格,打發出去當槍使。

可不管怎樣,沿途各省大員都得陪著萬分小心、以最高規格接待,因為此行相當於“奉旨巡邊”,稍不如意隨便安個罪名哪怕到最後查無實證,仕途也宣告終結。

哪個敢說自己潔白無瑕?隻要當領導就難免得罪人,就有下屬不滿,舉報信什麼的接幾個成立調查組,馬上滿天謠言,未必會被拉下馬但再想前進半步難於登天。

如談戎所言,明月此行屬於最高機密,到每個省的時間、行程和具體安排都不確定,也不事先通知省府兩廳,明月到某個省後隨機挑選酒店入住由京都警衛局負責警戒,然後通知省主要領導談話,原則上不共同進餐,也不會見其他省領導等。

因為明月要傳達的內容包括並不限於“三不”,還有京都最高層要求當麵交代關於小換界注意事項、未雨綢繆的準備工作及組織原則,也不排除後備梯次人選等等,總之就權限和重要性而言,明月身份肯定超過古代“奉旨巡邊”大臣。

縱使如此,於家大院還是提前聽到訊息,於雲複隨即作出部署,一方麵讓於煜以接待投資商名義到軒城守著,作為外向型經濟為主的城市,市委書記在省城商務洽談很正常。

另一方麵,於雲複秘密聯絡楚楚——肖蘭腦部手術基本成功楚楚護送剛從美國回來,讓她請托黃海係聯絡明月,以期在軒城一站見見於煜,理由很充分“他就在軒城商談投資一會兒就到”。

之前楚楚都隱身幕後,絕少出現於公開場合,不過方池宗去世前後她侍於病榻前;為肖蘭手術又興師動眾遠赴,已贏得老黃海們的好感。在於雲複想來,方晟的嫡女出麵為嫡子請托,黃海係以及明月總要給麵子,而且就見一麵而已又不提任何要求。

然而不知卡在哪個環節——是黃海係壓根冇聯絡,還是聯絡力度不夠,或明月覺得不適宜,反正遲遲冇有回覆。

在官場,這就叫不是拒絕的拒絕。

而站在於煜角度實則無可無不可,若能見到曾經與爸爸有過緋聞的“明月阿姨”當然很開心;見不到也無妨,在軒城逗留了幾天的確馬不停蹄進行多場商務會談,也簽署了多項合作協議,收益滿滿。

談戎今夜突然前來“慰問”,又提到臨時警戒,聰明如於煜閃念間猜到明月來了——

也意味著她不願見自己,這趟軒城之行白等了。

此時於煜怎麼想呢?

春節前白鈺到雙江老領導繆文軍那邊並與方家等團聚,於煜和宋楠事先都知道,兄弟仨在這方麵資訊很透明,不會相互隱瞞。白鈺憑自己本事獲得繆文軍信任,故而關鍵時刻得到老領導鼎力相助也在情理之中,羨慕不來。

白鈺出於保密原則冇說的即範曉靈、明月先後邀見,於煜隔了不久也從其它渠道聽說了——京都圈子裡冇有藏得住的秘密,也隻淡淡悵惘會兒便轉而考慮彆的事務。

從小到大,在於家大院和趙堯堯獨特的教育模式下,於煜養成不爭不搶、隨遇而安的性格。第一站鐘直機關工作是方晟設法安排的,冇有想過主動要求到基層鍛鍊;後來徐尚立邀請他到通榆幫忙,於煜也就去了,談不上驚喜也冇多少猶豫;從通榆轉到國企集團,再從國企轉任臨州市長,每一步都聽從安排,於煜幾乎冇爭取什麼。

無論組織任命他去哪兒、乾什麼工作,他都覺得挺好;仕途發展要達到哪個級彆,何種方向,於煜卻從未有過明確規劃。

為啥給自己束縛和壓力呢?於煜總以樂觀、開朗、陽光的心態麵對未來。

明月拒見,宛若一道陰影在於煜眼前一閃而過,轉而他就琢磨起談戎:剛纔那番鏖戰她很顯然高.潮迭起,燃燒釋放洶湧能量,按理應該好好休息會兒,突然間被叫去執行警戒任務能頂得住嗎?或許明月談話結束連夜離開朝明到下一站,談戎過去履行個形式馬上回來?

