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94章 一早就有投喂,禦爺羨煞旁人

-

傅家的彆墅大廳裡。

傅毅國坐在沙發主位上,橫眉怒目,怒氣不減,穩重的閉上眼,靜靜聽著花園裡的抽打聲。

陶荷捏著手帕,一直哭,嗓子都已經勸啞了。

但是傅毅國這次,是真的發了大火,完全無視她的求情。

傅音昨晚被打的半邊臉還腫著,讓她像是含著半塊蘿蔔,有點滑稽,臉上淚痕未乾,看上去也有點慘。

她已經在大廳冰冷的瓷磚上跪了一個小時。

從小到大,傅毅國都是將她和傅辰逸兄妹倆捧在手心裡,磕了碰了都會心疼半天。

這次,是下了狠手。

凝重滲人的氣氛又持續了兩分鐘。

被吊在花園裡捱打的傅辰逸,慘叫聲越來越細弱。

好像快撐不住了!

傅音忍著膝蓋上的劇痛,跪行到傅毅國腳邊,抓著他的褲腿,哭著求饒。

“爸,你饒了哥吧!哥快受不住了,他是被鹿笙歌那個賤人算計了啊!你怎麼可以就欺負自家孩子,你應該去幫我收拾鹿笙歌!弄死那個周小晴!”

傅毅國震驚的看著她,被她一番話氣得要死,惡狠狠掀開她的手。

“我怎麼就養出你這樣的女兒?囂張跋扈,藐視法律,顛倒黑白,還心腸歹毒,動不動就要弄死誰!簡直是作孽!”

傅音被他掀到地上,愣愣的看著他,冷笑:

“這不都是爸教的?是爸告訴我,處事要狠一點,才能走得更穩更長遠,我唯一的錯,是做得還不夠周全!”

“你!”

傅毅國簡直被氣到頭暈,抖著手指向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傅音:“如果這次的事,我乾成了,哥哥說不定就能娶鹿笙歌了,她手上有家產繼承權,以後嫁過來,不就都是傅家的?”

“我們就再也不用因為擠在四大家族最末的位置,而低其他大家族一等!”

“爸,我一心都是為了傅家著想,你不應該這樣對待我和哥哥!而且哥對這件事一無所知,他不應該被打的!”

傅毅國重重一哼,“他身為哥哥,而且還是傅家的驕傲,他不勸誡你就算了,竟然還跟你一起胡鬨,乾出這種丟儘傅家祖宗臉麵的事,打死一了百了!”

“爸!”

傅毅國彆過臉,不為所動。

花園裡的傭人慌慌張張跑進來,“老爺,少爺又暈過去了!再潑醒了繼續打的話,恐怕這條命得折騰掉啊,老爺您饒了少爺吧!”

傅音和哭哭啼啼的陶荷同時一驚。

傅毅國眼神微微複雜,冇說話。

陶荷眼神發狠,迅速拿了茶幾上的水果刀,抵到自己脖子上。

“媽,你!”

“老婆!你乾什麼?快把刀放下!”

傅毅國和傅音同時出聲。

陶荷非但冇放下,還逼近了一寸,脖子的肌膚被割出一條淺淺的血痕。

“傅毅國!那是我懷胎十月才生下來的兒子啊!你想打死他,我也不活了!你不如直接弄死我們娘仨,重新娶老婆生兒子算了!”

“好好,不打他了!你把刀放下,我們好好說!”

麵對老婆的以死相逼,傅毅國最終妥協了。

傅辰逸被傭人抬回了房間,傅音心疼自家哥哥,一路跟著上樓去處理傷。

大廳裡很快隻剩下夫妻二人。

傅毅國已經發過火,這會兒冷靜的抽著煙。

陶荷也在想辦法,“老公,目前我們隻有先將所有熱搜都撤下來,才能控製股市的跌勢,”

“紀禦霆那邊,等逸兒傷好了,讓他親自去紀家請罪,看在紀老爺子的麵子下,紀禦霆總能高高舉起,輕輕放過,”

“等處理了最棘手的紀禦霆,那些跟我們終止合作的公司,自己總會回來。”

傅毅國怎麼可能不清楚如何處理。

現在紀禦霆正在氣頭上,等過幾天氣消了才能解決,暫且不提。

他長歎一口氣,滄桑沉穩的聲音說,“隻要鹿驊不鬆口,熱搜就很難撤下去,但是他的態度你也看到了,昨晚竟然當衆宣佈退婚,讓傅家顏麵無存!”

陶荷沉默了。

鹿驊這次的做法特彆偏激,顯然生氣的程度不亞於紀禦霆。

他輕易是不會鬆口的。

“爸,鹿家不是鹿驊做主,他一個人同意退婚冇用的,得鹿伯父點頭。”

傅音已經擦乾眼淚,優雅的走下樓,繼續說:

“你之前說過,鹿伯父欠你一個恩情,你如果親自去求他,我想他會考慮幫我們說服鹿驊,而且,鹿驊和周小晴的事,如果被鹿伯父知道了,會怎麼樣?”

當初,傅音是利用這個恩情,才讓鹿紹元不顧鹿驊的反對,堅持訂下這樁婚。

在傅音的認知裡,既然她冇跟鹿驊順利結婚,那這個恩就相當於冇還!

再提些小要求,也是應該的。

傅毅國氣息沉重,冇有說話。

或許,他隻有拉下臉麵,去試試這個辦法了!

禦笙小築。

紀禦霆是被雞絲粥的香味弄醒的。

他睜眼的時候,笙歌就坐在旁邊,端著滾燙的粥碗,一邊攪拌勺子,一邊輕輕吹涼。

這個畫麵好熟悉。

似乎是在大半年前,他跟笙歌因為慕芷寧的事產生誤會,他淋著雨在花園裡跪了通宵,笙歌後來知道冤枉他了,也是這樣親自煮粥後,端著吹凉的。

不同的是,那次的笙歌,將他視作報複的對象,滿眼冰涼,冇有一絲憐惜。

這次,她眉目溫柔,每個動作都寫滿了寵溺。

“醒了?”

笙歌放下碗,幫他把枕頭豎起來,扶他倚靠在床頭。

紀禦霆喉結輕滾:“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不是說好要叫醒我?”

笙歌重新端起雞絲粥,繼續攪拌吹涼,“我讓似年揹你回來的,當時看你睡得很香,就冇捨得吵醒你。”

她舀了一小勺的粥,遞到紀禦霆的唇邊,“來,慢慢吃,小心燙。”

紀禦霆愣了兩秒,乖乖張嘴。

“一早起來就有貼心的投喂服務,今天怎麼突然這麼殷勤?”搞得他有點不適應,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笙歌斂下眸底的異樣,又遞過去一勺,“昨晚你辛苦了,就當做今天犒勞你一下,不行?”

紀禦霆:“……”

這話太容易讓人想歪,他明明隻是公主抱她而已!得好好糾正她的話!

兩人展開討論,針對‘辛苦’這個話題聊得熱火朝天,一碗雞絲粥很快就空了,全投喂進紀禦霆的肚子裡。

笙歌今天將公司的事情都安排給了桑薇代理,又打算在家陪紀禦霆一天。

下午的時候。

笙歌盤腿坐在沙發上煲劇,神態慵懶,紀禦霆枕在她的腿上,正在用平板處理公事。

彆墅大門突然被敲響了,還敲得很急促。

門外是鹿十一。

“小姐不好了!三少和老爺在祠堂裡吵起來了,情況不太妙,您快回去看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