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6章 生死速奔

方歸廣茸 第6章 生死速奔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8 00:44:59

-

籬笆牆之外的濃霧還在,混合著‘嘩啦啦’的雨聲,證明邪祟並未遠離,他們徘徊在院落之外,等待我走出去的那刻,就要使用強力手段附著在我身上去做一些極端的事情。

這是絕對不可發生的!一旦出現那種後果,我渾身是嘴都說不清的。

在大眾麵前,邪祟附身的話頭是站不住腳的。

想起他們要滅殺仇人的打算,我就感覺渾身發寒。

“汪汪。”

青山從土炕上蹦了下來,衝到我麵前搖著小尾巴。

聽到小傢夥的叫聲,我的情緒安穩下來,伸手將其抱到懷中,感覺腦袋恢複了清明。

“事到如今,必須主動出擊了。”

這個念頭一下就從心底深處彈了上來。

對方數量足足三隻,我判斷,紅眼光頭男必然最厲害,嫁衣女次之,白殮服小男孩墊底。

但即便是墊底的小男孩,我也對付不了。

“怎樣才能袪邪呢?我和青山不可能總是窩在家中,早晚有出去的時候,養父母早就冇了,青山這裡決不能有任何閃失。”

我抱著青山,在屋內左右踱步、沉思。

半響後,我停住腳步,將青山放置到一旁,然後,找出個空的礦泉水瓶,躲到角落中放水,用瓶子裝了。

童子水完成!

我是個窮人家的孩子,考上大學後除了拚命讀書之外,其餘的空閒時間都用在打工賺錢上了,根本冇時間找女友,更彆提什麼花前月下了,所以,至今還是童子呢。

民間傳說,童子水辟邪,姑且一試吧。

我看向了狗子青山。

看著它青黑色的毛髮,緩緩搖頭:“據說黑狗血纔有驅邪作用,青山算不上黑狗吧?再說,它體積太小了,那就放棄這個選項吧。”

轉身出了房門,摸到後院,狠了狠心,將家養大公雞的雞冠子刺破,弄了些雞冠血。

這玩意據說也有辟邪作用。

大公雞疼的直叫,還好,並未危害到它的性命。

唸叨幾聲‘得罪了’,將公雞放回籠中,發現這廝逃的遠遠的,將我當成了惡人。

回到屋內,將一小瓶雞冠血倒入礦泉水瓶子中,左右搖晃了一番,瓶子中的液體變為淡紅顏色。

這玩意準備好了,才感覺安心一些。

換了一身結實抗造的衣物,將青山揣到口袋中,左手持著特殊液體,右手持傘,大踏步的出了房門。

轟哢!

閃電將暗黑的雨幕撕裂,我注視著院門,深吸一口氣,毅然決然的推開它,隨後,一步邁將出去。

無邊無際的白霧像是發現了目標,於雨水中瘋狂的向著我纏繞過來。

我卻顧不上這些了,出了院門的那一刻,就牟足了力氣向著前方狂衝出去,甚至,雨傘都被扔在雨水中了。

“你竟然出來了?出來了!啊啊啊!”

嫁衣女的聲音猛然響起,聽動靜,距離我有六七米的樣子。

但冇有另外兩隻死東西的聲音,心頭一動,恍然,他們幾個必然是分頭把守我家周邊了,所以說,眼下,院門這邊隻有嫁衣女。

機會!

我意識到這點,腳下發力,使出所有力量,離弦之箭般的向著前方竄。

“留下來吧你!”

瘋狂的嚎叫聲中,一道紅影衝碎了白霧和大雨,冇用上半秒鐘,就到了我的身側。

正是嫁衣女。

我驚的幾乎要摔倒了,眼角餘光看到了她此刻的樣子,嚇的幾乎休克過去。

那張臉和原來冇有區彆,有區彆的是她的右手。

她的手臂變長了,像是彈簧般的延展開來,手掌前端彈出五枚塗著白油兒的指甲,每一枚指甲都有五六厘米的長度,尖銳的嚇死活人,在霧氣和雨水中閃動妖異的邪光,看其扣抓方位,正是我的脖頸位置。

這要是被她扣住,脖子一刹間就會被掐斷!

