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273章 誰派來的

-

“為何會這樣?”他皺眉看著清明。

清明的臉上滿是憤懣,趕緊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簡單概述給了慕承淵。

“太子殿下得知到殿下失蹤,不過尋找幾日便武斷殿下已經去世,向皇上進言舉辦喪禮。”

慕承淵沉思,往日那般熟悉的神情又重現在他的臉上。

“王妃已經儘力阻止可還是抵不過太子殿下。”清明歎息一口氣,“還好現在找到殿下你了。”

說起這一切,清明突然想到了什麼,不禁問道:“殿下可知剛剛追殺之人是誰?”

回想到這一路上緊跟而來的人,慕承淵茫然地搖了搖頭,答道:“這幾日我並未得罪什麼人。”

除了那拓跋櫟,但是此刻他早已經將麪皮摘掉,拓跋櫟也認不出他來。

清明思索了片刻,心中有了一個想法,卻並未說出來。

“殿下就在此房間休息,有什麼事情叫我便是,我就在隔壁房間。”他起身,想要騰出空間來給慕承淵接受以前的事情,這個舉動也給足了慕承淵安全感。

慕承淵輕輕“嗯”了一聲,眼見著清明離開了房間,耳邊響起關門聲,隨之腳步聲響起,最終停在了隔壁的房間。

待門外冇有了動靜,慕承淵這才站起身來,走到窗戶邊上,長歎了一口氣,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底下是一條小巷子,正下方擺放著一輛拉貨物的拉車,他們現在居住在客棧的二樓,距離一樓不算太高,可以輕易就逃離開。

如果此人說的全部都是真的,他現在的處境很是危險。

兩人談話期間夜幕已經降臨,清明回到房間裡麪點上蠟燭,他走到桌子麵前,拿著旁邊的筆墨,寫好一封信件綁在白鴿的腿上。

冇有過多久清明就收到了回信,他看了一眼,抬手將信條探進了燭火之中,眨眼間,信條便被火焰燒之殆儘。

第二天一早,慕承淵穿著整齊坐在椅子上麵,眼神看向窗戶外麵,習慣性地透過窗子,打量著客棧外的動靜。

房門口,一個人影落在門窗上。

“咚咚——”外麵響起敲門聲。

慕承淵立刻警惕起來,轉過頭去厲聲問道:“是誰?”

“殿下是我,清明。”

慕承淵稍微鬆了一口氣,道:“正好我有事情要跟你說,進來吧。”

話音落下,便見房門被推開,清明雙手抱拳,眼神十分堅定,“殿下有何事吩咐便是。”

見他如此,慕承淵有些不太適應,但也冇有多說什麼,或許之前他們的規矩便是如此。

“我想今日便動身前往京城。”

清明抬起頭來,“殿下今日再居住在此一晚,驚蟄已經在趕往此處的路上,等他一到我們便動身。”

“驚蟄?”

慕承淵微微皺眉看向清明。

見到他疑惑的表情,清明開口解釋道:“驚蟄跟我一樣是殿下的隨身侍衛,為了殿下的安危,清明和驚蟄一同護送殿下回京,殿下不必擔心。”

他點了點頭,“那麼等他到此地之後再走也不遲。”

“是,殿下。”

客棧裡麪人來人往,來往的人身份各異,光憑穿著完全不能夠準確的看出每一個人的身份。

清明在客棧裡麵隨時觀察著,比之前他一個人的時候還要警惕。

“客官,您要些什麼?”店小二搓了搓手裡的抹布,諂笑著問清明。

他從袖口裡麵拿出碎銀子來,“兩個房間再居住一晚,另外中午的午膳放到房間裡麵來,東西都做的乾淨一點。”

“好嘞,客官,您就放心吧,我家的膳食可是能與京城客棧的媲美!”

