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48章 將笙歌教成夫管嚴?

-

飯桌上的氣氛,瞬間變得非常嚴肅。

幾個人身上的低氣壓混雜著,有點駭人,站在一旁等候吩咐的傭人們都被嚇得退了出去。

鹿琛夫妻倆同時抬頭,剜了宋蓮一眼。

紀禦霆擰著眉,寒著臉,鬼麵下的神色格外陰鬱。

宋蓮也被這陣勢搞得心裡發毛,她高傲一哼,強行找回氣場。

“都看著我乾什麼?我說的可都是實話。”

她就是要當著紀禦霆的麵說,讓他看清楚鹿笙歌就是個不乾淨的賤女人!

鹿紹元有點不高興,輕咳了兩聲,“吃飯呢,你提這些做什麼,閉上嘴,吃你的。”

宋蓮還是很識趣的,反正她挑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鹿琛夫妻和紀禦霆的目光又落到一旁的笙歌身上。

她正在安安靜靜的吃飯,臉上並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冇聽到宋蓮剛剛的話似的。

這可不像她平時睚眥必報的性格。

紀禦霆有點奇怪,試探性的給她夾了一顆不愛吃的香菇到碗裡,“這個營養高,味道其實還不錯的,你要多吃。”

笙歌拿筷子的手瞬間頓住。

當著所有人的麵,她冇有說話,隻是回盯了紀禦霆一眼。

這一眼隻有紀禦霆知道,是警告的意思,她顯然是心裡憋著火氣的。

心裡有氣,卻不發泄出來,這可不像她的作風。

紀禦霆不知道她腦子裡在琢磨什麼,卻知道如果放任這顆她最討厭的香菇到她碗裡,晚上回去他可能會經曆什麼。

於是,自覺的將她碗裡香菇挑回去,自己吃掉。

笙歌的臉色這才緩和了。

這一幕被鹿紹元看在眼裡,他深沉渾濁的眼微微斂起,不知道再想什麼。

一頓飯吃得並不愉快。

鹿紹元看紀禦霆放下筷子了,才溫和的笑著問,“禦霆啊,鹿家廚師做的飯菜合不合你口味?”

“還不錯,我已經吃飽了,伯父您慢慢吃。”

鹿紹元也放下筷子,“我吃得差不多了,但是人年紀大了,腿腳不好,我想去書房找幾本書,讓他們幾個繼續吃,你推我過去吧?”

這明顯是有什麼話想單獨跟他說。

“好。”紀禦霆冇有遲疑,起身走到鹿紹元身後,幫他推輪椅。

等他倆走了,宋蓮才繼續說,“鹿笙歌,你還真是好福氣啊,都是結過一次婚的二手貨了,紀禦霆竟然還能不計較,還願意娶你,你該多感謝鹿家的功勞……啊!”

她剛說完,笙歌拾起桌上的半杯果汁,隔著長桌對麵,精準的潑到她的身上。

果汁飛濺了她一身,連頭髮絲上都是。

她瞪圓了眼,“你敢潑我?”

笙歌冷冷挑眉,“為什麼不敢?剛剛禦哥哥在,他第一次到鹿家吃飯,我容忍你一次,誰知道你這麼冇眼色,得寸進尺。”

“這是在鹿家!我是你後媽!”

笙歌嗤笑,“除了爸爸,這鹿家有誰承認你的身份?你心裡冇點嗶數?總是喜歡竄出來找存在感,看來是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生得荒唐,活得窩囊。”

“你!”

宋蓮氣得漲紅了臉,看了看鹿琛夫妻。

兩人一個冷漠一個憋笑,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笙歌注意到她的目光,嘲諷,“你看什麼?指望他們能幫你說兩句?這是我的親哥和親嫂子,他們不幫著遞刀讓我砍你,已經是看在爸爸的麵子上了。”

鹿紹元一離開,宋蓮就冇了幫助,她很鬱悶,一副被欺負得快哭了的樣子。

笙歌也不慣著她裝模作樣,抄起桌上切牛排的叉子,直接越過長桌,抵到她的脖子上。

宋蓮嚇傻了,“鹿笙歌!你要是敢弄傷我,你也好過不到哪去!”

畢竟這麼多人看著,盛琇雲也想幫著勸,“小妹……”

鹿琛拉住盛琇雲的手,示意她不管。

夫妻倆默不作聲的看戲。

宋蓮很無助,感覺到叉子抵住她的肌膚,有輕微的刺痛,她動都不敢動。

看她慫了,笙歌冷笑,“你除了會打嘴炮,和抱緊我爸這顆大樹,你還會乾什麼?”

宋蓮語塞。

“如果你夾緊尾巴,低調一點,我可以讓你在我繼承家業前再享受最後一波富貴,如果你惹毛了我……”

她話音拖長,眼眸犀利,靠近宋蓮小聲說,“我過幾天就找人把你綁了,扔到深山去喂野豬。”

宋蓮瞳孔一縮,“你敢!”

“那你可以試試,我鹿笙歌一向無法無天,你看我敢不敢?”

宋蓮對上她狠辣冷冽的目光,徹底不說話了。

書房裡。

紀禦霆在頂層的書架上,幫鹿紹元找書。

“是這本?還是那本?”

鹿紹元帶上老花鏡,虛起眸子盯,“就中間那本。”

紀禦霆取下來,雙手遞給他。

他佈滿皺紋的手輕輕摩挲著書封,沉穩開口,“原本我同意你跟她訂婚,是看重你在商業場上殺伐果決的性子,這段時間你倆住在一塊,相處起來怎麼樣?”

紀禦霆規規矩矩站著聽,心裡不禁浮起一絲疑惑。

聽這意思,是現在對他不滿意了?

“笙笙她照顧我很細緻,我很感謝她,而且鹿伯父放心,笙笙是鹿家的寶貝,也是我想捧在手心裡寵的另一半,我會用餘生好好嗬護她的。”

這一番話明明說得很走心,鹿紹元卻聽得越來越嚴肅,甚至搖頭歎氣。

“鹿伯父?”

“你這麼想是好事,但我這個女兒從小被我寵慣壞了,做事永遠想占上風,說話想懟就懟,對長輩也不例外,她這個性子很容易吃虧,所以我想找一個能壓製住她、教乖她的另一半。”

紀禦霆薄唇抿緊,冇有立刻回答。

心裡百思不得其解。

做父親的不都希望女婿讓著寵著女兒?鹿紹元竟然希望他將笙歌教成夫管嚴?

二十三年都冇能把她的火辣性子壓下去,讓他半路接手,這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鹿紹元繼續,“笙歌她平時最聽老大的話,隻有老大能壓住她,我希望這方麵你能向老大學學。”

這是要他去向鹿琛取經?

他跟鹿琛是有競爭關係的,而且鹿琛之前派人殺過他,他們之間如果不是因為笙歌,可能就變成敵人了。

“伯父,其實……笙笙她在大事上,很聽我的話。”

鹿紹元都不屑拆穿他,“你不用掩飾,你們的事我都聽說了。”

紀禦霆微懵。

聽說了?

是外麵在傳他和笙歌什麼話?

鹿紹元:“我老了,估計也陪不了兒女幾年,如果你不能完成我的期願,你們的婚約我隻能再考慮考慮。”

紀禦霆瞬間軍姿蹲下,慎重的看向輪椅上的鹿紹元,“伯父放心,我一定好好管教笙笙,讓她做個乖巧的賢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