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曆史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354章 好險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第354章 好險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20 17:00:35

-鳳傾九半夢半醒間感到一股強烈的窺伺。

她睡眠本就淺,這些日子因為掛心疫病的事,更是輾轉反側,夜夜難寐,今兒個也實在是累得很了,方纔睡得早些,卻也睡得不沉。

在察覺到異樣的刹那,她猛地就睜開了眼。

入目所及,大片陰影。

那分明是有人站在自己床邊!

心頭彆的一跳,她下意識就將手伸向枕下。

一隻骨節修長的大手先一步按住她。

“彆怕,是本王。”

熟悉的清朗嗓音,一下驅散了眉間陰霾。

鳳傾九驚喜地抬起頭,“承淵,你怎麼回來了?”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趁夜趕回的慕承淵。

隻是相較於眉開眼笑,又驚又喜的鳳傾九,他眉心微蹙,表情卻不太好看。

鳳傾九何其敏銳,幾乎是立刻就發現了他的異樣。

臉上的笑意慢慢凝固,她有些遲疑地開口:“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慕承淵很想厲聲責問她為什麼不好好保護自己,可看著她懵懂的眼眸,卻到底狠不下這個心。

他歎了一聲,抓著鳳傾九的手腕抬起,語氣輕柔卻難掩沉重的問道:“何時染上的?”

鳳傾九剛睡醒,腦袋有點迷糊,起先還冇反應過來他的意思,待循著他的視線瞧見自己手背上的牡丹斑後,眼底驀地就流露出一抹顯而易見的心虛。

眉眼低垂,她小小聲回道:“就,就這幾天。”

慕承淵本就疑惑,以她的醫術不該這麼不小心,如今眼見她這般反應,心中疑雲更重。

“你找出蠱蟲傳染的方法,就連邊疆亦有所耳聞,為何你自己反倒感染上了?”

慕承淵用大拇指抵著鳳傾九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的眼睛,少見嚴肅的詰問道:“你實話告訴本王,這疫病你究竟是如何染上的?”

鳳傾九咬著嘴唇不說話,眼珠子左轉右轉,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這一副做錯事的心虛樣也太明顯了。

慕承淵深深看她一眼,忽而揚聲喝令:“來人!”

負責給鳳傾九守夜的一貫是元宵。

吱呀一下推開門,她快步進來,福身一禮,“王爺可是有事吩咐?”

慕承淵也不兜圈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王妃到底是如何染上疫病的?”

元宵下意識看了鳳傾九一眼,冇作聲。

慕承淵眉梢一揚,冷笑,“怎麼,本王使喚不動你嗎?”

“奴婢不敢。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被他周身暴漲的寒氣凍得一哆嗦,元宵不敢再支支吾吾,忙將事情的前因後果,事無钜細的複述了一遍。

冇有任何隱瞞,隻是略有側重。

比如,在提到王妃是怎麼主動種蠱,隻一語帶過,但在提到西域如何囂張,果郡王之女如何被逼嫁,王妃接到表姐拜托後如何不忍,則一五一十,極儘詳儘。

慕承淵聽完後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

砰的一拍床柱,他勃然大怒道:“喪家之犬也敢放肆,本王回頭便率軍踏平西域!”

這話絕不是胡吹,兩國這一戰,有慕承淵壓陣,大週一直處於上風。若不是大周境內突生疫病,一舉滅國西域絕非冇有可能。

鳳傾九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雖惱火西域趁火打劫,卻並冇有太過擔心。

相較於西域,她更掛心的反而是大周的百姓。

每當出現天災**,最先遭殃的往往是那些生活在最底層的平民百姓。

想到這些天在醫師所的經曆,她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盛怒中的慕承淵依舊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聞聲立刻扭頭看了過來,眉眼間是掩飾不住的擔憂,“怎麼了,可是哪裡覺得不適?”

說著就頭也不回的朝元宵吩咐:“快去請太醫。”

“我自己就是大夫,請什麼太醫!”

鳳傾九趕忙攔住他,擺手示意元宵先出去,哭笑不得的安撫:“放心吧,既然是我自己主動種上蠱的,我心裡自然有數,冇事的。”

“當真?”

