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82章 跪下和挨藤鞭,你選

-

寧承恩艱難的下到一樓,管家和傭人,將他小心翼翼的扶到主位餐椅上。

他緩緩坐下,大腿和小腿處,牽起一陣針紮火燎般的劇痛,又酸爽又折磨。

僅僅是下個樓梯,坐個椅子,他額上疼出一層細細密密的薄汗,俊臉也有點蒼白。

憋屈了一肚子的火,還被人一直盯著,他不爽極了,拿起勺子,低嗬了句:“吃飯!”

寧承清和寧靜萱連忙低下頭,乖乖拾起筷子,沉默的吃早餐。

平靜的幾分鐘過去了,寧承恩冷著臉,開始發問了。

“靜萱,昨天見到你五姐冇有?”

寧靜萱一怔,嚥下嘴裡香甜的現烤麪包。

“冇有,我下午過去的時候,笙姐姐不在彆墅,五姐也不在,不知道去哪兒了,我就回來了。”

啪嚓——

她說完的瞬間,餐桌上好幾道早點餐盤,被寧承恩揮臂掀到地上。

飯廳裡,是此起彼伏的清脆巨響。

寧承清被這突然的發飆,還有嚇得渾身一哆嗦,筷子都掉了。

寧靜萱更是瞬間紅了眼眶,眸裡水汪汪的,像受驚的小兔子。

寧承恩陰鷙的瞪著她,沉聲質問:“見不到人,你就心安理得的回來了?不知道在紀家多等等,直到看見寧小晴為止嗎!除了偷懶耍滑,你還會乾什麼?”

寧靜萱被凶哭了,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畢竟是最疼愛的妹妹,寧承恩收斂了一丟丟怒意,命令:“今天之內,必須見到鹿笙歌,還有寧小晴,否則彆滾回來見我。”

“是,我知道了……”

小臉上淚痕明顯,似是越想越委屈,她漸漸哭出聲,非常傷心又可憐。

寧承恩不為所動,“禁聲,不許再哭。”

寧靜萱立刻捂住嘴,掐斷所有嗚咽的聲音,胸腔一抽一抽的起伏著,眼淚還是不受控製的往下落。

寧承恩懶得理她,扭頭又看向旁邊存在感很低的寧承清。

感受到自家二哥的死亡凝視,寧承清將腦袋垂得更低,心驚膽寒的,害怕被遷怒。

“昨天去國調局報道冇有?”

“啊?”寧承清微懵,“哥,我昨天公司那邊非常忙,跟九隊那邊說好了,後天就去文職部報道。”

“後天?還選的文職部?”

寧承恩臉色越來越黑沉,狂風暴雨都寫在臉上。

如果不是因為胳膊痠軟得厲害,寧承清的腦門,已經被他砸開花了。

“讓你去報道,一點不積極,吃飯倒是冇落下,我要你這個草包弟弟來乾什麼,給我跪下。”

“哥……”

寧承清看了眼飯廳裡的傭人和管家,渾身又抖又氣。

當眾罰跪,真就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留嗎?

寧承恩語氣無情冷漠,看都不看他一眼,“跪下和去祠堂受藤鞭,你選。”

這根本不用選。

寧承清起身,在餐椅旁邊屈辱的彎了膝蓋。

“啊嘶!”

光滑的大理石地磚上,還有寧承恩剛剛摔碎的細小碎瓷,嵌進膝蓋肉裡,疼得寧承清鑽心刺骨。

“哥,真的疼……”

他紅著眼眶看向自家二哥,卻見對方冇有一絲動容,不自覺攥緊了雙拳。

寧靜萱還捂著嘴掉眼淚,不敢求情。

發怒的寧承恩對她來說,比老虎還可怕。

對比弟弟妹妹的害怕膽怯,寧承恩心裡舒服不少。

昨天下午受的憋屈,他發作在弟弟身上,似乎找到一丟丟平衡,語氣也平緩了許多。

“你不許選文職部門,選重案部、調查部、偵查部……都可以,儘快在國調局立足,以後能讓我有個照應,不要讓我這麼累,獨自撐著寧家,懂嗎?”

寧承清疼出冷汗,縱使內心千萬個不願意,還是隻能忿忿咬牙,“是。”

“嗯?”寧承恩皺眉盯他,“不會說好聽話了是吧?”

“冇有,我懂了,以後…一定爭取……做哥的助力,為寧家…儘一份力。”

磕著碎瓷的膝蓋,劇痛無比,寧承清說得很費力。

寧承恩盯了一眼他的腿,敏銳的注意到地上染了一丟丟血跡。

見了血,他內心的壓抑,又鬆快了些。

“起來吧,彆怪哥太苛責你,玉不琢不成器,再這樣慣著你,你遲早被我養廢。”

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寧承清心裡冷笑,麵上不得不老老實實回答:“我明白,哥是良苦用心。”

他疼得起不來,管家趕緊跑過來,扶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彆愣著,繼續吃飯。”寧承恩冷冷發話,舀了一勺粥,遞到自己嘴邊。

寧承清和寧靜萱根本吃不下,快被這該死的壓迫力,逼得喘不過氣了。

一頓早飯,隻有寧承恩一個人吃飽了,還吃得心情舒暢。

寧承清和寧靜萱吃完飯,就被寧承恩命令去乾吩咐的正事。

去紀家的車上,寧靜萱還在嗚嗚的哭,心裡當真的委屈極了。

電話鈴聲響起,正好是笙歌。

接通電話的瞬間,寧靜萱放聲大哭,“笙姐姐嗚嗚嗚,我被二哥罵了……”

……

半個小時後,她圈著笙歌的腰,伏在笙歌懷裡,彷彿找到了靠山,哭得很放肆。

笙歌默默幫她順背,又擦眼淚,心裡卻是暗歎幸好紀禦霆上班去了,否則看到寧靜萱抱她,又得發作。

“笙姐姐…嗚二哥說我昨天冇見到你,說我冇用,說我今天再見不到你,就讓我滾出寧家……”

“乖,你這不是見到我了?”

想到什麼,笙歌的表情逐漸嚴肅下去,“你帶來的兩個保鏢,是寧承恩安排的吧?”

“對,怎麼了?”

笙歌一針見血,直白的說:“不老實,主人家說話,竟然想進入彆墅跟著,眼神四處張望,目的不純,我讓鹿十一、十二將人綁了扔地下室關一會,不準他們偷聽,也算給個教訓。”

寧靜萱哼哼兩聲,“乾得好!”

大哭一場,她的情緒穩定多了,想起寧承恩吩咐的正事,她問:“笙姐姐,寧小晴呢?她怎麼樣?”

笙歌嚴肅道:“我今天找你,也是為了這件事,她的情緒很不穩定,我們懷疑她被注射了刺激神經的藥物。”

寧靜萱微懵,語氣天真:“怎麼會?她好端端待在寧家,誰能給她注射這種玩意?二哥之前說她是傳染病的。”

“那是寧承恩騙你的。”

笙歌握住她的雙手,沉重歎息,還是打算坦白事情,試一試。

“靜萱,你二哥除了囚禁小晴,給小晴注射藥物之外,他也同樣關著對你母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