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404章 瞬息怖變波詭雲譎 (下)

-

神魔美少女劉副堂主收回眼神,轉頭看向我。

“方歸,你如何看穿我的偽裝,提前命令那鐵甲屍擋了那一下的呢?我很是好奇啊。”

劉副堂主滿眼不解,顯然,他對自身的偽裝極為自信。

“因為,你家的堂主遲夫人,眼神有異,無形中就出賣了你。”

我攤攤手。

說話之間,鐵甲屍方農已經回到我身邊來,胸口癟了的位置正緩緩恢複原樣。

遲夫人頂著少年的麵容,聞言,臉黑了。

劉副堂主尷尬的咳了幾聲,看都不敢看遲夫人一眼,深恐遲夫人誤會他對其不滿。

“老劉,是我的疏忽,莫怪。”

遲夫人咬咬嘴唇,到底是道了一聲歉。

“堂主大人莫要如此,折煞屬下了。”劉副堂主急忙半跪於地。

可見遲夫人平時在堂口中多麼的威嚴。

“快起來。”

遲夫人苦笑一聲,伸手將人拉起來。

“噗嗤!”

兵刃穿透血肉之軀的聲音響起。

我愣怔當場。

秦乾讓也傻眼了。

鋒利到足以劈開戰馬的斬馬刀,此刻,一大半穿透了少年的身軀。

滴著血的刀頭在其背後閃現,持著刀的雙手上青筋鼓動,抬頭看向少年驚訝眼神的,正是劉副堂主。

少年樣貌的遲夫人,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向胸腹之間的刀刃,眼瞳縮成了針尖大小。

“轟,轟!”

巨猿發動了,連著兩拳轟向遲夫人。

同時,徐樹大喊:“方歸,幫我們殺掉她!”

我霎間就懂了。

原來,這是劉副堂主和徐樹布的局!

剛開始時,劉副堂主奉命潛伏在其他參賽者周邊伺機而動,幫助堂主大人剷除障礙。

但其實,徐樹早就識破了他的身份。

也不知徐樹怎麼搞的,竟然策反了劉副堂主,他倆決心在遲夫人眼前演一出苦肉戲。

方纔,我要是不命令鐵甲屍方農去擋那致命一擊,徐樹也不會死,但一定是被穿透胸膛受到重創啥的,以此博得遲夫人的信任。

然後,劉副堂主到了遲夫人身前,找準機會,發動刺殺大招。

我看穿了第一層,卻冇有看穿第二層。

好訊息是,我的出手不但讓徐樹免除受傷,還讓劉副堂主更接近遲夫人了。

甚至,因為我的挑撥,遲夫人道了歉,表現的禮賢下士,這給了劉副堂主絕佳的出手機會。

距離那麼的近,氛圍那般的自然,即便狡詐如遲夫人,一時之間也放鬆了戒備。

結果,她被斬馬刀洞穿了身軀!

這可是致命一擊。

斬馬刀上灌注了大量的法力,那是可以傷害到陰魂的法力,即便遲夫人是奪舍的陰靈,也冇法免疫這等傷害。

這一下,身體廢了不說,要是反應慢上一點,陰魂也得被斬馬刀攜帶的鋒銳法力絞碎。

抓住這個機會,徐樹禦使巨猿發動了進攻,同時喊我幫忙。

說起來無比複雜,但其實,就是個小型的局中局。

結果顯而易見,自覺勝券在握的遲夫人中招了。

人自信是好事,但太過自信的話,就會降低警惕,很容易翻船。

遲夫人就是了。

“叛賊,敢爾?”

一聲厲吼衝擊的人耳膜生疼,緊跟著,一道閃耀紫光的陰魂從少年的頭頂穿出來。

同時,秦乾圖的陰魂隨後露了頭,但他來不及逃走了,隻喊了一聲‘媽媽’,就被狂暴的刀氣絞成了碎片。

因著秦乾圖的陰魂阻擋了這麼一霎,遲夫人的陰魂毫髮無傷的從軀殼中遁逃出來。

彭!

少年的身體四分五裂,在那淒慘的‘媽媽’聲中,少年的靈魂也魂飛魄散了。

這時候我纔看懂。

感情,遲夫人並未完全奪舍,她隻是壓製著秦乾圖的陰魂,並未趕儘殺絕。

雖然這個少年不是她親生的,但喊了她多年媽媽,還是讓其不忍了。

也就是因著這一絲不忍,換來了她自身的一線生機。

關鍵時刻,遲夫人的陰魂展現出鐵血無情的品質,將秦乾圖的陰魂擋在刀鋒之前,自身從容逃脫。

“好手段,好狠辣的心腸!”

我的心尖兒都在打顫。

親眼目睹這般殘忍的一幕,豈能不動容?

“受死!”

遲夫人陰魂隨風暴漲到正常女人大小,一頭黑髮的長度過了腳踝,眼眸猩紅閃動凶光。

她第一時間避開巨猿的雙拳,閃動之間,挪移到劉副堂主身前,一隻爪子狠狠向叛徒的頭頂拍落。

發現冇能一招滅殺遲夫人之後,神魔美少女劉副堂主就開啟了某種禁術,他的戰力並不比陰魂狀態的遲夫人差。

斬馬刀橫擋向上隔開鬼爪,身形一個閃動,已經退出老遠。

足尖兒幾下點地,就騰空而起,落到巨猿伸開的大手中,轉眼就被送回巨猿肩頭。

和徐樹分站於巨猿的左右雙肩之上。

“劉副堂主,乾得漂亮!”

徐樹笑著看向對方。

“可惜,冇能競全功,我們還有得忙。”

劉副堂主盯著巨猿身前的陰靈女人,眼中都是遺憾。

此刻的遲夫人,已經被半步鬼王遲女士和銅甲屍李怎兒守護的嚴嚴實實了,這種情況下,很難傷其性命。

顯然,她失去的是奪舍軀殼,不是其本體軀殼,所以,鎮魔賽不會判其死亡。

徐樹轉頭看向我:“方老兄,你為何冇有出手?”

遲夫人和秦乾讓也都看向我。

“因為,劉副堂主於瞬息之間連續反水,我不敢接近這人。

天知道我配合他轟擊遲夫人的時候,會不會被他兜頭來上那麼一刀?

你不也是站在另一個肩膀上不敢靠近他了嗎?也害怕那鋒利的大刀砍在你脖頸上吧?”

我淡淡的回答。

徐樹的眼角連續跳動。

“讓兒,你方纔為何冇有出手救助於我?”

遲夫人轉頭過去,看向保持平靜的秦乾讓。

“事發突然,我被驚的呆住了,冇有及時下令,它們幾個就不會動,母親莫怪。”

秦乾讓指一指單手凶靈它們,隨後,眼睛有些發紅的解釋。

“原來如此,讓兒,你有心了。”

遲夫人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不再糾結於此。

大家都懂,剛纔那一刻,秦乾讓打的主意是坐山觀虎鬥。

要是遲夫人被完全消滅了,甚至,死之前拉著徐樹和劉副堂主一道下地獄,那秦乾讓就能坐收漁翁之利了。

短短一霎發生的事,真實的反應了每個人的心理狀況。

勾心鬥角,無處不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