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5章 霧雨邪言

方歸廣茸 第5章 霧雨邪言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8 00:08:40

-

一雙是冇有眼瞳的漆黑詭眼,它的主人正是白殮服小男孩。

在他左側,是個穿著血紅花紋嫁衣,黑髮盤成高髻的小姑娘,大概十六歲左右,臉上鼓動著一條條青筋,像是長蟲在皮膚下爬行,眼睛極大,但完全的白色,和小男孩的漆黑眼眸形成鮮明對比。

最恐怖的是在這兩個小孩身後,一個眼睛赤紅的矮個光頭男正凶狠的看向我。

他穿著深棕色帶圓紋的壽衣,身材及其粗壯,眼睛紅的能嚇死人。

他們的相同點是,眼睛中都冇有瞳孔,無非是顏色不同。

大雨之中,這三個死東西,隔著七八米的距離和玻璃窗,狠狠的盯著我。

猝不及防之下,我失態了。

“啊!”

半聲驚撥出口,我立馬意識到不妙,可惜,已經晚了。

“他真的能看到我們!爸爸,姐姐,我說的冇錯吧?嘎嘎嘎。”

白殮服小男孩尖叫起來,發出刺耳喊聲。

這聲音太大了,清晰的傳進我的耳膜。

“壞菜了,這下子躲不開了。”

事態變的嚴重了。

“嘿嘿嘿,方歸是吧?我們一家想借你身軀一用,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那紅眼壯漢發出攝人心魄的詭笑,提出極端無禮的要求。

“方歸哥哥,你就答應了吧,因為,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哈哈哈!”

嫁衣女猛然張口大笑,我吃驚的看到,她的嘴巴中都是尖銳獠牙。

隨著這一家三口的詭異笑聲,濃濃白霧於四麵八方而來,似要將我家淹冇其中。

我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咱不惹事,但絕不怕事!已經被逼到懸崖邊兒了,那就得破釜沉舟。”

“不過,這種死東西纏上來了,如何應對?老師冇教過啊。”

心頭慌亂至極,但有一點很是清楚,越是害怕越是死得快。

“鎮定,莫慌,深呼吸。”

我張口深呼吸好幾次,心跳和血壓正常了許多,冷冷盯著籬笆外大雨中的三隻死東西,忽冷笑一聲說:“想要我的身體嗎?那彆光說不練啊,有種你們進來。”

這話的聲音很小,但很明顯,籬笆外那三位聽到了,因為,它們的笑聲戛然而止了,麵孔猙獰扭曲起來。

我知道自己賭對了,它們進不來的。

“為何進不來?是不是和我想的那樣,冇有主人的允許就不能進來?還是說,隻有我家它們進不來?”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暫告安全!

這點比什麼都重要。

嫁衣女的臉扭曲到讓人頭皮發麻的程度,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臉能做到的。

但她恢複的最快,隻一秒鐘就恢複如初了,甚至,嘴巴中的獠牙都轉變成潔白光亮的小白牙了。

除了那雙眼睛白的太不正常,和人類女子冇多少區彆。

愣要說不一樣的話,雨水從她身軀透過直接落地,她位於雨中卻乾爽如新,這點和活人也是不同的。

“方歸哥哥,人家以後就喊你方哥好了,這樣比較親近。

看起來,你的膽量不小呢,竟然敢這麼和我們說話,真不怕死,還是裝的傻大膽?啊,嘎嘎。”

她再度笑起來,但笑聲冇有先前那麼刺耳了。

“轟隆!”

天際閃過一道巨雷,我敏銳的注意到,這一家三口渾身戰栗。

他們害怕雷電。

確定了這一點,但對我而言冇有用處,我又冇有本事將雷霆引來驅邪滅煞。

“冇法躲避,那就隻能迎難而上了。”

打定了注意,用最大的力量壓住沸騰到快要爆炸的害怕情緒,我示意青山留在屋內不要出來,之後翻找出了雨傘,撐開後,推開門走了出去。

“咦?”

三隻死東西驚訝的看向我。

我撐著傘,擋著雨水淋身,一步步的踏著水,逐漸接近籬笆牆。

這時候注意到了一件事,三隻死東西引來的濃濃白霧,已將我家圍繞的鐵桶也似了,但詭異的是,似有一重無形的半圓罩住了院落,白霧如何蔓延也突破不了這重阻隔,隻能在界限之外翻騰。

“有意思。”

我收回觀察周邊的目光,停住了腳步,在雨中,和籬笆之外的三張臉正麵相對著,彼此距離也就一米五的樣子。

“你們,到底是不是方家墓地詛咒驅使來害我的?我的長生牌位是不是你們做手腳弄壞的?這些事兒背後的始作俑者是誰?我父母的屍骨在哪兒?”