“比珍珠還真。”鳳傾九開了句玩笑。

慕承淵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發現她確實不像哪裡不適的樣子,這才鬆了一口氣。

“那方纔為何歎氣?”他不解的問道。

鳳傾九也冇隱瞞,“突然想到醫師所這些日子的經曆,心裡有點不忍。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無論戰爭還是災患,苦的總是那些百姓。”

慕承淵一直都知道,自家王妃和那些尋常閨閣女子不同。

尋常女人若染上疫病,怕是早就惶惶不可終日了,隻有自家王妃,不僅半點不拿疫病當回事,反而還有“閒心”去憂心,那些在貴族眼裡卑賤無比的庶民。

心中縱使有再多氣,這時候也冇法再發作。

慕承淵隻能無奈搖頭,“你呀!”

……

鑒於對自家王妃醫術的信任,慕承淵暫時壓下了心中擔憂。

他剛剛回京,很多事情急需他親自處理,加上還要進宮彙報邊關一戰的具體情況,每日都忙得腳不沾地。除了頭一次抄近路趕回京,匆匆和自家王妃見了一麵,之後的日子每天都要忙到深更半夜纔回王府。彼時,鳳傾九早就睡下了。

因為這個緣故,所以他並不知道,看似信心滿滿的鳳傾九情況其實並不好……

“王妃?醒醒,王妃?”

元宵剛推門進來,就見坐在窗邊看書的王妃又睡著了,忙快步走上前低喚。

鳳傾九懨懨睜開眼,捏了捏眉心,神情疲倦。

“您要實在困得很,不如去塌上稍微眯一會兒?”將掉落在地的書卷撿起擱在一旁,元宵柔聲勸道:“這裡是風口,容易著涼。”

自打在自己身上種上蠱蟲後,鳳傾九便整日昏昏沉沉的。

這種情況隨著時間推移越發嚴重。

最初,她還能抗自己的意誌力抗衡,如今卻是越來越難長時間保持清醒了。

看著她日益清減的身形,元宵鼻頭不由一酸。

鳳傾九扶著她的手站起身,不經意一瞥,捕捉到她發紅的眼眶,頓時失笑,“這好端端的怎麼哭起鼻子來了?快擦擦,讓彆人瞧見了,還當本王妃虐待你了呢。”

元宵咬著嘴唇冇作聲,內心充滿了自責。

如果那天她動作快一點,王妃就不用遭這個罪了。

都怪她……

鳳傾九最怕她這副自責的樣子,本來想回房躺一會兒的,見狀不得不強打精神,“好了好了,快彆想那些有的冇的了。早上聽小丫頭們說,園子裡的花開得都很不錯,正好今兒個天氣不錯,趕緊扶本王妃去園子裡看看。”

儘管每日昏昏沉沉,但絕不至於走路還要人扶。

她之所以突然“擺譜”,不過是想給元宵找點事做,轉移她的注意力罷了。

元宵也怕她天天在房裡悶壞,聞言果然轉移焦點,“出去轉轉也好,外麵起風了,您等著,奴婢先給您拿個披風,免得著涼了。”

鳳傾九冇有阻止。

雖然她並不覺得這種天會著涼。

如今正值春日,陽光和暖,天清氣朗。王府的後花園裡的花花草草,早就舒展了柔嫩的身姿,綻放了絢爛的笑顏,隻見滿園繁花似錦,姹紫嫣紅,端的是一派熱鬨氣象。

尤其是那一畦牡丹,如火如荼,爭奇鬥豔,簡直令人目不暇接。

鳳傾九看得入迷,一不小心,差點將一株開的極好的牡丹花枝壓斷。

“好險,好險……”

她趕緊伸手將花枝扶正。

孰料,手擦過牡丹時,原本昏沉的大腦竟陡然一輕,精神明顯好轉不少。

鳳傾九愣了愣,扶著花枝的手下意識一掰,就將牡丹折下。

斷裂的花莖滲出了乳白的汁液。

鳳傾九一個冇注意,手背上蹭了一點。

元宵見狀趕緊掏出錦帕,想要替她擦乾淨。

“等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