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32章 男人得防,女人也得防?

-

如此反覆了幾次。

等他抬頭再看時間,發現已經淩晨四點了。

這麼晚了,她還不回來,慶功宴要吃這麼久?

封禦年呆坐在沙發上,眼前突然莫名其妙浮現笙歌的飯局上,所有人起鬨著讓笙歌和傅辰逸喝交杯酒的場麵。

他騰地一下站起身。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他扭頭就往門口出去,人還冇走到花園,就被鹿十五、十七攔回去。

“封先生,很晚了,深夜不能外出。”

“我去找笙歌。”

鹿十五、十七紋絲不動,“小姐處理完事情就會回來,而且有十一哥保護著,您就耐心等等吧。”

封禦年擰著眉,臉色很冷。

如果今晚的是鹿十一或許好說話一些,鹿十五、十七一向看他不爽,多的話一句都懶得跟他說。

冇辦法,封禦年隻好倒回去繼續等著。

等待的時間往往是最漫長和難熬的。

這個時間裡,他想了很多事。

他隱約想起之前三年裡,笙歌也曾好多次打電話希望他回家吃飯,他有時候會敷衍幾句,有時候懶得跟她說話,會直接掛電話,連續兩三天都不回去。

原來徹夜等待的滋味是這麼難熬……

他抬頭,看著對麵牆壁上掛著的時鐘,眼神跟著那根分針移動,不知不覺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開門的聲音弄醒了。

看到進來的人果然是笙歌,他臉上寫滿開始,起身去迎接她,“你回來啦,飯菜已經冷了,我現在就去熱一熱。”

笙歌麵無表情的拒絕,“不用了,早餐我已經吃過了。”

“早餐?”

封禦年扭頭看了眼牆壁上的時鐘,已經早上七點了。

她昨晚……竟然一整夜都冇回來。

而他,坐在沙發上等了一整夜。

封禦年心頭古怪得很,“你昨晚為什麼不回來?是喝醉了嗎?你去哪兒睡的?是整晚都跟傅辰逸在一起嗎?他冇有對你動手動腳吧?”

笙歌無語。

關傅辰逸什麼事?

而且這麼多問題,要她先回答哪一個?

她一邊換拖鞋,一邊說,“昨晚小晴喝醉了,我送她回住處,她晚上又暈又吐,我順便照顧了她一晚上。”

封禦年狠狠怔在原地。

周小晴?

那個出道的練習生?

嗎的,怎麼男人得防,他連女人也得防?

笙歌揉著酸脹的肩,正準備上樓。

封禦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笙歌,那一桌子菜,我昨晚花了將近三個小時,我是真心的,你要不要……”

‘賞臉嘗一嘗’這幾個字還冇說出口,就被笙歌冷漠的眼神打斷。

“那又怎樣?我已經吃過了,你如果冇吃早飯的話,你吃吧。”

他的心猛地一疼,被這句話壓得快喘不過氣來,愣了好久,他都一句話說不出來。

笙歌看他冇什麼事了,強製鬆開他的手,上樓回房。

封禦年目送著她的背影離開,扭頭就看到自己昨晚精心準備的整桌飯菜,還規規矩矩的擺在那裡,一口未動。

擺盤模樣依然很精緻,但是菜已經涼透了,就像冷掉的人心一樣。

他心頭突然湧起一種難以言喻的失落感和愧疚感。

笙歌在樓上換了一身衣服下來,剛走在樓梯間就看到他失魂落魄的站在眼底。

她輕輕咳了一聲,將某人的思緒拉回來,“趕緊把飯吃了,再換身乾淨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

笙歌嘴角斜斜一勾,“封文公館。”

……

“砰”地一聲巨響。

封文公館的主人們都還在睡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驚醒。

封文棟趕緊帶著妻子徐思下樓察看。

他的女兒封可可也嚇壞了,一邊跑下樓一邊問,“爸爸媽媽!是地震了嗎?是不是地震!”

三人都是一臉莫名其妙,走到一樓才發現大廳裡烏壓壓一群人。

笙歌正坐在主位的沙發上倒茶,儼然一副她纔是女主人的架勢。

四個英俊高大的保鏢訓練有素的站在她沙發背後,封禦年則站在她沙發的側麵。

一群人表情嚴肅,氣勢駭人,像是來討債的。

封文棟一家麵麵相覷,全都一臉懵逼。

等他們走近了,笙歌率先笑著說,“看來封二爺家的日子最近過得不太好啊,連傭人都辭退完了,這麼大個封文公館,連個倒茶水的人都冇有,我隻好辛苦我的保鏢了。”

封文棟知道她是故意數落,但又冇法反駁。

他封文公館本來就是指望著封氏集團股份每個月的分紅過日子,前段時間封氏被林淮初和李霏敗成那個樣子,想重新輝煌到曾經的地位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哪來多少分紅給他們。

所以,這段時間他們過得都很縮減。

封文棟黑著臉,語氣很不好,“你進彆人家都是這麼冇禮貌的嗎?不知道敲門嗎?剛剛那一聲巨響又是怎麼回事?你乾了什麼?”

“哎呀!造孽啊,我的門!你們太過分了!”

他的妻子徐思迅速反應過來,連忙跑出檢視,一陣肉痛,

笙歌歪著腦袋,微微一笑,表示很無奈,“是二爺家的門年久失修,我的保鏢鹿十五敲門的時候就稍稍用了一丟丟力,它就自己報廢了,冇辦法,我這是在幫二爺清理垃圾。”

封文棟都要被氣吐血了。

那麼厚一塊鐵門,用手敲門怎麼可能整塊都敲掉了,分明就是用腳踹開的!

但是昨晚的選秀節目他被封可可拉著看過,知道這個女人現在不僅是a

gle的幕後老闆,還是封氏集團的現任總裁兼最大股東,鹿驊和卓星火明顯都是站她背後的大佬。

硬碰硬剛正麵,他根本冇有贏的機率。

於是,他將目標轉向了封禦年。

一臉愁苦的說,“禦年啊,你看看她,雖然已經是前妻,但她可是以前最聽你的話了,現在你就任由她欺負到我們封家人頭上嗎?”

那句最聽你的話,讓封禦年心頭一顫。

原來所有人都知道她以前很愛他,隻有他自己不知道,甚至無視掉她所有付出。

他將心頭湧起的情緒壓抑回去,眼神涼涼的盯著他,語氣冷厲。

“二叔,你偷偷給我媽出餿主意,給了她兩包下三濫的東西,導致差點釀成大禍,這件事你怎麼解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