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42章 她居然把紀禦霆傷得這麼狠

-

紀禦霆麵不改色的輕笑,“我身體好著呢,能有什麼事?”

笙歌根本不信,跟他在一起相處了這麼久,對他的細微小動作太瞭解了。

一兩次奇怪就算了,連著三天都這樣,太不正常。

她朝紀禦霆伸手,“把碗給我吧,我想自己吃。”

看她堅持,紀禦霆將碗遞給她,溫聲細語的囑咐:“小心端,彆被燙到。”

笙歌點頭。

接過碗的瞬間,她轉手就放到床頭櫃上,雙手揪住紀禦霆的手,一把撩起他的袖口,檢視他剛剛反應明顯的手腕。

“笙笙!”

等紀禦霆將手縮回來時,已經晚了一步,笙歌已經看到他手腕上破皮紅腫的傷痕。

笙歌驚愕的盯著他,怒意在胸腔醞釀,“你怎麼傷成這樣?連你犯錯,我都從來冇捨得把你揍成這麼狠,這是誰乾的?”

紀禦霆垂下眸,眼神微微閃躲,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心虛的箍緊袖口。

“冇有誰,是我自己熬粥的時候,不小心被鍋沿燙到,事後冇有及時沖涼水,冇想到破皮了,但是已經上過藥了,不用擔心。”

怎麼可能不擔心。

笙歌紅了眼眶,仔細回憶剛剛看到的那一幕。

鍋沿燙傷怎麼可能那麼大一片,而且傷痕平整,像是被什麼東西打的。

“我不信,你把手伸出來,我再仔細看看。”

他不動,很拒絕,“真冇事,不用大驚小怪的。”

“快點,伸出來!”她語氣重了兩分,不容置喙的命令。

“你受傷為什麼要藏著掖著?”

紀禦霆垂下頭,依然不動,不解釋,也不伸手。

他內心是鬱悶的,笙歌果真是一如既往的精明,一點點小動作都瞞不住她的眼睛。

“禦哥哥,你是瞭解我的,我不達到目的,是不會罷休的,你現在可以不給我看,但你得要有萬全的把握一定能瞞住,否則我遲早會知道。”

她輕了語氣,去抓他的手背,“我是心疼你,讓我看看吧。”

紀禦霆將手縮回去,不讓她碰。

見他這麼抗拒,笙歌趁他低著頭,思路不集中,果斷衝過去,用巧力強行撩起他的袖口,露出小半截精壯,卻傷痕累累的小臂。

在看到他手臂上不止一道傷時,笙歌都驚呆了。

而且每道腫痕,邊緣平滑齊整,絕對不可能是被燙傷。

“怎麼傷得這麼狠……這是誰打的?你告訴我!”

完全瞞不住了,紀禦霆無奈歎氣:“笙笙你冷靜一點。”

“你突然莫名其妙人被傷成這樣,你讓我怎麼冷靜,說,是誰!”

紀禦霆不搭話。

笙歌已經快瀕臨情緒失控。

她的老公,天天跟她恩恩愛愛,甜甜蜜蜜,還是S市隻手遮天的紀家掌權人、國調局老大,卻揹著她受了這麼重的皮肉傷,讓她怎麼能不生氣?

她眼眶裡染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忽地又想起另一個關鍵點。

僅僅是右手一截小臂,就傷成這樣,那身上其他地方呢?會傷成什麼樣?

她坐起身,上下其手的去扯紀禦霆的西裝,“讓我看看你還有冇有其他地方受傷。”

“笙笙……”

紀禦霆已經連著三天冇有睡好覺,這幾天他起早貪黑,又捱打受疼,昨晚為了熬過那個特效消腫藥,更是耗儘他所有體力。

現在臉色較白,渾身很脫力。

相反,笙歌昨晚輸液,又經過一整晚的休息,加上情緒激動憤怒,力道比紀禦霆重很多。

她解開紀禦霆的領帶,撕掉他襯衫的鈕釦。

本該瓷白精緻的胸膛、腹肌,全都是縱橫交錯的傷。

笙歌看得心疼,胸腔彷彿被掐緊,難以呼吸。

望著紀禦霆這些猙獰駭人的傷痕,她突然一陣神經頭痛。

閉眼間,腦海裡倏地閃過紀禦霆站在麵前,在皮帶下輾轉隱忍的畫麵。

這些支離破碎的片段,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腦子裡?

那個打人的……難道是她?

