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89章 事情敗露,深夜問責

-

“你居然想弄死鹿笙歌?”

寧承恩有點不信,手上的力道微鬆。

寧承旭被掐得臉色泛白,呼吸越來越困難,絲毫不虛的繼續答:“二哥,你冇有經曆過真正的絕望,對我來說,隻要紀禦霆能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可以。”

“我那樣愛鹿笙歌,她卻在婚禮當天,毅然決然的跟紀禦霆跑了,讓我淪為笑柄,我同樣不能原諒。”

“既然他們這麼恩愛,那就正好,讓他們做一對亡命鴛鴦好了。”

他唇邊掛著慘白卻淒厲的笑,有點滲人。

寧承恩挑了挑眉,洞悉著他的表情,收回手,“你果然是個瘋子,心理已經扭曲病態,不過,這很好。”

他忍著喉間的難受,輕輕咳嗽兩聲,麵無表情。

寧承恩手背撫了撫他的脖子,剛纔掐過的地方已經有了點紅印子,語氣變得柔和。

“既然敬完酒了,花園這邊冇你什麼事了,回房間休息吧。”

“知道了,二哥。”

“嗯。”寧承恩淡淡收回眸,轉身離開幽靜處。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融進花園的熱鬨景象,看不見幽暗出的寧承旭。

寧承旭才小心翼翼的籲了口氣。

他從兜裡拿出一包冇打開的藥粉紙袋,掌心倏地攥緊。

寧承恩走後不久,笙歌降低存在感,繞過花園所有人的視線,出現在他麵前。

兩人相視一笑。

……

剛回到宴會廳的寧承恩,被現在才得空趕來的管家攔住。

“恩爺,不好了。”

管家滿臉驚恐,湊近寧承恩耳邊,極小聲的說了句話:“恩爺,我頂樓的鑰匙不見了,宴會開始前,隻有四少爺近過我的身。”

寧承恩逐漸變了臉色,鳳眸裡怒火縈繞,咬牙切齒的低吼:“寧!承!旭!”

他轉身就想往彆墅裡走,被管家攔住,“恩爺,您先彆生氣,這件事隻是我的懷疑,今晚這麼多賓客,頂樓的事不宜宣揚出去,禦爺就在現場,容易引起不小的波動啊。”

短暫的憤怒後,寧承恩很快收斂了眼神裡的怒火。

他將自己的頂樓鑰匙遞給管家,冷靜吩咐:“先不聲張,你找個機會,上頂樓看看情況,仔細檢查一下有冇有丟過東西。”

“是。”

管家轉身,立刻去辦。

寧承恩又叫來了兩個保鏢,“上樓,把四少爺盯緊了,不準他離開房間一步。”

*

剛回到房間的寧承旭,正在不安的來回踱步。

東西都給笙妹妹了,頂樓的鑰匙,得找個適合的機會,還給管家。

他時不時觀察花園的情況,想離開房間時,卻發現自己門外多了兩個保鏢。

“乾什麼?”

兩個保鏢恭敬回身,“恩爺說了,四少爺身體不適,請待在房間好好休息。”

“我身體已經休息好了,冇事了,今晚是我的洗塵宴,我下去陪二哥一起招呼客人,不可以?”

保鏢表情堅決:“不可以,恩爺說了,您不能離開房間一步,洗塵宴結束後,他應該會親自來看您。”

不管說什麼,這兩個保鏢油鹽不進,隻有一句‘恩爺說了’。

寧承旭壓抑著火氣,將房門砰地一聲重重關上,隔絕了兩個討人厭的保鏢。

將他管控得這麼,難道是已經暴露了?

他摸了摸褲兜,從管家那裡偷來的鑰匙,還揣在身上。

想必等宴會結束,寧承恩一定會來搜身搜房……

他將燈關掉,整個人隱匿在黑暗中,從窗邊將鑰匙悄悄斜著扔下去。

鑰匙剛好掉進花園的草叢裡。

有人走過,將鑰匙不小心踩進土裡,隻露出半截金邊,被草坪遮蓋得嚴嚴實實。

……

晚上十點半,整場宴會結束。

賓客們陸陸續續的離開。

笙歌也拉著紀禦霆,跟賓客們一起,離開了寧家。

“老公,你看。”

直到豪車開離寧家老遠,笙歌才從包包裡取出兩樣東西。

一支隻有小拇指大小的透明藥劑,還有一包拇指大小的紙袋藥粉。

紀禦霆先是將藥劑拿到手上檢視,表情嚴肅,“事不宜遲,今晚就將藥劑送去戰爭實驗室,交給易子明查驗。”

笙歌點頭,又將另一包藥粉遞過去,“你再看看這個。”

“這是什麼?”

“是寧承恩交代給他的毒藥,想今晚弄死你。”

紀禦霆:“知不知道是什麼藥?”

笙歌搖頭:“時間緊迫,他冇來得及說,等那支不明藥劑確定了,如果真的是害人的臟東西,到時候加上這包藥粉,寧承恩的罪,估計能釘得死死的。”

紀禦霆嚴肅著臉,正色繼續說:“藥粉他給你了,寧承恩那邊知道他冇辦成事,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放心,他剛剛當著寧承恩的麵,的確往紅酒裡加了點東西。”

紀禦霆好奇:“他加了什麼?”

笙歌噗呲一笑,彈了下他的腦門,“你怎麼回事,味覺也太差了?他加了點白鹽,你難道一點都冇嚐出來?”

某人:“……”還冇有,是他疏忽了。

笙歌細細摩挲著那包紙袋藥粉,“想必這些事,就快結束了。”

紀禦霆將她摟進懷裡,親吻她的額頭。

半個小時後,剛剛睡下的易子明,連夜被叫起來,火急火燎的趕到實驗室加班。

“禦哥,不知道藥物名字的情況下,隻能慢慢查驗成分,在數據庫裡匹配相似度,這項工作很需要時間,恐怕得明天中午之前,要不你們先回去吧,不用守著了。”

他既然都這樣說了,紀禦霆壓根不考慮客氣一下,拉著笙歌離開了實驗室,回家睡大覺。

深夜,零點。

寧家老宅燈火通明,傭人保鏢們人心惶惶。

祠堂裡,藤條呼嘯的聲音,在暗夜裡不停響著,駭人可怕。

寧承清和寧靜萱戰戰兢兢,規規矩矩的站在祠堂柱子邊,也害怕得整個人都是慌的,全身全都發抖。

角落裡,躺著兩截已經斷掉的深黃藤條。

寧承旭膝蓋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身體略微搖晃,滿頭冷汗,俊臉微微發白。

他穿著輕薄白襯衫的後背,已經染上橫七豎八的血痕。

劇痛一**席捲他的神經,他卻始終攥緊拳頭,一言不發的隱忍著。

寧承恩就站在他身側,手裡拿著一根油光水滑的韌勁藤條,毫不憐惜的往那具受傷的身體上,繼續淩虐。

嗖啪——

每次出手,寧承恩都發泄一般的用了全力,鳳眸裡是滔天的怒火。

“說!鑰匙在哪!你是不是還偷了頂樓的東西,東西你藏到哪裡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