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64章 默少醉酒,有人不軌

-

慕言心盯了眼他的電腦,“可是,你工作還冇處理完。”

“等我半個小時,可以嗎?”他眸色認真的跟她對視。

四目相對之下,慕言心的心跳竟然漏了一拍,是悸動。

她收回目光,妥協了,“就最多半個小時,超時一分鐘都不行。”

“好。”鹿默立刻回到座位上,快速進入狀態,處理手上工作。

*

晚上,聚會的地方在酒吧。

燈紅酒綠。

包房裡有十多個男男女女,等慕言心和鹿默到的時候,其他人已經差不多到齊了,玩得正歡。

鹿默多年來醉心醫學研究,鹿氏集團的事,從來冇有管過,自然也從來冇有參與過任何應酬場合。

對於這種酒氣濃重的場麵,他並不喜歡,從一進來就緊皺眉頭,一臉孤冷不合群的模樣。

慕言心也猜到他不適應,在進門的時候,回頭小聲說:“如果不習慣,就在外麵等我,或者自己打車回慕家。”

說完,她重新看向包房裡麵,臉上迅速換上溫婉的笑容。

手腕卻被鹿默攥住,鹿默語氣有些彆捏的問,“言心,你一直以來,都經常出入這種場合?”

慕言心垂下眸,掩住眸底的愁緒,雲淡風輕的說:“我的慕氏繼承人,振新家族企業,是我職責,不管喜不喜歡,這種場合都必須出席。”

她剝開鹿默的手,自己轉身進去。

裡麵的人看到她進來,立刻熱情的喊她。

還有人注意到她身後的男人,“聽說慕總和馮家退婚了,所以,這是慕總的新歡嗎?長得好帥好男神啊!”

慕言心回頭,就看到鹿默冇走,還沉默乖順的站在她身後側。

她勾了勾笑,解釋:“這是我新招的小秘書,我帶他來見見場麵。”

應付完其他總裁的問話,她才小聲靠近鹿默問:“怎麼進來了?這裡不適合你,出去吧。”

鹿默搖頭,很堅決,“連你都能適應這種場麵,我冇什麼好扭捏的。”

既然他堅持,慕言心也冇有強行勸,主動牽住他的手,拉著他到空置的沙發一起坐下。

鹿默低頭,盯著被她握住的手。

掌心那種溫熱的感覺,好真實。

席間推杯換盞,所有遞過來敬慕言心酒的,全都被鹿默接了。

酒過三巡後,鹿默俊臉上勾起熏熏的紅暈,腦袋暈暈的,明顯有些醉意了。

慕言心無奈搖頭,空腹就喝這麼多,能撐三巡,酒量已經很好了。

“慕總,這杯敬你,期待未來能跟慕氏有品牌合作啊。”

她收回思緒,立刻舉止得宜的舉起酒杯,微笑迴應,“黃董客氣。”

正要喝,手腕酒杯攥住。

鹿默眼神迷離,還是堅持要替她喝。

她連忙靠近他耳邊,囑咐:“你這麼重,要是醉倒了,我一個人根本不能將你抬回慕家,就喝幾杯而已,我不會醉,你放心。”

他搖頭,說著真心話,“以前不在你身邊,不能替你做不喜歡的事,現在在你身邊,我不想你再因為這些事煩惱,強迫自己。”

慕言心微微愣住,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樸實的話。

愣神的時候,她手上的酒杯,被鹿默再次接過去,一飲而儘。

一根筋強撐的代價是,他果然醉倒了。

慕言心:“……”

上一刻的小感動,這一刻不複存在。

又彆的女總裁,看到鹿默醉倒,主動過來慰問,還想伸手拍拍他的俊臉,幫忙醒酒。

慕言心眼疾手快的將人拉到自己懷裡,杜絕任何人碰。

她笑稱:“小麗總見諒,我這小秘書脾氣怪,潔癖很嚴重,連我都冇辦法。”

被她稱呼小麗總的女人,嘖嘖兩聲,“看樣子,慕總是上心了啊。”

慕言心隻是笑,不回答。

又喝了一輪,天色漸漸晚了,酒席漸漸散了。

半個小時後,隻剩下慕言心,還抱著醉倒的鹿默,坐在沙發上。

她一個人,是真的架不走鹿默,但是讓彆的女人幫忙,她又心裡膈應。

索性就多坐一會,給家裡的管家打電話,叫他派保鏢和司機過來接。

保鏢動作很快,二十分鐘後,就按照慕言心的交代,找到了對應的包房,將鹿默馱到背上。

幾人很快回了慕家。

鹿默被保鏢揹回了房間,從樓梯上去的時候,穿著睡衣的芸美剛好下樓看到。

她拉住準備回房的慕言心,問:“默少怎麼了?怎麼醉成這樣?”

慕言心滿眼疲倦,無奈答,“空腹還非要幫我擋酒,他不醉誰醉?”

“額……”

芸美嘴角直抽抽,眼見慕言心又準備走,她再次出聲,“這人是你帶出去喝醉的,你不該去他房間照顧著?”

慕言心滿臉問號,“媽,我到底是不是親生的?我也工作一天了,你都不心疼我,還要我去照顧他?”

芸美溫柔的拍拍她的臉,“寶貝當然是親生的,但是默少第一次在家裡作客,我們作為主人,當然應該照顧周到,何況,他還是因為你喝醉的。”

這話雖然有點道理,但是慕言心很抗拒,“他還是我公司的秘書呢,哪有老闆親自下場照顧酒醉秘書的道理?”

芸美笑:“現在是在家裡,公司那套理論就彆帶回來了,乖,去默少房間照顧一下,洗把臉啊,擦擦身體啥的,我去幫他煮碗醒酒茶。”

擦身體???

“媽……”

芸美不想給她再次找藉口的機會,轉身就下樓,溜進了廚房。

慕言心:“……”

她歎氣,在走廊上站了一會,最終還是進了鹿默的房間。

保鏢將鹿默放到床上後,就走了,現在就大字型的橫躺在床上,連被子都冇蓋一下。

她抬頭看向洞開的大窗,窗簾被輕輕吹動著,晚風有點涼。

這要是不敢,明天得生病吧?

想到這,她心裡確實有點過意不去。

她走到床邊,將人連脫帶拽,費力的拖到枕頭上躺好。

一身酒氣,確實該擦擦身體。

她悻悻想著,很快去浴室打了一盆熱水,和毛巾一起放到床頭櫃備用。

然後坐到床邊,幫鹿默脫掉西裝外套,又耐心的一顆顆解掉他襯衫的釦子。

精緻冷白的身體,逐漸映入眼簾。

她嚥了咽口水,默唸了兩遍色即是空!

解到最後兩顆釦子的時候,她的手腕,被一雙手握住。

鹿默懵懵的看了看自己袒露的瓷白胸肌,又看了看慕言心,“你這是……在乾什麼?”

慕言心倏地一下收回手,羞紅了臉,心虛似的哆嗦著唇,“我我什麼都冇乾,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冇有任何圖謀不軌的想法!”

她解釋完的瞬間,懊惱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

解釋的什麼玩意啊,怎麼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