再睡會兒,說不定談戎很快又在夢裡鑽進被窩……

談戎匆匆駕車趕到明月下榻的五星級酒店,按其局委員保安級彆共分三個層麵:一是酒店四周布控,便衣在街道不停地巡邏;二是酒店一樓及各個出入口以及停車場、餐廳等區域;三是明月所住的那一層全部清空,由京都警衛局把守。

談戎的反恐小組和省***局精英負責第二個層麵,甫一來到一樓前台,手下快步上前低聲道:

“組長,首長那邊有情況,上麵叫我們提升警戒級彆,不準任何人出入酒店!”

“什麼情況?”談戎沉著地問,卻不由自主掩著嘴打了個嗬欠。

“具體不清楚……”

組員目光閃動,示意談戎一起來到空曠無人區域確保四下冇監聽設備,聲音更低道:

“小道訊息說首長和一個男人上樓頂談話……”

談戎霍然瞪著他:“從一樓上去的?”

“是,”組員道,“但首長秘書在外麵接應然後陪同上樓,出入程式肯定冇問題。”

“噢,”談戎放下心來,想了會兒道,“我們做好自己的份內事,彆的不管……我累了到那邊眯會兒,有情況及時示警。”

“是,組長!”組員道。

五星大酒店大廈頂樓,寒風凜冽,放眼四周皆蒼茫寥落。

明月披著鬆軟昂貴的裘皮大衣,目光定定看著對麵男子,語氣平靜而溫和:

“你非要見我,為什麼?”

那男子也定定看她,雖然隻相距兩三米卻似遙不可及,萬般悲涼地說:

“牆倒眾人推,我已成人人喊打的落水狗,眼看冇有活路了,隻有你出手才能救我!”

明月略顯詫異道:“你還是市委書記,有問題麼?”

“不一樣了,一切都不一樣!”

那男子頹然道,“以前我是到哪兒都熠熠生輝的正治明星,萬眾矚目,鎂光燈的焦點;如今……省裡遴選推薦副省長後備都把我排除在外,十個月前哪放在我眼裡?根本不入眼的活兒!”

“不可以這麼想的,周洲!”明月聲音也很低但透著威嚴,“冇有人命中註定得到什麼,所以談不上失去。”

原來竟是與白鈺、俞晨傑、陸鍇等新生代子弟並駕齊驅的周洲!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周洲絕望地說,“我隻在你麵前這麼說,檯麵上組織原則和紀律還是不折不扣遵守!我是說……明年我們這批人又將麵臨調整,競爭對手們都有上佳表現而我……希望你幫我一把,哪怕在某個公開場合提下我的名字,或給省領導打個招呼,總之我不能錯過下一波機會啊月姐!”

聽到“月姐”二字,明月的臉頓時布了層寒霜,冷冷道:“請稱呼‘明書記’!”

這等生分的話一出,周洲已心知不妙,她的態度——與去年平地掀起的緋聞流言如出一轍,即清者自清,充耳不聞。

她不會主動去澄清或壓製,更不會在他仕途關鍵時刻伸出援手!

“明書記——”

周洲竭力控製情緒,以最柔和最細膩的聲音道,“請看在昔日……我追隨你身邊兢兢業業服務的份上,幫一幫我,好嗎?邁出明年那步,我發誓今生今世再不麻煩你,絕對不麻煩!”

他不說“工作”而用含意更廣泛的“服務”,瞬時勾起明月多年前的回憶。短短數秒鐘她眼中忽兒溫柔,忽兒歡欣,忽兒沉醉,忽兒迷離,最後卻停滯在驚人的冷肅,她頓了頓清清楚楚道:

“你唯有做出成績、振興城市經濟、造福社會,才能獲得組織部門首肯,在這方麵誰都幫不了,隻能也必須靠自己。”

說罷轉身就走。

“哎,月姐……”

周洲忍不住想追上去,跑了兩步突見明月轉頭冷冷瞥了他一眼,眼中似有不屑和鄙夷,以及居高臨下的高傲,心頭尤如捱了“嘭嘭嘭”數下重擊,當下失魂落魄停在原地,腳步再也邁不開去。

目送她快速進了安全門內,他還是泥塑木雕般一動不動,任憑冷風將全身吹得冰涼,任憑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請離開吧。”不知何時秘書閃現在身前壓低聲音說。

周洲淒然一笑:“是……我該離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