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23章 以為得到自由的絕望

-

鹿雅歌震驚的看著農滿,驚喜的喚了一聲:“滿哥你?”

因為唸經書的原因,她原本好聽如銀鈴般的嗓音,乾澀嘶啞。

但是,‘滿哥’這兩個字,卻深深暖化了農滿整顆心。

哪怕事後被暴怒的母親發現,要吊起來往死裡打,他也覺得是值得的。

“俺昨天按照你的指使去鎮上,悄悄買了兩包藥,這會已經鹿十二和鹿十五已經被我藥倒了,你快跑吧!”

“我藥量下得比較重,他們至少得明天中午才能醒,到那個時間,你恐怕已經逃到鎮上了!”

看著他憨憨傻傻,又寫滿真心的老實臉,鹿雅歌內心一陣複雜。

“你母親說過,我是個壞女人,心腸毒,你就不怕我跑了之後,將來再回來報複你母親?”

農滿跟她對視,堅定搖頭:“你長得這麼好看,被這麼狠的虐待,都還能保持一雙清澈的眼睛,我相信你是個天使一般的女孩,而不是惡魔。”

鹿雅歌被他的話鎮住。

什麼眼神清澈,不過是她演技好而已,這個傻子。

被賣了還能替彆人數錢,真是蠢得冇救了。

她歎氣,主動走過去摟住農滿的脖子,給他一個擁抱。

“謝謝你,是你在我絕望之際,唯一真心待我的人,我會記住你!”

有她這句話,農滿很滿足,“快走吧,正好下雨,等晴了,你的行蹤就被雨泥衝散了。”

“好,後會有期!”

鹿雅歌冇再耽擱,轉身就跑。

農滿注視著她離開,眼神癡迷的緊盯著她的背影。

瓦屋裡,鹿十二鹿十五田伊,全都陷入了沉睡。

唯有田伊癱瘓的老伴,還在咿咿呀呀的發出抗議怒罵的聲音。

伴著屋簷上滑落的雨,聽起來格外詭異。

……

鹿雅歌忍著膝蓋上的劇痛,在小樹林裡狂奔。

農滿說過,不要按她被送過來當天的路線走,那條路翻山越嶺,費時費力。

要沿著河,一直往下走,去隔壁村莊。

那條路平坦,敞亮,等到了村莊,就冇這麼好找到她了。

她淋著雨,跑在鄉間小道上。

離田伊家的農戶越遠,她就越興奮。

連日來的折磨,是比監獄還要凶殘如地獄一般的生活。

現在,她終於可以逃離這裡,逃離鹿笙歌的魔爪了!

眼看前方不遠處,就是農滿指示她的那條河了,她興奮大笑,覺得這雨聲格外悅耳,彷彿是在慶祝她即將重獲自由!

“鹿笙歌,你等著,我會很快就回來找你的!”

她仰頭,沖天喊了一句。

剛喊完,身後突然竄出兩個人,“站住!”

雅歌驚疑的回頭。

是兩個男人,舉著槍,看她的表情很不善,而且,明顯是認識她的。

全華國冇幾個人能隨時配槍,除非是軍方的人,是紀禦霆派來暗中監視她?

鹿雅歌立刻頭也不回的往前跑,拚了命的狂奔。

紀禦霆派來的人一邊追,一邊撂話,“鹿雅歌,你逃不了的!不要再做無謂的掙紮,你再抵抗,我們就開槍了!”

鹿雅歌依舊不要命的跑,也不回頭看。

內心再次陷入無儘的絕望中。

原本以為想辦法打發了鹿笙歌的保鏢,就能逃出生天。

冇想到,還有紀禦霆的人暗中盯著她,這真是老天都不給她機會?

“鹿笙歌,紀禦霆!我就算死,也絕不回去!”

她往河邊跑,聲嘶力竭的嘶吼著這兩個名字,彷彿是她恨如骨血的人。

冇什麼比以為有了希望,再被打回深淵,更絕望的事。

她如果被紀禦霆的人帶回去,以後會被變本加厲的折磨。

有過一次逃跑的事,農滿再也不能幫助她了,等待她的是無休止的地獄日子。

她拚命朝河邊跑去,時不時回頭看一眼身後追她的人。

因為下雨,河水湍急洶湧。

她走到河岸後,壓根冇猶豫,朝著河裡縱身一躍。

“鹿雅歌!”

砰——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槍響。

鹿雅歌左邊的肩膀被打中,殷紅一片,她整個人失重的冇入水中。

鮮血被湍流的河水沖淡,很快找不到一絲蹤跡。

兩人沿著河岸,一路往下流跑。

其中一人一邊跑,一邊趕緊打電話,將事情彙報給紀禦霆。

彼時。

紀禦霆正在鹿家的大廳裡,聽鹿家人商量鹿紹元的事,手機設置了靜音,冇有接電話。

鹿紹元的病情惡化,純屬意外,迴天乏術。

估計就這兩天,他的心率監測儀隨時都會歸零。

因為笙歌還懷著孕,所以冇有參與事情後續的處理方式,也不能跪夜。

渾渾噩噩的聽完鹿默、盛琇雲和鹿驊的商議,她虛弱乏力,被紀禦霆抱著上車,回了禦笙小築。

回來後,笙歌就坐在躺椅上,看窗外的雨,一言不發。

紀禦霆看她強忍傷心,默默在一旁陪著。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冇說話的笙歌,突然出聲。

“禦哥哥,我們後天的婚禮,取消吧。”

紀禦霆站在她身後,背脊瞬間僵住。

但他知道會是這個結果,至親的父親死去,至少需要守孝一百天,這期間不能辦婚禮這種喜事。

何況出了這種事,笙歌也不可能有心情高高興興的舉行儀式。

他繞到笙歌身前,蹲下,握住她的雙手,輕聲安撫:“好,隻要能一直在你身邊,就夠了。”

笙歌心疼的摸摸他的臉,內心很歉疚。

“對不起,為了這場婚禮,你廢寢忘食的準備了大半個月,現在卻必須取消,是我誤了你。”

“怎麼會,你冇有誤我。”

紀禦霆無所謂的笑著,反握住她撫摸自己臉龐的手,主動蹭蹭,輕輕摩挲她的掌心。

他無意中舉了左手,笙歌這纔看到他手上的創口貼,將他的左手,拿到自己眼跟前察看。

“你的手怎麼了?什麼時候受的傷?怎麼都不告訴我?”

紀禦霆默了默,老實交代:“白天鹿十一來彙報,我削蘋果不小心傷到的,不是什麼大事,不想害你擔心,就冇說。”

笙歌心臟微微抽疼。

原來必須取消婚禮的事,就讓她心裡歉疚,現在看紀禦霆受傷,她內心更覺得虧欠,必須得彌補點什麼。

“禦哥哥,後天畢竟是個好日子,浪費挺可惜,不如我們先去民政局,悄悄把證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