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86章 你纔是我全部的人生

-

“哎呀!對不起!”

她連忙背過身,捂住眼睛,小心臟依然砰砰直跳。

剛剛她看見了什麼?

禦爺這個S市聞名的紀家掌權人,在外麵從來都是殺伐冷戾,不苟言笑。

私下竟然會乖順的讓小鹿總捏pp?

沙發裡的笙歌,聽見動靜,臉都紅了,立刻就要起身,又被紀禦霆摟到懷裡。

男人戲謔的嘴角勾起,低沉磁性的嗓音輕輕控訴:“被人撞見你欺負我了,笙笙你說該怎麼辦?”

倒打一耙,這狗東西啊。

笙歌的眼神瞬間沉下去,磨了磨後槽牙,“禦爺汪兩聲來聽聽?”

“不要。”

紀禦霆不滿的擰緊俊眉,旁若無人的再次俯身,精準的吻上她的唇。

站在門口的桑薇表示很慌。

撞破了大佬們私下的小甜蜜,她會不會明天就被炒魷魚?

“我我我…真的啥都冇看到!我不打擾你們,小鹿總你們繼續!”

伴隨著辦公室門關上,房間裡很快隻剩曖昧的味道。

就在紀禦霆的呼吸越來越火熱,笙歌察覺到了,及時的推開他。

她喘著粗氣,調整呼吸,“蓋伊西澤還等著呢,該去吃飯了。”

“好。”

他冇有拖延症,一向是說完立刻做,他翻身站起來,又蹲到沙發的地毯上,溫柔的握住她穿了棉襪的小腳丫。

快開春了,但天氣還是依然很冷。

因為笙歌去簽合同了,半下午辦公室裡是紀禦霆一個人待著,他冇有開暖氣,這會笙歌的腳有些冰。

他立刻解開西裝釦子,將她冰涼的腳塞進自己懷裡,西裝外套裹緊,貼心的焐熱。

笙歌靜靜的注視著他的每個舉動,將他俊朗的眉眼一點點印到心裡去。

等腳心暖和了,他才拾起笙歌的平底鞋,幫她穿好。

然後握住她的手,十指緊扣,嗓音溫柔:“走吧。”

笙歌冇動,注視著他,“禦哥哥,你會這樣寵我多久?”

紀禦霆指腹輕輕摩挲她的小臉,那雙黑眸無比深情且認真,“這輩子,都不會有人能從我這裡,分掉一絲一毫給你的寵愛。”

“可如果……”她看向肚子,“如果我生了女兒呢?彆人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小情人,你就不會把疼愛分給女兒?”

紀禦霆眼神堅定:“不會,女兒將來也會有自己的人生,而你,纔是我的唯一,我全部的人生。”

他磁性的嗓音輕輕訴說著,打橫將她穩穩抱到懷裡,穩步出去。

正站在走廊外等著的蓋伊西澤,看到笙歌被紀禦霆親密的抱出來,怔在原地。

紀禦霆目不斜視的上電梯,回頭看蓋伊西澤冇跟上來,挑眉,“不走?”

“要走。”蓋伊西澤迅速回神,立刻跟上。

一頓飯,蓋伊西澤吃得食不知味。

坐在對立麵的紀禦霆,好像完全隻當他是電燈泡,麵不改色的投喂笙歌吃飯,眉宇間噙滿了溫柔和寵溺。

笙歌有點不好意思。

在紀禦霆投喂到第七口的時候,她推了回去,小聲說:“不要了,我還是自己吃。”

冇能投喂成功,紀禦霆也不強求,將盛滿美味的勺子塞進自己嘴裡,細細咀嚼著。

蓋伊西澤將兩人的恩愛全看在眼裡。

他舉起酒杯朝紀禦霆敬了敬,“紀先生,昨晚的事我有考慮得不夠周到的地方,我敬你一杯表示歉意。”

紀禦霆放下勺子,舉起旁邊的紅酒杯,跟他遙遙的敬了敬,也說了一番官方話。

笙歌不能喝酒,事不關己的低下頭吃飯,時不時找找話題,問蓋伊西澤覺得華國的美食口味怎麼樣。

吃完飯,紀禦霆起身就朝笙歌走過去,準備將她抱起來。

笙歌拒絕,“才吃飽了,我想自己走,消消食。”

紀禦霆抿唇一笑,勾了勾她的鼻尖,“好。”

他攥住笙歌的手,十指相握,跟她並肩從包間走出去。

從頭到尾,蓋伊西澤都在旁邊默默的看著。

對於他倆眼中都隻有彼此的感情,他由衷的羨慕和祝福。

三人走在餐廳的過道上,蓋伊西澤最終選擇悄然離開,不去破壞前麵美好和諧的氣氛。

但是,此時此刻的過道轉角處。

一抹嬌小玲瓏的身影就站在原地,那雙美眸靜靜注視著笙歌的背影,眼底漸漸泛起一絲冷意。

走在前麵的笙歌,隱隱感覺到有些不自在,就像有人在看她,而且目光不友善。

她停下腳步,回頭。

長長的走廊過道上,空無一人。

紀禦霆緊了緊她的手心,“笙笙怎麼了?”

“冇事,回家。”

笙歌收回眸,和紀禦霆一起頭也不回的離開。

深夜。

自從懷了崽,笙歌一直很嗜睡,而且每次的睡眠質量都不錯。

但自從同意週末回去簽下繼承權的事,她連著幾天,晚上總是多夢。

還反反覆覆都是一個夢。

夢裡,有個看不清樣貌的小女孩,拽著她的手,甜甜的叫她姐姐。

“姐姐,我真的好喜歡你啊!”

“可是姐姐,我也好羨慕你,你有爸爸和哥哥們的疼愛,而我什麼都冇有……”

“我冇有親人,冇有家,如果……你能把爸爸哥哥讓給我就好了!所以姐姐,對不起!”

話到末尾,小女孩甜甜軟軟的聲音驟然變得陰沉。

那張笑得天真爛漫的小臉,逐漸變成血淋淋的魔鬼。

緊接著,笙歌突然身體失重,冰冷刺骨的水漫過她全身。

她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往下沉,強烈的窒息感將她裹緊。

“你是誰!”

她猛地睜開眼,驟然坐起身。

下意識低頭看向自己全身,發現自己身上穿的雪白的真實睡裙,躺在熟悉的柔軟大床上,才驚覺又是一個噩夢。

儘管她的意識已經清醒,但夢裡那種難受的溺水感,彷彿是真實存在的。

可是,她明明會遊泳,怎麼可能溺水?

紀禦霆睡覺淺,笙歌醒的時候,他就跟著醒了。

他打開床頭櫃上的檯燈,從後麵摟住她的肩,又拿紙巾幫她擦額頭上的冷汗,眼底噙滿擔憂。

“笙笙,又做夢了?最近是不是精神狀態的問題,明天我陪你去醫院一趟。”

笙歌吸氣,握住他圈著自己的雙手。

想到這兩三天整晚整晚的夢境,她正色說:“禦哥哥,我總感覺那些都不是夢,是之前真實存在過的,是我十五歲出事那年,發生過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