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0章 冇有厚此薄彼,通通關禁閉

-

寧承恩盯著那張拘捕令,臉色迅速冷下去。

“證據呢?”

似年準備充分,將整理得非常全麵的證據,遞過去。

寧承恩接過,認認真真的翻閱了一邊。

很快,他就恢複了鎮定。

“禦爺,這份證據上,控指我用禁藥的是寧承旭,說撞破我囚禁母親的是寧承旭,說我給你下毒的,也是寧承旭,連交到你手上的毒藥和不明藥劑,都是寧承旭給的。”

“他這一年來非法出境,指不定從外麵帶了點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如果蓄意謀害我母親的,真的是他,那他所有的供詞,完全不能作為證據,極有可能是他自導自演。”

寧承恩猩紅的眼眶,強勢逼人,“所以禦爺,是不是應該先排查寧承旭?”

紀禦霆麵無表情,“自然是要排查的,但寧承旭冇有定罪之前,但國調局冇有厚此薄彼,公平公正對待任何供詞,就算是副局,犯了事,也得同等對待。”

他掃了眼似年,“將嫌疑人帶走。”

“是。”似年拿出手銬,朝寧承恩走過去。

寧承恩鳳眸陰冷,紋絲不動,管家立刻將保鏢都叫出來,保護似的站到寧承恩前麵,擋住似年的去路。

似年:“寧承恩,你這是乾什麼?拒捕和妨礙公務,你知道是什麼罪,身為副局,你不應該以身作則嗎!”

寧承恩冇說話,管家走上前解釋:“禦爺,似年隊長,我家恩爺纔剛剛經曆了喪母之痛,能不能給他一點時間,讓他先將太太的後事處理掉,再調查他?”

紀禦霆鐵麵無私。

“寧太太死因不明,急什麼,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儘快查清寧太太的死亡真相,給寧家一個交代和清淨。”

他的語氣,不容置喙。

招手間,似年立刻對著軍裝鈕釦形的微型對講機,輕聲說,“恩爺不肯走,你們過來,送恩爺進審訊室。”

話音落下,柒年和拾年帶著兩隊兵,在兩分鐘之內趕到了寧家老宅。

兩波人浩浩蕩蕩,跑起來氣勢十足,地都在輕顫。

圍在寧承恩麵前的幾個保鏢,顯得格外弱小。

似年輕哼,“恩爺,確定要拒絕調查?以禦爺的脾氣,一旦惹急了,捆也得把你捆過去,但那個時候,你可就太丟麵了。”

寧承恩俊臉黑沉,藏在袖子下的手,緊得青筋暴起。

短暫的不爽後,他讓兩邊的保鏢讓道,往前走了兩步,將雙手手腕遞到似年跟前,開口卻是對紀禦霆說的。

“還請禦爺,能儘快查出真相,讓我母親入土安息。”

紀禦霆冷冷勾唇,“當然。”

他走上前,拿過似年手上的電子手銬,親自給寧承恩戴上,彰顯對他這個副局的重視。

“帶走。”

一聲冷沉威儀的命令,寧承恩被似年和柒年壓上了武裝車。

“恩爺……”

管家福叔看著大部隊遷徙似的情況,擔憂的喊了一聲,立刻返回彆墅,將整棟彆墅的傭人保鏢,聚集到後院的空地上。

“恩爺現在被送進審訊室調查了,但他是副局,最多幾天,他就回來了,這期間,國調局任何調查,你們要知道該怎麼回答,如果泄露了什麼不該說的東西,等恩爺回來,神仙都救不了你們,明白嗎?”

傭人保鏢們,人人惶恐,紛紛點頭。

*

寧承恩被送到了審訊室,跟寧承旭隔了兩間房,關了緊閉。

將他送進去後,紀禦霆和似年順道去看了看寧承旭。

沉重的門打開,寧承旭正盤腿坐在暖呼呼的地鋪小床上,正挽起袖子,給手臂上的藤條傷上藥。

他精壯有力的臂膀上,全都是半結痂的帶血傷痕,和一些舊傷疤疊在一起。

讓本該好看的手臂,佈滿猙獰。

看到紀禦霆和似年進來,他湛藍鳳眸隨意的抬了一眼,手上上藥的動作冇停。

“這麼早就來了,是寧承恩逮到了?”

紀禦霆輕“嗯”了聲。

寧承旭狐疑一笑,“既然逮到了,你倆為什麼這個表情?就該拿藤條先抽他一頓,至少打斷五根。”

紀禦霆沉著臉,不言語。

似年解釋:“寧太太冇了,寧承恩剛剛喪母,出於人道主義,這個時候是不能對他動任何私刑的。”

寧承旭的手臂輕扯了下,上藥的動作停了。

“喪母?什麼情況?”

紀禦霆和似年心照不宣的互看一眼。

最後似年歎氣,向他解釋:“寧家出事了,寧太太今早在房間被人發現凉了,排除自、殺和自然死亡,寧承恩懷疑你,說你偷鑰匙上頂樓那天,給寧太太下毒了。”

寧承旭俊臉的臉龐輕笑,“賊喊捉賊,看來他這是猜到事情要暴露了,想臨死都把我拖下水。”

似年輕諷,“他可冇打算死,今天我收集齊全的證據,他妄圖撇得乾乾淨淨。”

兩人交流的時候,紀禦霆眉宇嚴峻,輕輕倚在椅背上,始終一言不發。

寧承旭譏笑著搖頭,又看向紀禦霆,“你信不信他的話?”

紀禦霆冷眸抬起,跟他對視:“我相信證據,絕不偏私你,也絕不冤了你,讓你頂鍋。”

“行,有你這話就夠了,冇做的事,我從不心虛。”

三人又聊了幾句。

寧承旭將洗塵宴那晚上頂樓的細節,再跟紀禦霆仔仔細細的複述了一遍。

幾分鐘後,紀禦霆從審訊室出來,坐上了回國調局的車。

似年眼巴巴的問他,“哥,你真的相信寧承旭的話嗎?”

紀禦霆眼神諱莫如深,反問:“你怎麼看?”

似年沉思了下,老老實實的說了自己的分析,“我相信寧太太的死,跟寧承旭的關係應該不大,他冇必要做這樣的事,但是,我對寧承旭主動願意幫助你和嫂嫂,回寧家偷藥劑的事,持疑惑態度。”

“他這次明明功勞不小,還因此受到牽連,被寧承恩行了家法,好一頓折磨,卻冇有跟你提過任何報酬和要求,我覺得很奇怪,他像是藏著什麼。”

紀禦霆薄唇輕勾。

這件事上,似年倒是跟他,有一樣的想法。

他扭頭看向車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輕飄飄的說:

“權勢和女人,總得占一樣,他算是華國拔尖的優秀男人,這樣矜傲的他,怎麼可能甘心一輩子窩囊在山村教書。”

“他這次回來,應該是想要,整個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