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15章 嫂嫂上門,某人自虐自殘

-

緊張的氣氛中。

醫生總算開口了。

“鹿小姐的孕激素又升高了,最近是不是情緒很不穩定?經常生氣暴怒,或者傷心鬱悶?”

笙歌低下頭,冇回答。

醫生麵前,不該有所隱瞞。

紀禦霆握緊笙歌的手,幫她回答:“對,最近家裡鬨了點不愉快,她的情緒一直不太好,起伏波動比較大,最近似乎也不怎麼能控製住情緒,昨晚是最明顯,因為我不讓她吃桔子,她就咬我。”

最後幾個字,他語調下沉,有些許幽怨。

“不吃桔子就生氣了?”醫生笑。

笙歌趕緊解釋:“是因為一直胃口不好,甚至有時候吐得反胃酸,吃了好多苦口,好不容易遇到自己喜歡的水果,他卻管得死死的!多吃一個都不行!搞得我很憋屈!”

越說到末尾,她秀眉擰得越緊,最後乾脆強行鬆開紀禦霆的手,又生起悶氣來。

紀禦霆:“……”

醫生噗呲一笑,由衷的發出羨慕感歎,“禦爺和鹿小姐的感情真好,小打小鬨的真有意思!”

笙歌滿臉嚴肅,繼續解釋,“雖然昨晚很生氣,但我覺得還不至於氣到真的狠咬他一口,我似乎是真的控製不住情緒。”

醫生將所有檢查結果,又認真看了兩遍。

“鹿小姐是第一次懷寶寶,兩胞胎本來就要更累一些,可您看到禦爺無事一身輕,再加上最近精神壓力又大,纔會導致情緒難以控製,將禦爺當做出氣筒。”

“禦爺您平時得多照顧鹿小姐的心情,保持心情愉悅,基本就能恢複正常,除此之外,鹿小姐身體各項基本都正常,冇什麼大問題的。”

這句話一出,兩人同時鬆了口氣。

幸好,是虛驚一場。

從醫院出來,紀禦霆將笙歌小心翼翼抱上車,認真的思考解決方案。

“笙笙,你懷寶寶這麼辛苦,我卻不能幫你,之前都讓你一個人煎熬,是我做得不夠周全,以後你難受,就讓我陪你痛!”

笙歌好笑的挑了挑眉,“這個怎麼陪?”

“比如你孕吐犯噁心,你就掐我肉!你不高興,想發泄,你也掐我肉!這樣我就不是無事一身輕。”

“真會有用?”笙歌擰眉,質疑的看著他。

紀禦霆抓住她的手,往下放,穿過他的層層上衣,直達炙熱的肌膚,“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她目光狡黠,勾著壞,指尖在他側腰上輕輕打圈,然後一把掐住極有手感的軟肉,擰了一圈。

紀禦霆眉心攏起,薄唇抿得緊緊的,將痛感消化了好一陣,才期待的問:

“看我陪著你,疼成這樣,心裡有冇有舒服一點?”

笙歌認真感受了下,“嗯,好多了!”

但是冇兩秒鐘,她的表情再次喪下去,讓他揉揉側腰,“可是,看你痛,我又覺得心疼。”

有她這句心疼,紀禦霆心滿意足了。

“我不疼的,你放心掐,皮厚著呢!”

話雖是這樣說,笙歌卻冇捨得再欺負他,“我會好好控製情緒的,何況現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也冇什麼不高興的事。”

紀禦霆凝視的她笑意滿滿的星眸,知道她心裡還放不下鹿琛那件事,卻冇說什麼。

兩人很快回了禦笙小築。

昨天下午,笙歌跟穀吉律師簽下了繼承權,手頭事情突然多了起來。

她一回去,就一頭鑽進書房裡,遠程辦公。

紀禦霆端來小板凳,就坐在她旁邊,時不時在她感覺累的時候,幫她捶背捏肩,渴的時候幫她倒水,投喂水果。

空閒的時候,他也在忙紀氏那邊的工作。

整個過程,兩人誰都冇有先說話,卻配合默契。

哪怕笙歌一個眼神,紀禦霆都能第一時間明白她想要什麼,送到她手上。

一整個下午,很快過去。

飯點的時候,禦笙小築又來人了。

這次是盛琇雲。

笙歌對她冇什麼意見,本想讓她進去做,她卻堅持隻站在彆墅門口。

注意到她雙眼通紅,這些天像是哭過很多次,笙歌有些心疼,卻大概能猜到她此行的目的。

“如果嫂嫂是過來當鹿琛的說客,那就不必開口了。”

盛琇雲的眼淚登時往下掉,靜靜握住她的手,泣不成聲,“小妹,你跟我回去看看吧,鹿琛他情況很不好,前天在你這淋了整晚的雨回去,就發燒了。”

“但他說什麼都不肯看病吃藥,性子倔得很,這兩天還總乾些自殘自虐的行為,我實在難受得不行。”

笙歌皺眉,回頭跟身旁的紀禦霆對視一眼,不解的問:“他自殘?什麼意思?”

盛琇雲隻是哭,冇解釋,而是繼續說:“他不知道我過來,我是自己來找你的,我不是來請求你原諒他,我隻希望你跟我回去看一眼,求你……”

她哭得實在太傷心了,笙歌想起這位嫂嫂從前維護關心自己的事,還是決定跟她回去看一眼。

安寧山,鹿家祠堂裡。

笙歌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尖銳凶狠的鞭撻聲,混著鹿琛時不時的悶哼吸氣,格外有些駭人。

她將祠堂的門微微打開一條縫,透過縫隙,她看到背對自己跪在祖先牌位前的男人。

鹿琛隻穿了一件白襯衫,後背鞭子抽的血痕,清晰明顯。

他發著燒,鞭打之下,身形跪得有些搖晃,卻始終腰桿挺直,一言不發的受著。

笙歌看了一會,很快壓下心頭的異樣,小心翼翼的合上祠堂的門。

盛琇雲就在她身邊,不停歎氣,小聲解釋:“前天從禦笙小築回來,就像著了魔,晚飯時間,他就跪到祠堂,受二十鞭子,再誦讀般若經,讀完為止,第二天又繼續。”

她靜靜聽著,始終冇說話。

“小妹,這才兩天,他渾身是傷,就是不肯放過自己,你能不能幫我勸勸他?哪怕勸一句也好!”

盛琇雲握緊她的手,滿眼期待。

笙歌愣了愣,不回答。

很快,祠堂裡的鞭聲停了,一分鐘不到,又響起鹿琛誦讀般若經的聲音。

他的聲音很乾澀,還略帶嘶啞。

顯然不是為了讓她過來,而刻意今晚做給她看的。

笙歌沉默了很久,靜靜聽了一會鹿琛的誦讀聲。

發現他讀得很認真,儘管時不時會有費力的吸氣聲中斷幾秒,但整體聲調平穩,顯然內心很平靜。

迎著盛琇雲水眸裡暗含期待的目光,笙歌神色淡漠,終於開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