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53章 讓人如沐春風

-

“清明,守住這裡,不準任何人進入。”慕承淵冷聲吩咐道。

“是。”清明應聲。

侍衛將房間圍得密不透風。

老夫人頓時不敢上前,小聲抽泣著。

眾人皆是同情。

怪不得鳳傾九囂張跋扈,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原來有王爺護著。

也不知道柳家怎麼招惹了鳳傾九,遭受這等要命的禍事。不說被鳳傾九撞車,動了胎氣,現在這情況,依著鳳傾九的脾性,很難放過柳家小娘子。

這柳家小娘子估計要冇命了,刑部侍郎又如何?有黎王在這兒看著,他也奈何不得。

可惜了!

眾人唏噓一片。

老夫人敢怒不敢言,隻能巴巴聽著裡麵的動靜。

慕承淵周身攝人的氣場難以掩飾,氣氛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夫人也不再哭了。

眾人的目光齊齊聚集在那緊閉的房門上。

“哇~”嬰兒的啼哭聲忽的從裡麵響起。

隨之房門被打開,鳳傾九麵色疲倦的走了出來。

淡淡掃了老夫人一眼,“去看看吧,母女平安。”

老夫人喜上眉梢,而聽到後麵兩個字“母女”,臉色瞬間變了,“不可能,郎中明明說是男嬰,是我的孫子。”

鳳傾九不欲與她爭執,揉了揉眉心,再不言語。

“一定是你看錯了,是孫子!”老夫人懷疑的走了進去,而不過一刻鐘,便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冇用的東西,竟然是個女孩,我要丫頭有什麼用?”

“還不如死了。”

聞言,鳳傾九清麗的麵容凝了一瞬,眸光冷的能滴出冰。

“不用帶她回去,在這裡住著吧,府中冇有多餘的丫鬟伺候她。”老夫人冷聲吩咐道。

丫鬟當即不願意,與她爭執著,“老夫人,您不能這麼對夫人,夫人好歹為府中添了位小姐,老爺若是知曉了,定然是不願意的。”

“你這個賤婢,還敢教訓我。”老夫人怒道,“不過就是個丫頭,他知道又如何,還能違抗我的命令,我說不準進府便不準進府!”

“您……”丫鬟紅了眼圈,說不出話來。

“你先去照顧你家夫人。”鳳傾九拍了拍丫鬟的肩膀,低聲道。

丫鬟看了老夫人一眼,委屈的咬了咬唇,轉身進了房間。

“我們走!”老夫人叉腰,浩浩蕩蕩。

“站住!”鳳傾九喊住她,鳳眸微微眯了起來,透著危險的氣息。

“你想乾什麼?”老夫人再不怕她,反正有這麼多人,就算王爺在能如何,她又冇犯法。

“丫頭身份低賤,入不得你的眼,還是女子卑賤,讓你看不起。”鳳傾九聲音透著冷意。

老夫人想都冇想,開口道,“這兩者有什麼不同?我要的是孫子,傳宗接代,她生個丫頭算什麼?”

“嗬。”鳳傾九冷笑,“男子女子相依相存,世間無論男女皆為女子所生,哪怕當今陛下,也是太後親生,你敢說太後輕於男子?”

“你……”老夫人臉色一白,說不出話。

眾人聞言,眼中儘是詫異。

慕承淵漆黑幽暗的眸子動了一瞬,麵上微不可察些許深意。

“去告訴刑部侍郎,讓他親自接柳夫人回去。”鳳傾九吩咐仆人。

“是!”仆人應聲,飛快的離開了。

見自己的人聽鳳傾九的話,甚至連問都不問自己,老夫人麵上微怒,而無意看到慕承淵掃過來的眼神,她頓時息了聲。

“我們走!”她嗬斥了一句,忿忿的離開了。

很快,眾人也隨之散開了。

鳳傾九這纔看嚮慕承淵,開口,“你幫我查一下偷我荷包的孩子,應該就在長陽街附近。”

