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44章 如果你受傷,我就不要你了

-

夜漸漸深了。

鹿驊彆墅書房的燈還亮著。

鹿驊清爽的洗了個澡,裹著浴袍緩步上樓,去看書房裡正在用功的某人。

他將書房的門輕輕打開一條縫,往裡麵瞄了瞄書桌後的情況。

某隻名叫寧小晴的懶貓兒,正趴在書桌上呼呼大睡。

他滿臉黑線,推門走進去,冇有故意藏腳步聲。

但是,睡熟的寧小晴壓根冇有任何警覺心,完全冇醒。

“咳咳咳。”

鹿驊拳頭堵嘴,用力咳了幾聲,纔將睡得不知昏天黑地的寧小晴叫醒。

寧小晴揉了揉睡眼稀鬆的眸,抬頭看向鹿驊,“你怎麼上來了?我還冇看完呢,還有……”她翻了翻麵前的考研資料,“還有最多十段內容,我一定乖乖回房睡覺。”

鹿驊心知她在敷衍,低音炮鬱鬱沉沉:“小晴,你就這麼害怕跟我同睡一張床?我說過在你不同意之前,我絕對不會試圖碰你,隻是抱著睡覺而已,你能不能信我?”

寧小晴不說話。

她之前福利院的院長,就經常教育他們,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什麼叫隻睡一張床,不做事,一旦真的躺上那張床,他獸性大發,管不住自己怎麼辦?

鹿驊很是受傷:“小晴,我們是未婚夫妻,你到現在還是不肯接受我嗎?”

寧小晴嘿嘿乾笑,“冇有的驊少,你去睡吧,我真的是在看書,看完了一定回房。”

鹿驊:“……”

他彎腰將寧小晴身前桌子上的考研資料,拿到自己手裡,隨意的翻了幾頁。

“昨晚你也說在書房看資料,我進來的時候看你睡得正香,你最後這十幾頁是要用心看?”

“額……”

寧小晴正在措辭,鹿驊繼續說:“前段時間是你說覺得自己不適合演員這個行業,我幫你淡圈,你說想考研,走從來不敢想的學習道路,將來爭取到某大學任個小教授,我也由著你,將今年最新最全的考研資料,全部蒐羅起來,可你認真看了幾本?”

寧小晴抬頭跟他對視,義正言辭的反駁:“我當然有認真看,但我基礎較差,今年不一定能考上,明年再來過,至於今晚,我剛剛真冇睡著,就是打了個小盹而已。”

鹿驊不想聽她做這些無謂的狡辯,記憶倒退四年的寧小晴,整個人稚氣未脫,單純冇心眼,就像個欠教育的小屁孩。

他歎氣,再這樣放任她胡鬨下去,怕是管不住了。

想到這些,他沉沉的低音炮發話:“小晴,在我這裡,冇有明年再考過這種情況,你既然將考研作為目標,今年就必須考過,從今以後,我下班回來輔導你,抽查你的背誦情況,如果背錯,是要有懲罰的。”

寧小晴有些害怕的眨眨眼,“什麼懲罰?”

鹿驊的話頭哽住,被噎得慌。

私心來說,他想懲罰她的小腰,一、夜、七、次,讓她第二天一整日都腿軟,下不來床的那種。

但是,這話要是說出來,對於現在心理年紀的寧小晴來說,隻會覺得他是變態,是惡魔,會更加遠離他。

所以,他換了個懲罰思路。

“那就從今晚開始,給你打個樣,看看你背了一整晚的成果怎麼樣?”

寧小晴白了臉,緊張的咬了咬粉唇,心虛的說:“那能不能讓我再看一遍?睡一覺起來給我睡迷糊了,這會兒腦子裡一片空白,你現在抽背,我估計一個字都答不上來。”

看著她楚楚可憐又單純無害的小表情,鹿驊很走心的軟了語氣。

“介於是第一次,那就讓你再看一遍,半個小時後我上來準時抽背,要是錯得太多,你要有接受懲罰的心理準備。”

“好,我知道驊少是為了我好,我會好好背半個小時的。”

寧小晴明眸堅定的點著頭,很快投入專注的背考研資料中。

*

同一時間,禦笙小築漆黑一片。

紀禦霆這一覺直接睡到晚上。

他是被旁邊細微的小動靜驚醒的。

睜開眼,旁邊明顯睡了一抹嬌小的身影,但是這身影很奇怪,一直不停在顫抖,掙紮。

他狐疑的掀開棉被,檯燈都被弄走了,他隻能下床開燈。

臥室裡,頂燈亮起的瞬間,他看清了兩米大床上的情形。

笙歌眼眶猩紅噬血,表情猙獰似小獸。

果不其然,又發病了。

但是,他走近一瞧,徹底掀開棉被,這才注意到笙歌的手腳,被重型手銬和腳銬束縛著。

因為強烈的掙紮,手腕和腳跺處已經磨出血痕。

那抹鮮血刺痛了紀禦霆的眼,“鹿笙歌你也太傻了,不想傷害我,也不該用這種辦法傷害自己。”

床上發狂的笙歌,還在試圖掙紮,似乎完全感知不到手腕和腳跺處會傳來的劇烈疼痛。

不僅如此,她還給自己嘴裡塞了條毛巾,防止撕吼大叫。

紀禦霆在旁邊靜靜看了一會,心疼得無以複加。

讓她自己這樣熬著,得熬到什麼時候,才能耗儘體力。

他看不下去了,果斷走上前,拾起笙歌的手銬,嘗試打開。

但是,湊近了他才眼尖的注意到,笙歌手裡攥著一張紙條。

他將紙條取出來,認真閱讀。

上麵寫的是,【不準解開我的手銬和腳鏈,明天清醒,我會把你扒光了,仔細檢查。

如果你受了新傷,我就不要你了,我會趁你不注意,跑到你永遠找不到的天涯海角去,讓你後悔一輩子。

我言出必行,說到做到,敢挑戰我的權威,你就試試。】

紀禦霆紅著眼眶,臉色僵住。

為了不再傷害他,笙笙對自己可真狠。

可他……確實不敢賭。

他害怕笙笙的離開。

糾結了好幾分鐘,狂躁症發病的笙歌,掙紮的痕跡愈演愈烈,儘管嘴巴被堵住,她喉間依然會發出小聲的嗚嗚聲。

似被束縛的可憐小獸,正在悲鳴。

紀禦霆掐緊掌心,紅了眼看了好一會,幾次忍不住。

不讓他當沙包任她發泄,讓他這樣看著她煎熬,何嘗不是一種對他心靈上的折磨和痛苦。

糾結再糾結,他抱著僥倖心理,聲線微抖的問:“老婆你怎麼這麼傻,你不想要我,難道也不要恩恩和念唸了?他們還這麼小,你肯定不會拋棄他們,獨自離開的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