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科幻 > 鬼手醫妃:王爺休書請拿好! > 第192章 那不是自找死路

-

“酸的。”慕承淵堅持,“特彆酸,不好吃。”

“你憑什麼說糖葫蘆不好吃,好吃!”鳳傾九當著慕承淵的麵咬了一大口。

“嗯,好吃。”慕承淵薄唇微微挑起,眼眸微閃。

“既然好吃,這些都是你的。”他又補充了一句。

鳳傾九遞給元宵與清明幾串,手裡拿著,嘴裡又咬著一串。

慕承淵帶著鳳傾九悠閒的逛著,在炒板栗的小攤上頓住了腳步。

小販一看兩人衣著華麗,頓時笑容滿麵,“老爺,夫人,要來一份炒板栗嗎?”

“要嗎?”慕承淵看向鳳傾九。

“不要。”鳳傾九甩他一個白眼。

“夫人,我們的炒板栗特彆好吃,軟蠕香甜,整個京城都做不出這個味道。”小販緊忙介紹道,生怕錯失他們這個大客戶。

說著他遞給鳳傾九一顆板栗,“您先嚐嘗。”

鳳傾九躲過,搖頭,“我不吃這個。”

如果慕承淵不在身邊,她一定要買兩份。

“兩份炒板栗。”慕承淵看向小販道。

“好嘞。”小販喜笑顏開,興沖沖的拿了兩份熱乎乎的炒板栗,遞給慕承淵。

慕承淵接過直接塞給了鳳傾九。

“我不要!”鳳傾九嫌棄。

狗男人的東西,她不稀罕。

不就是炒板栗嗎?她又不是買不起。

“王爺,王妃喜歡剝了皮的板栗。”元宵打趣道。

聞言,慕承淵抬眸看向元宵,若有所思的點頭,“原來如此。”

隨後打開袋子,那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拿出來一顆板栗,小心翼翼剝開。

看向鳳傾九,“要不要嚐嚐。”

他語氣帶著小心,又帶著些無辜。

頓時將鳳傾九逗笑了,心裡頭的氣瞬間煙消雲散。

“慕承淵,你這是做什麼?討好我?”她笑出了聲。

誰能想到這麼冷冰冰的慕承淵,還能給她剝板栗?

鳳傾九瞬間想到了二十一世紀網絡上最火的“猛男落淚”四個字。

“對。”慕承淵供認不諱。

清明抽了抽嘴角,頭低得更深。

這還是他家那個冷麪王爺嗎?

元宵亦是難以置信,驚訝的合不攏嘴。

鳳傾九頓時愣住,杵在原地看著慕承淵晃了神,

他……他竟然承認了!

怎麼會?

“要吃嗎?”慕承淵又問了一次,這次冇給鳳傾九拒絕的機會,直接塞到了她手裡。

鳳傾九也不再矯情了,咬了一口。

“王妃,前麵有桂花酥。”元宵眼中儘是希冀。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鳳傾九無奈笑道。

元宵喜歡吃糕點,尤其是桂花酥。

每次出來都要買不少帶回去。

“奴婢自己去就行,您跟王爺逛逛吧。”元宵低聲道,看了慕承淵一眼,又很快縮回了目光,麵露怯色。

元宵害怕慕承淵,鳳傾九是知道的,便也冇勉強。

“行,讓清明跟你一起去。”鳳傾九抬眸看向清明,吩咐,“你跟著元宵。”

“是。”清明抱拳行禮。

“我們在前麪茶樓等你們。”鳳傾九抬起下巴指了指不遠處的茶樓。

“好。”元宵應了一聲,拉著清明轉眼間消失在眼前。

見元宵這般迫不及待,鳳傾九失笑搖頭。

這丫頭!

“我們走吧,去茶樓坐坐。”鳳傾九指了指不遠處的小茶樓。

“嗯。”慕承淵頷首。

他握住鳳傾九的手,步履沉穩而又緩慢。

鳳傾九心口不由得顫動了一下,有股暖流湧過,渾身發麻。

她不知道這麼什麼滋味,很陌生,又很舒服。

慕承淵的手寬大而又溫熱,像一團火,似乎要灼進她的手心裡。

兩人來到茶樓,小二立刻張羅著詢問喝點什麼。

“一壺雨後龍井,一碟芙蓉酥。”慕承淵開口道,頓了頓,又想到什麼,補充了一句,“芙蓉酥不要太甜。”

“好嘞,客官裡麵請。”小二將兩人領到一樓寬敞的包間,便離開了。

鳳傾九眨了眨眼,疑惑的看著慕承淵,十分不解。

他怎麼知道自己不愛吃甜?

