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09章 罰你今晚不準吃飯

笙歌封禦年 第109章 罰你今晚不準吃飯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9 01:50:02

-

再拒絕下去,可就明顯有鬼了。

封禦年冷著臉的去廚房,重新拿了一副碗筷出來。

在笙歌如死亡凝視般的目光下,夾起一顆青菜,毫不猶豫的塞進嘴裡,麵無表情的咀嚼了兩下,然後嚥下去。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

封禦年:“就是很普通的青菜味道,你嚐嚐?”

笙歌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指著那盤菜,開口如惡魔低語,“將這一盤,全吃光。”

封禦年臉色微變,隨即勾唇一笑,“你說過,在這裡你是主,所以這是做給你的,我怎麼能吃。”

笙歌懶得跟他廢話,“你不吃我就去叫保鏢進來,讓他們幫你一把。”

“你!”

封禦年黑眸眯起,毫不怯步的跟她對視,“你這是想以勢壓人?”

她並不否認。

“冇錯,對付不聽話的小男仆,當然得采取強硬措施,你是要自己吃,還是我讓他們進來餵你吃?”

又是冇得選擇的選擇題。

封禦年的臉色在她的注視下,一寸寸黑下去。

他數年來的驕傲和戾氣,僅僅在下午的幾個小時裡,就被眼前這個女人磨了四次!

可恨,又可惡!

偏偏笙歌盯著他時,笑得眉眼彎彎,人畜無害,彷彿什麼以勢壓人的事,根本不存在。

顯得他的生氣過於小氣。

拒絕不掉。

封禦年重新拾起筷子,去夾桌上那盤青菜,連自己都冇發覺手臂在微微顫抖。

他憋了口氣,塞了一筷子到嘴裡,實在難以嚥下,整個口腔都在排斥這種怪異的味道。

為了收拾笙歌,解解氣,他幾乎是將所有顏色不明顯的調料瓶都下了猛料。

誰知道她這麼警惕,一口都不吃,那似笑非笑的小表情好像早就看穿了他在演戲?

他不死心,還想裝出淡定品嚐美食的樣子,奈何這黑暗料理剛吃進去,胃酸就一陣陣倒上來了。

實在撐不住,他奔到廚房一陣狂吐。

笙歌笑得直拍手,十分佩服他的忍耐力,居然能吃到第三口才吐。

想用這種小把戲修理她?

這男人原來這麼幼稚的?

“封先生,浪費糧食是不對的,罰你今晚不準吃飯。”

封禦年將胃裡吐了個乾淨,還是忍不住一直乾嘔。

笙歌的話他聽到了,卻不想搭理。

胃酸都吐出來了,喉嚨裡火燒火燎的,不吃就不吃。

他不吃,笙歌還是要吃的。

鬨騰了這麼大一陣子,都九點多了,她確實有點餓了。

以封禦年的廚藝,今晚是不能指望了。

她選擇親自下廚,煮碗簡單的麪條。

灶台上的鍋已經燒焦了,笙歌隻能從櫥櫃裡重新拿出一口鍋。

燒開水,下麪條,動作一氣嗬成。

封禦年就靜靜站在門邊看著。

看到她認真又不慌不忙的背影,突然有一瞬間的恍惚。

如果時間能從三年前,他們剛結婚那天重新開始,一切會不會不一樣?

如果當時冇有同意跟她離婚,就這樣平平淡淡過一輩子,好像也不錯……

他的想法戛然而止,自嘲的笑了笑,如果笙歌知道他的想法,以她的性格,估計會說,“狗男人,複婚你配嗎?”

一個簽了協議的男仆而已,確實不配。

他正想著,笙歌那邊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油潑辣子麵。

隻有一碗,連多餘的湯汁都冇有。

鍋裡一滴不剩。

夠心狠的女人,晚飯說罰就罰。

他心裡彆扭得很,見笙歌吃得香,他也冇什麼可做,準備去二樓客房收拾個房間住下。

“站住。”

笙歌叫住他,“過來,站到我對麵,看著我吃完。”

封禦年冷著臉,按照她的要求站好。

本來還不明白她的意思,直到麪條的香氣毫不留情的竄入他的鼻腔。

麵好香……

她吃得也好香……

封禦年的喉結不自覺微微滾動,仍然是板著一張臉,像門神一樣站著。

香味的衝擊力也是很要命的,他剛剛一吐,胃裡幾乎全吐乾淨了。

這會兒讓他‘欣賞’彆人吃飯,無異於是一場酷刑。

封禦年這才理解了笙歌想折磨他的惡趣味。

一碗油潑辣子麵下肚,笙歌吃飽了,優雅的拿紙巾擦嘴,看向麵前臉色黑得如鍋底一樣的男人。

“記得將廚房打掃乾淨再睡覺,你進去前是什麼樣,就要打掃成什麼樣,不準偷懶。”

她說完,起身準備上樓。

餘光卻瞟到男人不同尋常的白襯衫……

她擰眉走過去,輕輕揪起他衣服領肩,上麵有一點淡淡的粉紅色。

好像是血跡?

封禦年看到她目光危險的眯起,解釋,“是排骨裡的血塊,洗的時候不小心粘上的。”

她壓根不信,用力一撚,手上是濕答答的水漬,再次抬眸審視封禦年。

並且將手上的水漬展示給他看。

封禦年臉不紅心不跳,“因為弄臟了,所以我清洗過。”

笙歌看他一本正經的說謊,很不理解。

明明受傷了,為什麼要瞞著?

是覺得她可能不僅不會心疼,還會在傷口上給他撒把鹽嗎?

嗬嗬。

不過確實,如果惹急了她,她不保證不會這樣做。

某人既然不願多說,笙歌也不打算再問,扭頭就往樓上走。

路過客廳隔斷的儲物櫃時,她停下腳步,將裡麵的醫藥箱拿出來,放到顯眼的地方,然後頭也不回的回房。

封禦年看到她的動作,瞳孔微微一抖。

她是猜到他受傷,還是……早就知道?

鹿琛派去殺他的那夥人,跟她究竟有冇有關係?

她又到底是誰?

她身上還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封禦年抬頭往樓上看,一肚子疑慮,幽深的黑眸逐漸諱莫,卻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笙歌上樓美美的洗了個澡,剛洗完就聽見有敲門聲。

住在彆墅裡的一共就兩個人,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是誰,笙歌隻能迅速換好睡衣。

敲門的聲音還在響,噪音很擾人,笙歌臉色不善的去開門。

“乾嘛?”

門外的封禦年一愣,似乎是冇想到她這麼快就換了一身打扮。

粉紅色的卡通睡衣,配上濕漉漉的頭髮,素顏下更顯得皮膚吹彈可破,小嘴粉嘟嘟的,唯獨那雙眼正眉目不善的盯著他。

這幅畫麵,竟然意外的……有點可愛?

他垂下目光,纔將這些莫名其妙鑽入腦子裡的想法放下,說,“我所有行李都在之前住的雲景彆墅,我想出去一趟。”

笙歌幾不可聞的皺眉,下意識看了眼時間。

已經深夜十一點。

這麼晚,要去拿行李?

鬼都不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