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61章 禦爺控訴笙笙無情無義

-

想起這茬,寧靜萱就不爽的癟了癟嘴,“聽我二哥說,她病了,也不知道是什麼病,估計挺嚴重的吧,怕打擾到她養病休息,所以就禁止任何外人入內,包括我們都不準在家裡大聲喧嘩。”

“到底是什麼嚴重的病,居然要限製整棟彆墅的出入。”笙歌蹙起眉,試探性的繼續問:“你有上去看過她的情況嗎?”

寧靜萱搖頭,“生病有什麼好看的。”

笙歌握住她的手,遊說,“她才正式住進寧家幾天,就生病了,你家二哥還這麼大張旗鼓的重視她的病,你就一點不好奇她到底病成什麼樣了?一點都不想去看看?”

寧靜萱深思了下。

老實說,她當然是好奇的。

這才幾天,就嚴重到需要二哥給家裡所有人下命令,難不成還能是什麼罕見的絕症?

但是,她不敢。

想到寧承恩發火的樣子,她瑟縮的肩,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想看,要是被二哥知道,會扒了我的皮,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吧。”

說不通,笙歌冇辦法,隻能無功而返。

回去禦笙小築的同時,她再次將鹿驊叫過來。

“小晴病得很嚴重?”

鹿驊騰地一下站起來,滿眼驚怒,“寧承恩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她一向不愛生病,前不久因為拍戲需要,我還陪她去醫院做過全身體檢,她根本不可能突然生什麼大病!”

笙歌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讓他重新坐下。

“三哥你先彆急,我也不信。”

紀禦霆安安靜靜的坐在旁邊,也在幫著分析這件事。

“寧小晴的通告全都被寧承恩停了,如果這波不是真的生了什麼嚴重的病,那他極有可能是故意囚禁她的。”

笙歌認真聽著,點頭,“我事後再三分析過,迴歸宴那天晚上的事,小晴的狀態真的非常不對勁,明明之前她被寧承恩帶著去參加商業晚會時,還很正常。”

鹿驊再次站起身,“寧承恩這個畜牲,連自己親妹妹都不放過,冇必要顧及著兩家的麵子了,啟用昨天我們討論的那個最極端的方法吧!”

笙歌和紀禦霆都點頭,笙歌說:“三哥,這些事我們分頭行動,你去處理晏偉毅的事,找鹿琛,我想他有辦法讓晏偉毅一定妥協,見小晴這件事交給我和紀禦霆。”

“好。”

鹿驊答應後火速離開,去辦正事。

客廳裡頓時隻剩下笙歌和紀禦霆,兩人誰都冇說話,陷入長時間的沉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紀禦霆才說:“笙笙,你覺得什麼樣的藉口,才合適讓似年進老宅,大肆搜查?”

笙歌很認真的想了想,“不如就利用寧靜萱,裡應外合,我過兩天開一個名媛茶話會,悄悄把名貴珠寶給寧靜萱,事後再藉口昂貴珠寶被盜,讓似年去搜,你覺得怎麼樣?”

紀禦霆抿唇一笑,手指勾了勾她的鼻尖,“老婆這麼聰明,當然是都聽你的。”

笙歌也笑了。

她想起好久之前,紀禦霆身體裡的病毒還未完全清除,她被迫跟寧承旭周旋。

當時三哥和小晴的感情正處在上升期,惹得她羨慕這樣甜甜又平淡的戀愛。

卻冇想到,一眨眼的時間過去,他們的感情遇到危機,反而是她和紀禦霆之間最穩固。

“老婆在想什麼?”

紀禦霆近在咫尺的蹭蹭她的鼻尖,絲絲溫熱的鼻息噴灑在她的臉上,使她被迫收回思緒。

“我在想,我們好像很久都冇吵架了。”

“?”

紀禦霆古怪的盯著她,“這不好嗎?難道笙笙很想我們之間吵得不可開交?”

笙歌噗呲一笑,“人家都說偶爾吵一架,纔是生活的調劑品,我們都不吵架,感覺怪不真實的。”

他挑眉,腹黑的勾唇,“那今天要不要試著吵一吵?釋放一下最近鬱結的心情。”

“怎麼吵?”

紀禦霆立刻冷下臉,語氣嚴肅陰鷙,“鹿笙歌,你最近真是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身為老公,想睡自己的老婆,有什麼錯?你竟然限製我吃肉,簡直是無情無義,殘暴不仁!”

笙歌秀眉擰緊,突然出手揪住他的耳朵。

“嘶疼,老婆手下留情!”

笙歌不為所動,火氣漸漸上來了,“紀禦霆,你故意藉著吵架找事是不是?真話假說,控訴我不給你吃肉。”

“……”

他五官皺緊,格外委屈,“我做個示範而已,我怎麼可能對你有任何怨氣。”

笙歌冷哼,他那點小心思,她怎麼可能看不明白。

“剛剛叫我鹿笙歌,一個字十下闆闆,咱們上去領賞。”

“……”

紀禦霆臉都白了,一頓操作猛如虎,結果輸出倒欠二百五,他把自己坑陰溝裡了!

“老婆……”他滿臉苦澀,尾音拖長,帶著撒嬌的意味。

“說。”

紀禦霆雙手抱住她的腰,將臉埋進她的脖頸間,猛吸一口,“那,你下手輕點。”

笙歌憋笑,揉了揉他的後腦勺,故意說:“保管讓你舒心,感受雙重快樂。”

她揪住他矜貴的領帶,繞了幾圈,纏在自己手上,欲極的將他拎起來,“走,接受審判去。”

紀禦霆任由她霸道的牽著,心甘情願的沉溺進她浸滿毒的甜藥。

荒唐的大中午,夫妻間小調劑,一發不可收拾。

半下午的時候,笙歌不慌不忙的開始處理正事,廣發邀請帖,將名媛茶話會,就定在空中花園酒店的鑽石玻璃層。

*

鹿驊回了鹿家的安寧山。

自從父親去世,他已經很久冇有回來了,一直住在外麵的房產處。

也很長一段時間冇有見到鹿琛了,卻冇想到這次見他,竟然是在床邊。

盛琇雲一路將他領進門,邊走邊說:“之前徹夜跪著誦讀般若經,颳風下雨都不肯起來,落夏挺嚴重的病根,下雨換季變天,膝蓋都會痛的,冇法下地行走,嗓子也冇法恢複到以前的聲音狀態。”

鹿驊歎息,有些心疼,“說到底,之前那些事,都是鹿雅歌一個人做的,大哥雖然有錯,但丫頭也冇有要過分苛責他的意思,他何必這樣折磨自己。”

“唉。”盛琇雲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眼底沁滿悲傷,“算了,都是過去的事,不必再提了。”

鹿驊點頭,跟在她身後上樓,倏地又想起剛剛說鹿雅歌的事。

“大哥還在找鹿雅歌冇有?找得怎麼樣?她那邊有什麼訊息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