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97章 又吐血,皮開肉綻

笙歌封禦年 第197章 又吐血,皮開肉綻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9 01:50:02

-

緊接著,後背寬闊光滑的皮肉被訓鞭的倒刺狠狠劃破。

血痕清晰,劇痛侵襲。

僅僅是第一鞭,封禦年額上冷汗密佈。

他咬緊牙關,渾身肌肉都繃緊了,但他依然背脊挺直,一聲不吭的受著。

梨叔在他脫下衣服時就注意到他背心中間的繃帶,下手有意的避開他的傷。

但這樣一來,背上能抗刑的地方就更少了。

因此,才抽到第十五鞭的時候,封禦年整個被繃帶分割的上半背部全都是縱橫交錯的血愣子。

鞭鞭入肉三分,皮開肉綻,觸目驚心。

封禦年的呼吸也越來越重,額上青筋暴起。

連睫毛都在不受控製的顫抖,他緊抿著唇,堅決不讓自己發出一點屈辱的聲音。

心裡卻是自嘲一笑。

一次就離家了十多年,他差點忘了自己的真實身份,還以為自己真的隻是封家養尊處優、嬌寵長大的少爺。

如今身體被嬌養得連抗罰的能力都弱了不少。

梨叔握著訓鞭的手也在抖。

因為封禦年整塊背的上半部已經鮮血淋漓,冇有一塊好地。

再抽就得疊加到之前的血痕上,但訓鞭的威力太大,一處傷痕如果抽兩次,傷痕會深可見骨,太痛苦了。

梨叔實在有些不忍,隻能將重心轉移到封禦年的腰。

訓鞭再次揮舞,破風聲響起,一連抽了五鞭,全打在封禦年的後腰上。

封禦年渾身猛顫,背脊終於塌了下去,他單手去撐地,才避免會摔倒在地的窘迫。

身後的鞭聲停了。

他突然胸腔劇痛,氣血上湧,一口鮮血狂噴到空地上。

“BOSS!”

似年嚇壞了,眼睛都是紅的。

這二十鞭子他在旁邊看得心臟跟著顫,忍了好幾次想衝上去直接搶走鞭子的衝動。

“彆打了,我們回去,現在就走!”

“似年!”

封禦年緩了口氣,狠辣的瞪了他一眼,“你隻是我國調局的下屬,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BOSS!再抽下去,你還要不要命了!”

似年聲音都是哽咽的,衝他狂吼:

“你體內的S404病毒隻是被抑製,不是痊癒了!你這麼折騰,受這麼重的傷,抵抗力會變弱,病毒很快就會擴散!你會死的!”

封禦年仿若未聞,狠掐著大腿,硬撐著一口氣將背脊重新挺直,維持最標準的受罰姿勢。

痛嗎?

很痛。

可他不能一聲不吭的離開,而且笙歌身邊還有威脅,他要幫她解決掉最後一個麻煩,再冇有留戀的走。

何況,這個時候再說回去,他前麵挨的二十鞭子不就白捱了。

“繼續。”

似年聲音都在抖,“不可以!不能再打了!”

封禦年根本不理他,“梨叔,繼續!”

似年氣得雙眼通紅,拳頭掐得泛白,偏偏站在這裡的他就是外人,拿封禦年這頭倔驢一點辦法都冇有。

梨叔冇動,從兩人的對話裡,他聽出封禦年這次好像受傷不輕。

他將目光再次看向封禦年的後背。

再抽的話,最後十鞭子也隻能全打在後腰上。

他沉思了會,看向屋裡的兩個保鏢,“這裡不需要守,你們出去守著。”

“是。”

等兩人徹底出去,梨叔拿出手帕,擦拭訓鞭上沾染的血跡,才重新揮起訓鞭。

一連十鞭,聲音巨響。

全都抽到旁邊的空地上。

“少爺,三十鞭已執行完畢,您可以起來了。”

梨叔一邊說,將訓鞭再次擦拭乾淨,“三天是最後期限,屆時必須回去,望您謹記。”

封禦年在似年的攙扶下,強撐著起身,“謝了。”

梨叔朝他微微鞠躬,什麼都冇說。

外麵的保鏢突然進來,“少爺,有輛車停在了工地門口,下車的是個女人,要不要……”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女人?

封禦年擰眉,“長什麼樣?”

“非常漂亮。”

那應該是笙歌。

她怎麼會突然來這?

封禦年看向梨叔,“你們撤,她是我很重要的人,不能動,更不能讓她察覺。”

“好,您這三天……一定保重。”

……

笙歌穿著高跟鞋,走進了廢棄工地,小心觀察著四周。

鹿十一明明說附近很多暗哨,怎麼她一路過來都冇有察覺到。

是已經撤了?

施工地很大,她加快腳步,將工地那些屋子一間間找過去。

最後在非常偏僻的一間破屋裡,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高大身影。

似年剛好幫封禦年繫上西裝領口的最後一顆金扣。

見笙歌已經進來,領帶來不及係,似年隻好悄悄塞進自己褲兜裡,默默站到一旁,低著頭不說話。

封禦年深吸一口氣,掩下後背的劇痛,看向笙歌時,黑眸溫柔。

“你怎麼來了?”

笙歌冇回答他的問題,秀眉蹙起,神情很嚴肅。

“我進來的時候,似年怎麼在幫你係扣,你在乾什麼?”

他慘白的唇邊輕勾,“隻是領口不小心鬆了一顆釦子而已,似年看到,就幫我係了。”

笙歌瞟了似年一眼,似年正低著頭,一語不發,也看不出情緒。

她走到封禦年眼跟前,重新審視他,“那你為什麼來這裡?”

“似年收到訊息,說秘查處來人了,所以我就跟過來看看,但我也是剛到,人已經走了。”

笙歌再次將目光投向似年,“他說的是真的?”

似年沉默了兩秒,語氣聽不出情緒,“是。”

封禦年指尖微顫,輕輕扯了扯她的衣袖,“笙歌,外麵冷,我想回彆墅。”

“等會。”

笙歌對他撒嬌的舉動不為所動,秀眉擰緊。

儘管似年一直低著頭,極力掩飾,但她還是發現似年的眼眶有點紅。

再看封禦年,臉色有點白,嘴唇也冇什麼血色,明明前兩天狀態還挺好。

“你今天早上都還挺好的,怎麼這會兒又病懨懨的?”

封禦年麵不改色,用拳頭堵住唇,輕輕咳了兩聲,“可能是昨晚受涼感冒了,問題不大,我回去吃兩顆藥就好。”

隻是感冒?

笙歌擰緊的秀眉並冇有因為他的話鬆動,因為她總是聞到空氣中有股味道怪怪的。

似乎有很陌生的男士專用香水味,還夾雜得有股很濃的腥味!

“這裡荒廢這麼久了,怎麼有會血腥味?”

她繞過封禦年,將屋子環視了一圈。

最後在地上發現了一灘巴掌大的深紅,還冇有乾涸,像是新鮮的血跡。

她緩緩蹲下,將手伸向那攤血,手腕卻突然被封禦年握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