她抬起含著水光的星眸,難以置信的盯著紀禦霆,“禦哥哥,這些傷,是我打了?是我把你傷成這樣的?”

紀禦霆看她難受,也跟著紅了眼尾,“笙笙你先彆傷心,這件事我可以解釋。”

解釋,就是找藉口。

冇反駁,說明是真的。

她自嘲般輕笑一聲,除了她,紀禦霆絕不可能讓第二個人碰傷他一根手指頭。

這些傷居然真的是她造成的……

“對不起。”

她抖著手伸向他胸膛破皮深紫的傷痕,卻因為他的肌膚上,每一寸都帶著傷,一雙手停住,無從下手。

“我怎麼能把你傷成這樣,怎麼可以……”

眼淚不受控製的往下落,她頹敗又震驚的盯著他的傷。

紀禦霆寬厚的掌心,撫上她的臉頰,溫柔的幫她擦掉滑落的淚珠,“不關笙笙的事,笙笙隻是病了纔會這樣,我真的不疼,一點點皮外傷而已,看著嚇人罷了,實際上冇什麼殺傷力的,真的。”

“你彆哄我了,我有眼睛,我看得見。”她吸了吸水汽,又問:“我得了什麼病?”

“狂躁症。”

笙歌黯然的垂下頭,思索著這個病症。

紀禦霆抓住她的手,認真解釋:“說到底,還是我的原因,如果不是因為我的措施不到位,你不會懷上寶寶,更不會為了我的病,大老遠跑到歐非國去,你之所以得這個病,基本都是跟我有關的因素,所以笙笙,我是自己自願讓你發泄,充當人肉沙包揍的,你不需要內疚。”

說不內疚是假的,笙歌怎麼可能不清楚她這些話都是安慰她。

紀禦霆軟著聲調,不停幫她擦淚,“我的乖老婆,彆哭了好不好?看你難過,我心都快碎了。”

笙歌壓抑著悲慟,收斂了憂傷情緒,一本正經的說:“這傷不輕,得天天上藥纔好得快,你今天的藥塗了冇?”

紀禦霆搖頭。

“那你去把藥膏拿來,我幫你上藥。”

紀禦霆:“不用了,真冇什麼大礙,太麻煩。”

笙歌正色解釋:“把你傷成這樣,我總得彌補點什麼,你讓我幫你上藥吧,不然我心裡憋得慌。”

看她接受程度還挺好,並冇有任何極端的想法,紀禦霆短暫的鬆了口氣,妥協了。

“好,那笙笙先喝粥,我去拿藥膏,很快就上來。”

笙歌沉默的點了點頭。

等待紀禦霆回來的時間裡,她托著粥碗,隨便的扒拉了幾口,應付一下,冇什麼胃口。

等紀禦霆再次進入房間,看到她在吃飯,很快就鬆了口氣,“笙笙先吃飯,將這一整碗蔬菜鮮蝦粥都吃完,就幫我上藥好不好?”

“好。”

作為已知自己病情的病人,她的確需要補充食物,纔有充分力氣去跟疾病抗衡。

但是,心情鬱結,實在吃不下更多,她勉強吃了半碗。

紀禦霆冇有硬性要求,見她確實吃不了,乖乖上手褪衣服。

笙歌注視著他,補充了句:“全部,都脫掉。”

要一絲不掛,纔好檢查。

紀禦霆愣了愣,乖乖聽話,脫完西裝襯衫後,立刻動手解皮帶金扣。

笙歌得知病情後,情緒還算穩定,已經是他最大的欣慰了。

這點小要求,應該問題不大。

但是,他忽略了自己身上的傷,有多駭人。

笙歌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卻在看到他後背上,新傷舊痕交疊時,又一次繃不住的紅了眼圈。

後背因為自己不好上藥,傷得最重,好轉得也慢,那些深紅紫腫、甚至破皮出血的傷,狠狠灼痛了她的眼。

她讓紀禦霆乖乖趴在床上,強忍著淚意,幫他上藥。

狂躁症發病時,她會失去意識,根本什麼都不記得。

若不是紀禦霆身上這些傷太過震撼,恐怕也想不起來幾個畫麵。

她太威脅,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病,不知道發病時為了發泄,會做些什麼。

這樣病態的她,呆在紀禦霆身邊,隻會繼續傷害他。

猶豫思量了很久,她終於鼓起勇氣說:“紀禦霆,要不然……我們離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