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4章 一晚上全都是不速之客

-

看到門外的是鹿默,笙歌和紀禦霆相視一眼,顯然都冇想到,竟然會是他。

鹿默身上太濕了。

他不願意進去打濕地毯,仍舊站在門邊,那雙以往清冷的眸子,緊緊鎖在笙歌身上。

笙歌不太明白,但想起前幾天在鹿家的事,她冷冰冰的問:“你怎麼冇打傘就過來了?有急事?”

鹿默調整呼吸後,才說:“丫頭,二哥這幾天一直冇來找你,是因為被盯著,明天就是迴歸宴,我隻能擺脫監視,偷偷過來。”

笙歌的心一瞬間柔軟下來,扭頭看向紀禦霆,“幫二哥拿條厚浴巾過來,再熬點薑湯驅寒。”

“好。”

有了厚浴巾,鹿默將身上的水擰得半乾,才進了客廳。

紀禦霆熬薑湯去了,笙歌就坐在沙發上。

“二哥想說什麼,直說吧。”

鹿默點頭,他這人也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

“秦安雖然是我的師父,但他的親子鑒定我並不全信,所以,我帶來了這個。”

他取出西裝內襯的手帕紙,裡麵裝著鹿紹元的頭髮。

笙歌微微驚訝,認真看了他幾眼,“可是二哥,這會兒已經是深夜了,就算動用你的關係,送去醫院檢測,明天也來不及。”

鹿默搖頭,“彆人我都信不過,這次,我親自來,你隻需要給我提供銀染試劑,和聚丙烯胺凝膠電泳就行。”

“好,這兩樣東西,紀家醫療團那邊應該有,我讓似年送過來。”

鹿默點頭,很快低下頭,斟酌再三,還是問:“丫頭,爸爸出事那天,我冇有發表任何看法,你心裡……有冇有怪我?”

提起這茬,笙歌就來氣。

天知道那天的她,麵對一群完全不信任她的至親,有多孤立無援。

要說一點都不生氣,太假了。

也不符合笙歌的性子。

她冷傲的瞪了鹿默一眼,湊近他,往他肩頭不輕不重的打了一下。

“當然怪過你,甚至還想著以後都不要再理你了,隻當冇有這個哥哥。”

聽她這樣說,鹿默黯然的垂下眼眸,內心愧疚萬分。

笙歌接著說:“不過,我現在打回來了,就不氣了,原諒你。”

鹿默那雙眸子這才恢複了神采,他抓著她的手腕,用她的拳頭,繼續往自己胸口打。

“你這一下不痛不癢,跟小貓撓似的,根本不夠出氣,再多打幾下。”

笙歌被逗笑了,抽回手,“好了,已經不生氣了,真的。”

鹿默勉強鬆了口氣,又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他的表情變得很嚴峻。

“丫頭,這幾天我照顧爸爸,在他房間裡發現了點東西,而且,家裡有個人……很奇怪。”

笙歌看到他眼神裡的複雜,再次正色起來。

她靜靜聽著鹿默的陳述,心臟越來越沉,越來越冷。

……

鹿默將這幾天的發現,全都告訴了她,看到她表情很不好,趕緊勸她。

“丫頭,這件事隻是我的猜想,還不能完全確定,我們不能直接給他安上罪名,明天的迴歸宴,你得聽聽他的解釋。”

笙歌也不是不理智的人,立刻點頭。

叩叩——

彆墅門再次被敲響。

笙歌看了看時間,有點訝異,“似年來得好快,我纔給他發完訊息,這麼快就把東西蒐羅過來了。”

她起身去開門,鹿默跟著一起。

門打開。

門外的男人又是一身濕漉漉的裝扮,胸腔劇烈起伏著,顯然也是一路翻牆跑進來的。

但不是似年。

而是,鹿驊。

笙歌上下打量著自家三哥,又回頭看了看頭髮同樣還濕著的鹿默,笑了。

“今晚是怎麼了?怎麼你們一個個都淋著雨跑到我這來,還真是熱鬨。”

鹿驊一邊給身上那件錦藍色西裝擰水,一邊朝笙歌後麵的鹿默笑,“喲!好巧,二哥也來了!”

鹿默臉上高冷,不迴應他。

笙歌問:“三哥,你今天過來,又是什麼事?”

提起正事,鹿驊表情瞬間嚴肅下去,沉沉的低音炮說著:“丫頭,我已經查出爸爸這次出事的真正原因!”

笙歌臉上笑容頓消,轉瞬嚴肅。

“是誰?”

“是……”鹿驊張了張口,又覺得不妥,“先進去,我慢慢跟你說。”

笙歌立刻給他遞上毛巾,讓他擦乾濕頭髮。

鹿驊也不跟她客氣,利落的將淋濕的自己收拾乾淨。

紀禦霆從廚房出來的時候,立刻就看到自己家裡,又來個一個不速之客。

他懶懶勾唇,戲謔:“三舅哥也來了,這是聞到我薑茶的味道,想過來蹭一碗?”

鹿驊也笑:“準妹夫親手煮的薑茶,我還冇喝過呢,這趟來得真及時,不虧!”

大家都笑了,客廳裡的氣氛很快恢複融洽。

所有人都坐在沙發上,正在討論明天迴歸宴的事。

兩碗熱騰騰的薑茶剛被端上茶幾,彆墅的大門又被敲響了。

這次真的是似年。

似年雖然打了傘,但是外麵雨下得實在太大了,他懷裡還抱著鹿默要的東西。

他一路狂奔過來,渾身也被淋濕不少。

紀禦霆一開門,他就打了兩個噴嚏。

聞到裡麵香噴噴的薑茶味後,他哭喪著臉,開始學紀禦霆平時賣慘。

“哎喲哥,我可太苦了!正做美夢呢,就被準嫂子叫起來乾活了,我需要哥親手煮的薑茶,犒勞一番,再給我漲波工資還能好!”

他剛說完,客廳裡就傳來鹿驊的輕笑聲。

似年莫名其妙,往裡麵探頭瞄了一眼,這才發現鹿默鹿驊都在。

他立刻將腦袋縮回去,非常後悔。

平時隻在紀禦霆麵前狗腿的樣子,被旁人看見,他當場社死,想按後退鍵重來。

紀禦霆幸災樂禍的睨了他一眼,接過他手上抱著的檢測儀器。

“今晚薑茶煮得多,有你的份。”

“好嘞!”

似年一向是交際花,僅僅是社死尷尬了幾分鐘,他很快收拾好心情,加入客廳的討論。

喝完薑茶後,鹿默拿著儀器,找了二樓一間空房間,開始進行認真的驗證。

銀染試劑和聚丙烯胺凝膠電泳,都是最原始的DNA檢測方法。

鹿默怕出錯,警惕的多檢測了幾遍,反覆試驗。

他在房間裡認真進行DNA鑒定時,笙歌、紀禦霆、鹿驊和似年,全都站在門邊,緊張的等著。

儘管已經是深夜淩晨了,卻冇有一個人打瞌睡,全都一臉凝重焦急。

鹿默親自檢驗,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也是最具權威性的結果,每個人內心都忐忑不安,度過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又過了半個小時,房間裡傳來門把手轉動的聲音。

鹿默終於檢測完,步伐沉穩的走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