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225章 錯過了最好坦白的機會

-

紀禦霆的大腦是空白的。

禦哥哥?

他從來冇想過,這三個字會從笙歌的嘴裡喊出來,她是在喊當初封禦年的他嗎?

這是不是證明她其實對他,至少還有一丟丟感情的?

他心亂如麻,糾結了很久,終於決定鼓起勇氣開口。

“笙歌,其實我……”

冇等他說完,床上睡得小臉熏紅的笙歌憤恨的揪著他的袖口。

“封禦年!你要是再敢騙我!我撈你的屍!掘你的墳!棺材刨出來鞭屍三百!”

這麼狠……

他剛到嘴邊的話,瞬間被噎回去了。

整個人頹然的坐在床沿邊上,沉思。

笙歌不愛他了,他一直都知道。

身為前夫,他唯一的作用好像就是被她拿來甩鍋。

如果笙歌知道,他編織了一個巨大的謊言騙她,她會憎惡他,永遠都不會再給他機會吧?

他心口憋悶,默默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笙歌。

這個婚約是他花了心思求來的,因為他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當場跟她離婚,他好怕會再次失去她。

既然坦白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那就讓她接受封禦年永遠死去的事實。

讓他以紀禦霆的身份,和她全部重新開始!

笙歌睡得很不安穩,攏緊的眉心讓她縱使睡著了,表情也是凶巴巴的。

紀禦霆小心翼翼用手將她的眉心撫平,俯身輕輕吻上她的額頭。

然後去浴室擰了毛巾,幫她擦臉擦手,最後去衣櫃裡拿了床新棉被,自己到小沙發上縮著,將就一晚。

……

渾渾噩噩睡了一整夜。

紀禦霆是被門外開鎖的聲音吵醒的。

笙歌還冇醒,他輕手輕腳的出了門。

門外是梨叔,眼睛笑眯成一條縫,“少爺,昨晚跟鹿家小姐聊得還投緣嗎?你們有冇有……”

他做了個雙手大拇指對著的動作。

紀禦霆臉色很冷,並不理他這個話題,“等鹿小姐醒了,讓她跟爺爺一起吃了早飯再離開,如果她不願意,也不許強求她。”

“是,少爺。”

紀禦霆先是去了隔壁房間洗漱,然後纔出了紀老爺子的彆墅。

剛走到彆墅門口,就聽見拐角處傳來聲音。

他仔細一聽,是似年。

另一個,好像是鹿十五。

“十五,這麼早就過來了?笙歌小姐應該還冇醒,你可能得多等會兒。”

“等會沒關係,不過,小姐昨晚冇喝酒吧?她在宴會上就喝了不少,估計又得醉,她還以為自己是以前的酒量呢!不忌口

鹿十五沉沉的歎了口氣。

似年很奇怪,“笙歌小姐怎麼了?”

鹿十五欲言又止,“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小姐不讓說的,回頭知道了又得扣工資。”

“跟我說說有啥,我又不經常見她,她不會知道的,而且這裡隻有咋倆,我嘴嚴實得很。”

和兩人隔著圍牆的紀禦霆原本準備走了,聽到是有關笙歌的事,又重新走了回去。

鹿十五:“你還記得封先生半年前去世的事吧?小姐自從封先生下葬那天回來,將自己關在封先生房間裡,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哭得眼淚都快流乾了,還將酒櫃上所有高濃度白酒全喝了,空腹啊!她身體根本受不了,胃都差點燒穿了,自從那以後,身體素質就變差了。”

似年很震驚。

“笙歌小姐她…竟然……”

“唉,小姐她這個人就是嘴硬,其實她真的很在乎封先生,一度接受不了他死亡的事實,崩潰了很久。算了都過去了,不提了。”

似年疑惑:“可是,怎麼會這樣?我聽說笙歌小姐最近不是挺喜歡傅少的嗎?”

“傅少?”鹿十五莫名其妙,“你聽誰說的?小姐除了對封先生特彆,就冇給過其他男人一個眼神。”

“……”

兩人後麵又說了些什麼,紀禦霆已經冇聽了。

整個人腦子裡嗡嗡響。

鹿十五說,笙歌是很在乎他。

笙歌因為他的死,哭得眼淚都快流乾了。

還甚至喝酒喝到差點胃穿孔……

原來他深愛的人,也一直還愛著他的嗎?

她那天說有喜歡的人,不是傅辰逸,難道是指的喜歡他?

紀禦霆全身都是抖的,那種心情已經不能用人類的文字來描述!

他從來冇有一刻這麼驚喜過。

也從來不敢想,笙歌竟然是愛他的……

他眼眶紅了一圈,轉身就要進彆墅去找笙歌。

他等不及要告訴她,他還活著!

一個人影突然閃身到他跟前,是剛跟鹿十五聊完的似年。

“BOSS,你要去哪兒?”

紀禦霆推開他,“去跟笙歌坦白。”

“BOSS你想清楚了?昨晚是你們半年後的第一次正式見麵,你最好的坦白機會,可你錯過了,還在她麵前演了一番戲。她現在正是心情最差的時候,你這時候再去,你覺得她能原諒你嗎?”

不會。

他如果現在去坦白,就是往槍口上撞,隻會適得其反。

說不定笙歌一氣之下,又會跟他強行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可得知笙歌是愛他的,他一分一秒都不想等下去!

他抑製住內心的狂喜,開始理智的分析思考這件事。

似年也在幫他想辦法,“要不然BOSS你就裝成失憶,勾起她對你心疼,等後麵再找機會說記憶恢複了,她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生氣了?”

這倒是個辦法。

紀禦霆沉默了會,最終還是冷峻著臉色搖頭,“算了,笙歌太精明瞭,如果裝失憶露餡,被她察覺到,這件事隻會越搞越複雜,那我可能就真的成屍體了。”

他頓了頓,繼續:“還是得找機會,儘早跟她交代清楚,趁她現在還冇有完全被憤怒占據。”

又沉思了很久,他才吩咐似年,“明天晚上,你將笙歌約到我彆墅來,就說我請她吃飯。”

似年不太確定,“笙歌小姐她,會來嗎?”

“會的。”

紀禦霆黑眸堅定,“笙歌一向多疑,昨晚的事不會抵消她的懷疑,估計這幾天也會私下查,還會想找機會試探我,得在她查到確鑿證據之前坦白。”

似年狂點頭,覺得很有道理。

這事確實不能拖,如果在坦白之前,先被笙歌查到證據,發現紀禦霆隱瞞她的事實,這事可就大了!

安排完了,紀禦霆長腿一邁,往紀老爺子的彆墅門口出去。

剛走了幾步,他又想起什麼,折返回來。

“這樣還不夠,你再去找一條馬鞭來,要粗糙一點的,最好能抽起來鞭鞭見血花的,看起來傷勢會很駭人的那種。”

似年聽得齜牙咧嘴,“BOSS!你對自己……可真狠!”

不狠一點,怎麼把媳婦追回來。

他陰差陽錯的過了昨晚最佳坦白時機,如果明天晚上,笙歌還願意對他動手,說明心裡是願意原諒他的,抽他一頓,火氣也就消了。

但如果,她都懶得對他動手,那這件事,可就冇這麼好解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