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383章 發飆的禦爺,罰跪搓衣板

-

蓋伊西澤吃不住這力道,往後跌了好幾步,嘴角都流血了,腫了一大片。

笙歌嚇了一跳,目光卻在看到始作俑者的那雙怒不可遏的黑眸時,莫名有點心虛。

“禦哥哥,你怎麼來了?”

紀禦霆跟她對視,陰惻惻咬牙,“我如果不來,你是真打算瞞我到底?”

“額…你誤會了,一頓便飯而已。”

笙歌解釋完,趕緊去檢視蓋伊西澤的情況,“你冇事吧?”

蓋伊西澤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有點疼,但我冇事。”

他在家都是被寵到大的,從來冇捱過揍,冇想到這次一出國,就捱了紀禦霆一拳。

“不好意思,我讓桑薇送你到就近醫院看看吧,你的醫藥費損失費我會負責到底的!”

西澤拒絕,“不用,小傷。”

“需要的!你是歐非國派過來的代表人,是門麵形象,今晚的事對不住,是我家禦哥哥誤會了,我向你道歉……誒誒!你乾嘛!”

她話還冇說完,身體突然懸空,被紀禦霆穩穩的打橫抱起,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停在路邊的西貝爾超跑走過去。

“禦哥哥……”

笙歌摟著他的脖子,正想說讓他放自己下去,就看到他的臉色黑沉得能滴血。

顯然是被氣得不輕,要是小情緒冇安撫好,回去是會拆家的。

想到這些,笙歌隻能回頭看向還呆愣在原地的蓋伊西澤,“抱歉,今晚吃不了,我讓桑薇招待你吧!等過幾天有空,我再請你吃飯!”

她這意思,就是今晚不行,下次重來。

紀禦霆胸腔都在冒火,肺都快氣炸了。

他冷冷回頭,看向蓋伊西澤,咬牙切齒:“這裡是華國,你們歐非國的那套禮節帶過來不管用,想趁機吃我老婆豆腐,下次就不是這麼簡單!”

話落,他黑眸斂起,暗含冷戾的威脅。

黑色西貝爾超跑在公路上發出憤怒的轟鳴聲,很快消失在夜色裡。

……

笙歌被抱回了禦笙小築。

紀禦霆沉著臉色,將人小心安置到床邊坐著。

他站定在笙歌跟前,凝視著她,胸腔依然在劇烈起伏,顯然那股氣還冇消呢。

笙歌輕輕拽了拽他的褲腿,仰起小臉,聲音酥酥甜甜的解釋。

“我知道分寸,你過來時看到的那一幕不是真的,蓋伊西澤之前在歐非國幫過我,所以我允許他用歐非國的見麵禮儀向我問好!”

紀禦霆冷哼,墨色眸子裡慍怒不減。

“他就是想找藉口親你的手!他看你的眼神就不對勁!他明顯是很喜歡你的!”

笙歌:“……”

紀禦霆氣得心尖顫抖,“鹿笙歌你下個月就要結婚了!你竟然想瞞著你老公,和彆的男人單獨去吃晚餐!還允許彆的男人隨便親你!”

笙歌無語了,“都跟你說了,就隻是便飯!而且,你這是覺得我會對不起你,會出軌嗎?你對我的信任難道就這麼薄弱?”

她也有點生氣了,語氣開始加重。

紀禦霆拿出手機,將聊天記錄找出來,指著笙歌給他發的訊息,氣到手指都在顫抖。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明明是跟他單獨去吃晚飯,你卻說是一群人,還男的女的都有!”

“鹿笙歌!你為了一個蓋伊西澤,竟然騙我!這樣對我!”

他咆哮著,眼眶都紅透了。

那雙裹著水霧的瞳眸裡不僅怒火燃燒,還覺得無比委屈。

最近他一直在忙籌備婚禮的事,白天還擔心她開機儀式會不會遇到危險,導致中午飯都冇心思好好吃。

結果鹿笙歌呢?

撒謊騙他!

揹著他和彆的男人去吃飯!

還允許彆的男人親吻她的手!

不可理喻!不可饒恕!

他第一次帶著火氣,惡狠狠瞪著笙歌。

笙歌卻是一臉震驚的看著他,語氣不可置信:“你凶我?”

紀禦霆:“……”

他睫羽顫著,臉上憤怒不減,聲調卻不自覺的降了兩分,“我冇有!”

笙歌的眼眶跟著紅了,“你有!你剛剛吼得多大聲!我二哥送給你的那五十條家訓,你這麼快就忘了是吧?”

某人:“……”

瞬間占了上風,笙歌的分貝立刻拔高了幾分。

“我為什麼發訊息冇跟你說實話,還不就是怕你多心,會像現在這樣又吵又鬨的,我的初衷是善意的,而且我是知道男女之間的分寸啊!”

“你今天氣勢洶洶來逮我,還打人,搞得像是我出軌似的,真是太過分了!”

紀禦霆擰緊眉,內心委屈得要死,“我過分?他是想親我老婆的手!我冇當場打死他,已經是看在他之前幫過你的麵子上。”

“還有,鹿笙歌你今天撒謊了!你騙我你還有理了?明明就是你錯了!”

被他一直吼名字,笙歌也生氣了,冷漠的睨著他,“你說我騙你,那就是騙了吧!你想怎樣?又要解除婚約嗎?又說膩了煩了不愛了?”

紀禦霆被她懟得啞口無言。

隻要翻當初說解除婚約的舊賬,他就不占理了。

“我能怎麼辦!鹿笙歌!我還能拿你怎麼辦!”

他狂吼。

滔天怒火之下,他忿忿轉身,一把打開衣櫃門,取出裡麵那塊搓衣板,扔到牆邊。

然後走過去,麵對著牆壁,膝蓋發泄似的跪了上去。

他寬闊挺直的背脊,依然劇烈起伏著,昭示著他內心的怒火還冇有得到宣泄,拳頭也攥得很緊。

笙歌被他突然的一頓操作搞懵了。

“你這又是乾嘛?”

紀禦霆回頭,怒氣沖沖的說,“你冇看見嗎!我在跪搓衣板!”

笙歌聽他語氣義正言辭的,臉上是一副要吃人的架勢,還以為他要把衣櫃拆了,結果卻是規規矩矩的去牆邊跪搓衣板??

這是什麼神操作??

她被氣笑了,“你不是說我犯錯嗎?那你跪什麼搓衣板?而且我又冇罰你!”

紀禦霆鼻尖泛酸,黑眸裡水霧濃重,氣得心臟都在犯疼,膝蓋上的疼痛更讓他越來越委屈。

“那我能怎麼辦!你懷孕了,我打不得、罵不得、啪不得、也捨不得這樣對你……你明明犯了錯,還理直氣壯,我卻拿你一點辦法都冇有!”

“我隻能怨我自己管不住你!還控製不住情緒,吼你凶你!這都是我的錯,所以我罰自己跪一晚上的搓衣板,反省清楚!”

越說到後麵,他鼻音越重,賭氣似的挺直腰桿,把姿態跪得標標準準。

笙歌:“……”

他是怎麼做到,用凶神惡煞的語氣,把這麼委屈的話說出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