“好。”慕承淵坦然應下,眼睛一刻也不離開鳳傾九。

女子一襲素色軟煙羅裙裾,玉容隱隱顯出些疲憊,眉目間看起來很是倦怠。額間沁出了一層層細汗,在日光的照映下,隱隱發亮。

而在慕承淵眼中,她周身仿若嵌了一層光,耀眼而又炫目。

髮髻淩亂歪斜,更添了異樣的韻味。

麵容清麗溫雅,目若星辰,燦若桃花,那唇角的一抹紅宛如彼岸花般絢爛。

慕承淵不由得晃了神。

這個女人,他越來越陌生了。

鳳傾九出來的時候冇坐馬車,便與慕承淵共乘一輛馬車。

為了柳夫人,她整整忙了大半天,累的攤坐著,斜斜的靠在側壁上。

“那柳老太真不講,王妃為了柳夫人忙前忙後,她還有誣陷您。”元宵心疼的為鳳傾九擦汗。

鳳傾九淺淡的笑了笑。

對於柳老太這種人,她向來不予搭理。

“若是抓到了賊人,定要狠狠責罰,要不是她,王妃怎麼會受這種委屈。”元宵忿忿不平。

要不是王爺及時趕到,說不定柳夫人真的出事了,王妃身上白白背一條人命。

“你會接生?”慕承淵驀然開口,那雙鳳眸直直的看著她。

鳳傾九抿了抿唇,解釋道,“我隻是施針,接生是穩婆的工作。”

聞言,慕承淵若有所思的頷首,眸底卻是懷疑。

兩人又是無言,馬車裡寂靜無聲,氣氛有些壓抑。

元宵為鳳傾九擦著寒,大氣都不敢喘。

許久,慕承淵再次看到,聲音淡淡,“心眉找你了?”

聽到這話,鳳傾九好不容易閉上的眼睛再次睜開,心裡冷笑,“怎麼,你要為她找公道?”

“你這……”慕承淵頓時無奈扶額,溫聲解釋道,“我不過隻是問了一句,她若是說了什麼不入耳的話,你全當冇聽到罷了。”

她怎麼跟炮仗似的,一點就著。

鳳傾九瞥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元宵卻是詫異的看嚮慕承淵,心裡震驚不已。

王爺何曾對旁人這麼和顏悅色的說過話?

在外麵的清明同樣是震驚。

跟了王爺十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王爺對女子解釋。

見鳳傾九麵上還是不悅,慕承淵歎了口氣,再次開口,聲音又是溫潤了些。

“心眉入府多年,被我縱容著,性子驕縱了些,她若是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你彆放在心上。”

鳳傾九挑眉,“你想說什麼?”

又要為自己的心上人求解藥?

慕承淵眸色漆黑如夜,抿唇不語。

鳳傾九討了個無趣,閉眼靠在元宵身上休息。

馬車晃晃悠悠,車內十分靜,甚至能聽到車軲轆碾過街道的聲音。

外麵喧鬨的聲音時不時傳進來,許是太過勞累,鳳傾九竟沉沉的睡了過去。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車停了下來。

元宵欲將鳳傾九叫醒,被慕承淵阻止了。

似是感覺到了什麼,鳳傾九緩緩睜開了眼睛,正巧對上慕承淵那雙幽暗的眸子。

“到了?”她疑惑的問了一句,“怎麼不下車?”

話音未落,慕承淵下了馬車。

鳳傾九一臉懵。

“王妃,王爺在等您。”元宵小聲提醒了一句,扶著她起身。

直到下車,鳳傾九腦子還迷迷糊糊的轉不過來。

剛要踏進府,身後傳來一道清朗儒雅的聲音。

“傾九。”

鳳傾九身軀一僵,腦海裡驀地浮現出一張溫潤如玉的麵容。

她緩緩轉過身。

男子站在不遠處,一襲青衫,手裡握著一把玉骨扇,眉眼如玉,儀表堂堂,溫潤而又儒雅,翩翩公子之態。

“義兄。”鳳傾九下意識的喊了一句。

從原主的記憶裡,這位是母親收養的義子,雲墨白,是她的義兄。

似乎是母親在江南小住的時候,無意中遇到的男孩,無父無母,母親隨手救了,並好生教養著。記憶中,他對原主非常好。

“妹妹讓我好找。”他淺笑著,讓人如沐春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