我嚇的幾乎魂飛魄散,幸虧理智尚存,意識到自己手中拿著水瓶呢。

“去死!”

我厲嚎一聲,對著嫁衣女所在就一揮手。

瓶蓋早就卸除了,瓶子中的液體毫無阻礙的灑了出去。

電光石火中,半瓶子特製液體淋在嫁衣女的身上。

“啊啊啊!”

慘叫聲驚天動地。

她一個跟頭翻砸在水中,渾身冒起一股股的黑煙來,一小半的身軀幾乎融化了。

我目瞪口呆。

“雨水都接觸不到的嫁衣女,為何童子水和雞冠血混合物就能實實在在的淋到呢?”

這是過往所學的知識中冇有提及過的。

我想不明白了。

但這玩意起效了是冇錯的。

看樣子此女傷的不輕,可很明顯,不足以讓她魂飛魄散。

就她這慘叫的音量,立馬就能引來另外兩隻。

我哪敢停留﹖發狂般的奔跑,瞬間就穿透了白霧,重重的撞到木門上。

對過兒老宅的木質大門。

“苟老伯,救命啊!”

我瘋狂的拍擊木門,扯著嗓子喊叫。

冇錯,求援就是我冒險衝出來的目的。

昨夜偶然間看到苟客卿深夜練功的場景,可以確定這是位隱世高人。

我自己冇本事對付三隻邪物,但苟客卿一定可以,現在,端看人家願不願意多管閒事了?

若果他置之不理,待到三隻邪物彙聚一處,即便我手裡還剩半瓶驅邪水,那也是飲恨當場的結局。

我隻能賭這等高人不會見死不救。

“你敢傷我女兒?找死!”

“姐姐,你冇事吧?”

“我冇事,你們殺了他,殺了他!啊啊啊!”

身後,傳來那一家三口的對話,根據音量大小,判斷出光頭紅眼男離我隻有三米左右了,小男孩距離較遠。

“危險,危險,危險!”

心頭都是警報。

我冇時間向後看,憑著直覺向後甩動手臂,將瓶子扔出去,其內剩下的小半瓶驅邪水順勢就揮灑了出去。

“該死!”

光頭男氣急敗壞的咒罵,隨後是唰唰的躲避聲。

“苟老伯,救命。”

我另外一隻手死命拍門。

一隻冰涼的小手卻接觸到我的後脖頸了,身後傳來白殮服小男孩熟悉的聲音。

“逮到你了,你乖乖聽話……,啊?不,啊啊啊!”

千鈞一髮之際,我麵前的門開了,第一時間出現的不是人影,而是劍影。

桃木劍於我的臉頰邊兒刺了出去,速度奇快無比。

隨後就是小男孩震動寰宇般的慘叫聲,不用說,他中了一劍。

絕地逢生的感覺在心頭激盪,我顧不上說話,連滾帶爬的翻進了老宅之中。

耳中聽到蒼老的叱罵聲:“孽障,還不快滾!”

隨後,世界安靜了。

趴在雨水中半響,我恢複了一點力氣,緩緩坐起來。

轉身去看,發現院門已經緊緊關閉,一身黑衣、身材頎長的老人就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的盯著我,滿眼的不耐煩之色。

他持著大黑傘,另外一隻手持著桃木劍。

“小子多謝苟老伯的救命大恩。”

我很是狼狽的站起,對著老人深鞠躬。

他卻避開了,冇有接受這禮,而是冷冷的說:“方家小子,你自己招惹的邪事,自己去擺平,老夫可不想沾染因果。

那邊兒廂房裡有熱水,你洗漱之後,趕快滾!”

說完這話,這廝打著傘拎著劍,頭也不回的回到主屋之內去了,還反手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我愣怔當場。

知道他是個怪人,但如此不近人情的態度,還是讓我感覺意外。

雨愈發的大了,我渾身透透的,像是一隻落湯雞。

青山在懷中不安的吠叫著,我隻能快步奔向了廂房。

‘吱呀’一聲,推開了廂房的門,我緩緩走了進去。

屋子內冇有電燈,黑漆漆的,能見度非常的低,我摸索著點燃了一根紅蠟燭。

就著燭光掃視了一圈,眼神不由一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