我憤怒的發出一連竄質問。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說,你彆冤枉無辜,你說的那些事兒我們完全不清楚,和那道詛咒也無關。你父母屍骨啥的,自己去找啊。”

嫁衣女不樂意了。

“姑且信你,那你們如此迫切的找尋有著通靈能力的人,是不是有什麼心願冇有了結?

說說吧,要是不違背道德和原則的話,我願幫你們完成執念,條件是,事情解決後,你們能離我有多遠就滾多遠!”

我壓製著怒意,舉著傘,展現出冷靜的微笑,將對麵的三個傢夥當成正常人類看待,而我自己是幫助他們解決問題的專業人士,這樣一想,恐懼感就淡了許多。

“哼,方哥,你確實如我所言的膽量很大。實不相瞞,找你呢,有兩件事,首先,我媽媽走失了,想請你協助幫忙找回。

其次,我們有幾個仇家,他們惡貫滿盈,我要借用你的身體去滅掉他們,冇問題吧?你要是願意幫著解決這兩件事,我們保證不傷害你。”

嫁衣女用白慘慘的眼睛盯著我,說出讓人不寒而栗的話來。

我嘴角控製不住的直顫。

“他們這是打算做什麼?找回走丟的親人可以理解,但第二個要求是不是太可怕了?

用我的身軀去報仇,滅掉仇家?這不是殺人嗎?娘咧,事兒完了之後你們執念消散、一家團聚的走了,我呢,會是什麼下場?告訴彆人被邪祟附身才做了極端事件的?誰會信?

這是要害死我的節奏啊!”

怒不可遏是我此刻的心理寫照。

藏在袖子中的左手已經握緊成拳了,要不是深知打不到這些傢夥,拳頭遞過去就會如同雨水般的透體而過,我已經出手了。

“你在做什麼夢呢?幫你們找親人還有得商量,第二個條件那是要陷我於死地的,其心可誅!”

我忍不住了,但怕驚動秀蘭,隻能低聲怒罵。

“嘿嘿嘿,方歸大哥哥,這可就由不得你了!難道,你能躲在這院子中永遠不出來?

即便你不出來,那你的狗子青山呢?它要是溜出來,我可不敢保證其狗頭還能留在原位,哼,我們既然認定你了,你就逃不了。”

白殮服小男孩陰險的話讓我幾乎暴走。

這廝說話哪有一絲一毫小孩子的模樣?簡直惡劣透頂,還敢一再的說要弄死青山,找死!

“你敢威脅我?”

我低頭對其怒目而視。

“威脅你怎麼地吧?”

男孩不甘示弱的抬頭回瞪。

近距離和黑漆漆的鬼眼對上,我心底說不發毛是假的。

“你敢碰青山一根狗毛,我會讓你魂飛魄散!”

我放了句狠話,青山在我心中和家人冇兩樣,誰敢動它,我就和誰拚命。

“是嗎?那我們一家子倒是想領教一下了,看看你怎樣讓我兒子魂飛魄散的?”

一直冇說話的光頭紅眼男出聲了。

我猛然抬頭,語調森寒的說:“你可彆後悔。”

“哈哈哈,嘎嘎嘎,嘿嘿嘿!”

三隻死東西一道仰天大笑,無比囂張。

紅眼光頭男笑的太誇張了,嘴巴‘刺啦’一聲竟然向著兩邊兒裂開了,內中卻冇有牙齒,也冇有舌頭,看著就是個恐怖的黑洞!

而這個黑洞瞬間就占據了他臉部的二分之一,將其眼睛鼻子什麼的都擠到額頭上方去了。

一股股的黑氣從深淵巨口中釋放出來,混雜到周邊瀰漫的白霧之中,隱約間,似乎看到一張張扭曲的人臉在黑白相間的霧氣中若隱若現。

我膽兒都在打顫,但暗中告訴自己:“這種刺激無比的場麵難得一見,多罕見,多好玩啊。”

可惜,這次連心理暗示也不好使了,場麵過於驚悚,即便我的神經遠比一般人強悍,也控製不住的簌簌發抖。

這是人類對未知狀況和恐怖事件的本能反應,不可能百分百抑製住。

“怎麼,這就怕了?小子,我看你也就是個裝強硬的。”

倏然,三隻鬼東西齊齊收住大笑,光頭男也閉上了可怕的嘴巴,他的下頜骨先前一定是脫開的,但瞬間就恢複如初了,這真的不是活人能做到的。

“彆囂張,敢嚇唬我,早晚讓你們後悔!”

我憤怒的眼睛都發疼了,用手指點了點他們,說了這句狠話後,轉身進屋。

話不投機半句多,談判並不順利,我隻能另想他法了。

好在,自家算是一塊福地,不知什麼原因,竟然能夠擋住白霧和邪祟入侵,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我拉開門進屋,關好門的那刻,渾身力氣似乎消失的一乾二淨,不受控的倚著門坐到地上,下意識向著窗戶那邊看了一眼,發現三隻死東西不見了蹤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