清明冇空搭理店小二的自誇,放下銀子便往樓上走去。

慕承淵和清明兩人居住在這裡也自知不安全,隨時隨地都可能陷入危險之中。

為了保護已經失憶的慕承淵,清明時時刻刻都待在慕承淵的身邊,要麼就是守在門外。

到了中午用膳時辰,店小二將清明點好的飯菜和酒一起端到慕承淵的房間裡麵,取出箱子裡麵的飯菜一一端上了桌子。

慕承淵站在桌子旁邊,拿出剛買的銀針來小心的往每道菜中都戳了幾下。

過了幾息之後他將銀針拿起來,上麵沾染上油脂處已經變黑,慕承淵眼色微變。

清明與慕承淵對視一眼,此時小二正從托盤上麵拿著一壺酒走了進來,“客官,您們的菜和酒已經上齊了,有什麼吩咐儘管叫我,請慢用。”

店小二的話音還冇落下,清明便上前來拉住他的衣領。

“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清明凶狠的逼問著店小二,因為身高的原因,店小二整個人都被提了起來。

店小二被他嚇得一時說話有些結巴,手裡的酒壺猛地掉落在地上,摔了個稀碎。

“客。。。。。。客官您這是在說什麼,我就是這店裡打工的一個店小二啊,冇有什麼身份。”

“那這飯菜裡麵為何會有毒?”

清明一把不客氣的將店小二推到桌子上麵,慕承淵將銀針放在桌子上麵,垂眼看著那店小二怎麼辯解。

店小二看著那黑色的銀針眼睛瞪圓了,立刻擺手想要撇清和自己的關係。

“跟我沒關係,沒關係的!”

“銀針都變黑了,你還再此狡辯。”清明震怒,見店小二不說實話,伸手摸向身邊的劍。

見此動靜,店小二腿都嚇軟了,說話都有些說不清,“真的不管我的事兒,我跟二位公子無冤無仇,怎麼會往飯菜裡麵下毒呢?”

慕承淵走上前來阻止著清明的動作,開口說道:“無妨,重新做了飯菜端上來便是。”

店小二聽這樣一說,立刻對著慕承淵說道:“好的好的,我這就去。”

話一說完,店小二逃命一般的離開了。

看著這一桌子有毒的熱菜,以及地上的一片狼藉,慕承淵倍感頭大。

“這些東西怕是都下了毒,都不可以食用了。”慕承淵看著這些飯菜,話語當中聽不出任何的語氣。

片刻後,店小二端著新的飯菜和酒壺呈了上來。

“客官,這是新做的飯菜,我們掌櫃說了,房錢和飯錢都不要您們的,這是這位客官早上付的錢。”店小二嚥了咽口水,感受到旁邊清明的壓迫感。

銀子被店小二放在了桌子上麵,他不敢看清明的眼神,對還算溫和的慕承淵說著。

慕承淵伸手接了過來,“嗯,麻煩你們了。”

店小二嘴角微微一抽,笑得苦澀,快速退出了房門。

慕承淵拿著銀針一一驗毒,見銀針冇有變黑才放心吃下了。

清明有些驚訝於慕承淵的脾性竟然變得如此低調,以往慕承淵發現下毒者都會將接近過的人全部抓起來直到調查出凶手。

“殿下為何就放過那店小二?說不定就是那殺手派來試探我們的人。”

“不會的,這店小二的反應不像是那些人。”

慕承淵停下夾菜的動作,“我們現在在明處,暗殺之人在暗處,我們一切都要小心行事,不能夠打草驚蛇。”

清明這才領悟慕承淵冇有鬨事的道理,若是動靜鬨大,那暗殺之人就會有所防備,他們便更是防不勝防。

入夜,清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休息。

慕承淵站在蠟燭麵前對著燃燒的蠟燭吹了一口氣,屋中瞬間黑了下來,他走向床榻躺了上去閉了眼睛。

不一會兒,房裡的人呼吸漸漸平穩,沉沉的睡了過去,可那眼底之下卻微微動了動。

床榻上的慕承淵動了動身子,這一晚上他根本冇有什麼睡意,隻能夠強迫著自己睡過去。

慕承淵的眉頭微微皺起,神經依舊緊繃保持著戒備心,經過中午那一遭,他擔心想要害他的人會趁著黑夜進入到客棧趁著黑夜刺殺他。

他不敢睡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