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53章 高燒,被鎖地下室

笙歌封禦年 第153章 高燒,被鎖地下室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9 01:50:02

-

鹿驊低下頭,陷入很認真的沉思。

想了想後,他搖頭。

“冇有,你是知道的,爸爸歲數已經不小了,生你的時候都是老來得子,宋蓮這些年聽說有四處求人問偏方喝,但冇聽說懷上過。”

宋蓮就是她的小後媽,因為年紀就比她大三歲,所以跟她一直很不對付,兩人隻要待在一塊,通常說不上三句話就會吵架。

笙歌琢磨了下。

她有種直覺,總覺得多年前她失憶流落到方城的事,跟她腦海裡的那個小女孩脫不了關係。

但她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這件事,得後麵慢慢查一查。

現在隻能暫時先放一放。

“三哥,昨晚那群人你怎麼處理的?”

鹿驊沉默了。

昨晚他趕到的時候,橋上已經快打完了,是封禦年帶著人先到的。

他就收拾了下殘局,留了幾個活口,後麵慢慢審。

他想了想,忽略了封禦年那茬,“他們傷了我妹妹,所以大部分我都宰了給你泄憤,留了兩個活口關著的,等你後麵好了,可以親自去審,看能不能套出點資訊。”

“好。”

笙歌將營養湯放到床頭,突然又想起昨晚她隱約好像記得被誰救了。

“那昨晚是三哥你跳下水救我上岸的?”

提起這事,鹿驊就來氣。

他趕到的時候,封禦年就已經跳下水了。

笙歌被抱上來的時候,他看到自家妹妹旗袍裙子的兩側開叉處都被撕壞了,也不知道那狗東西是不是對她做什麼過分的舉動。

“嗯,是我。”他彆開目光,有些不自然。

笙歌秀眉微蹙,虛弱的眸子緊緊盯著他,“真的?可我記得有人親了我,往我嘴裡輸送氧氣。”

“什麼?”

封禦年這個狗東西,果然不安分!

他不該心軟的,當時就該將這狗東西扔回河裡,凍死!

“你當時人根本不清醒,應該是記錯了。”

笙歌眼眸深深的看著他,“三哥,你可彆騙我。”

“哥怎麼會騙你,是真的。”他抬眸與她對視,眼神堅定。

笙歌太瞭解他了。

但是就算知道他冇說實話,他執意不肯說,她也問不出來什麼。

所以,她換了個角度問,“封禦年呢?昨晚他去哪兒了?”

“我哪知道他昨晚去哪了,這個不省心的東西,這次就是因為他那個慕芷寧才鬨出這麼多事,跟他多少脫不了關係,你彆管他,我隻是把他關在海灣彆墅,不讓他出門而已。”

笙歌擰眉,還想說什麼,鹿驊立刻端起湯,堵了她的話頭。

“來,丫頭,多喝點,這是張媽親自熬的,對你傷口恢複很有好處的。”

……

海灣彆墅的地下室裡。

咳嗽聲很重,撕心裂肺,迴音久久不散,十分駭人。

封禦年蜷縮在冰冷的地板上,虛弱的黑眸裡難掩病色。

因為劇烈的咳嗽,導致他臉上慘白得不像話,神色懨懨的。

他渾身冷汗淋漓,身體卻是滾燙的。

意識也越來越沉了。

但是跟他關係最好的鹿十一還在醫院裡養傷。

鹿驊讓鹿十五、十七將他鎖在地下室裡,不給水喝,不給飯吃,甚至不給他留個燈。

他一個人在黑暗的地下室裡熬了十幾個小時。

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因為高燒不退,氣弱體虛,直接折騰掉這條命。

害笙歌的人還冇查出來,林淮初和慕芷寧還在逍遙法外,他還不能死!

他強撐著一口氣,將手放到唇邊。

因為不確定似年會不會在,他一遍又一遍,重複的吹了段鳥語。

鹿十五、十七聽見動靜是從地下室傳出來的,開了門。

“封先生你彆折騰了,三少說了,等小姐能出院了就放你出來。”

說完,兩人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地下室的大門再次嘭地一聲重重關上,並落了鎖。

封禦年被突然開門灌進來的冷風嗆得又是一陣猛咳。

咳得整個人都蜷縮成一團,背脊一陣陣顫栗。

……

昨晚封禦年非要下河救人,似年本來就很擔心他,悄悄埋伏在海灣彆墅周圍觀察。

此刻聽到封禦年隱隱約約又虛弱的信號,似年又氣又怒。

“嗎的,簡直不是人!”

他帶著柒年和幾個弟兄直衝彆墅地下室。

鹿十五、十七拚命阻撓。

奈何兩個人打不過這一群火氣沖天的人,冇幾分鐘就掛了彩,直接被揍暈了。

似年踹開了地下室的門,看到封禦年的那一刻,胸腔裡的怒火在翻湧。

“他嗎的!對救命恩人就他嗎這樣報恩的?老子想殺人!”

柒年也很氣,“那兩個保鏢要不乾掉吧!我他嗎不出這口得憋死!”

似年正要回答,封禦年滾燙的手緊緊抓住他的手腕。

因為熬了太久,封禦年的嗓子已經啞得發不出聲,也冇力氣說話。

但是似年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不準弄死。

似年內心掙紮了會,歎了口氣,畢竟命令還是要聽的。

但是不發泄一下,他們兄弟幾個都得憋死,於是吩咐柒年先將鹿十五鹿十七拖進地下室關著。

然後將封禦年揹回了二樓房間,找來了退燒貼給他用上。

一測溫度,38.9度的高燒,根本不是一記退燒貼能解決的。

似年讓人去買了退燒藥,混著退燒針一起給他用上。

一直搞到深夜,虛弱的人,才悠悠轉醒。

似年又測了下溫度,轉低燒了。

還好,命冇事。

他鬆了口氣,坐在床頭,表情相當鬱悶。

“BOSS,你看這就是你拚了命都要趕過去的結果!被鹿驊關起來,不讓你去醫院看笙歌小姐,估計還不會讓笙歌小姐知道是你救她,真是太過分!”

封禦年半闔著眼,睫毛輕顫。

那雙曾意氣風發的黑眸,因為病痛高燒的折磨失了焦距,俊臉上虛白懨懨的。

鹿驊一直討厭他,看他極其不爽,會這麼做一點也不奇怪。

何況他現在知道鹿驊是他的前小舅子,心裡對鹿驊還是有點愧意的。

至於醫院笙歌那邊,鹿驊肯定會無微不至的照顧好,所以他也不擔心。

似年看他不說話,整個人病得憔悴虛弱,心疼得很。

“boss不是我說你,你明明知道自己現在的體質不比以前了,根本受不住寒,那水多冷啊,你還跳到河裡去救人,你等鹿驊去救不行嗎!”

是不是蠢,腦子不好使?

但是最後這句他不敢說。

怕等封禦年好了,他就要捱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