平日無事的時候,她習慣喝雨後龍井,搭配芙蓉酥。

除了元宵跟芙蓉,故桂苑的其他丫鬟都不知道。

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而慕承淵像是未曾察覺似的,抬眸淡淡瞥向鳳傾九,唇角噙了一抹淡笑。

“王妃可是喜歡上本王了?”他語氣輕挑。

“怎麼可能!”鳳傾九不屑冷嗤,拈起了一塊糕點,咬了一口。

喜歡他?

那不是自找死路嗎?

她纔沒那麼傻!

“我可不是月心眉那個冇腦子的。”她翻了個白眼。

也就月心眉會喜歡他。

冷冰冰的,涼薄冷漠。

慕承淵心底驚起了一層波瀾,有些不舒服。

真的不會喜歡他嗎?

那她喜歡誰?

言祁?還是雲墨白?

一想到他們兩個,慕承淵眼眸眯了起來。

看來得想個辦法把他們兩個弄走!

省得整天在眼皮子底下礙眼。

就因為鳳傾九一句話,言祁與雲墨白已經被慕承淵算計上了。

“師父在世的時候,心眉還小,他經常跟在我身後,單純可愛,心地又善良。我一直把她當成妹妹。”慕承淵溫聲道,想起以前的事,他唇角勾勒一抹笑意,麵上儘是柔和。

“你想說什麼?”鳳傾九不耐煩。

她對鳳傾九的事情不感興趣,更不想知道兩人之間的事。

他們如何,跟她冇有一點關係。

每每聽到慕承淵替月心眉說話,鳳傾九心裡一陣煩躁。

“如果你心疼她,現在就走。”她指了一下門口。

“你這個女人……”慕承淵無奈的歎了口氣。

一遇到心眉的事,她就炸毛。

“我不可理喻,囂張跋扈,心狠手辣,鐵石心腸,是嗎?”鳳傾九臉色冷了下來。

慕承淵:……

他無言以對。

鳳傾九冷哼一聲,不再搭理他。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冷下來,寂靜的有些尷尬。

茶樓不起眼的一處,兩道目光直直的盯著這裡。

“怎麼回事?王爺跟王妃又吵起來了?”元宵疑惑的皺了皺眉頭,“王妃的臉色不好看呀。”

“是不是王爺說了什麼不合適的話?”清明湊在元宵身旁,緊緊盯著慕承淵與鳳傾九。

元宵怨恨的瞪清明一眼,責怪道,“肯定是王爺惹了王妃生氣,說不定還是因為月側妃。”

“怎麼會因為月側妃呢?王爺已經下令要撤掉月側妃的身份。並且王爺對王妃那麼好,你又不是冇看到。”清明為慕承淵辯解。

“巧言令色,什麼主子就有什麼奴才!”元宵頓時怒氣沖沖狠狠捶向清明,“王爺跟月側妃那麼多年的感情,又後悔了也不好說。彆跟我坐在一起,我討厭你。”

清明:……

這怎麼還搞連帶呢……

元宵起身便要去找鳳傾九·,反對清明拉住。

“你彆去,王爺跟王妃正在吵架,小心連累你。”清明提醒道。

“那你說怎麼辦?我就這麼看著嗎?”元宵語氣中帶著怒氣。

“我們先等等看。”清明耐著性子道,汗顏不已。

真不愧是王妃的貼身丫鬟,跟王妃一個脾性,暴脾氣。

正在爭執間,元宵無意間瞥到鳳傾九,發現她臉上怒意已經消散了。

“欸,王爺把王妃哄好了?”她詫異道。

清明也緊忙看去。

慕承淵深深歎了口氣,“我跟你解釋了多少次,心眉於我隻是妹妹,更何況當初師父為了救我而去世,我怎能對她不管不顧?”

“所以呢?”鳳傾九冷哼。

就因為她是恩師的女兒,就能為非作歹,不分是非?

要是有這麼好的事,她也去救個人。

“我之前的確對她縱容了些,也是因為我對她不甚瞭解,以至於讓她犯下這麼大的過錯。”慕承淵耐著性子解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