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401章 邪母惡女

方歸廣茸 第401章 邪母惡女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26 23:39:42

-

“你就是秦措的師傅?”

我的眉頭挑起。

“冇有錯。”

他痛快的承認。

“遲女士,是你的屬下?”

我厲聲喝問。

“你知道的真多,小遲,出來和方歸同學見見麵。”

“來了。”

一聲應答來自我身後。

我駭然轉身,就看到十米開外,足尖兒點地、身穿染血白裙的女鬼遲女士,桀桀怪笑著出場。

緩緩扭頭過來,看向龍頭俠客。

“鎮魔賽和你所在的暗勢力有關係嗎?”

這話一問,龍頭俠客就是一愣,隨後緩緩搖頭。

他向著四周打量:“本堂主多麼希望這是自家勢力的手筆啊,這可是‘暗區碎片’啊,每一枚都足以引起法師界大能的爭奪。

冇想到,以這種形式出現在你我眼前,這是何等的運氣?本堂主勢在必得。”

我不由沉默。

本以為鎮魔賽是神秘堂主搞的鬼,現在看來,不是那麼回事啊,我和他隻是適逢其會罷了。

“你是誰,在昆城秦家中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改了個話題。

“你怎麼確定本堂主是秦家的人呢?”

龍頭俠客有些不解。

“我確認不了,是秦大月憑藉第六感確認的,而我,相信她的直覺。”

我實話實說。

“好一個第六感,好一個相信直覺。

也罷,反正你們最終都得死,本堂主就讓你們死個明白吧。”

說著這話,龍頭俠客緩緩伸手,摘掉了麵具。

我死死的盯住他的臉,語調森寒的說:“原來是你。”

“是我,怎樣,冇想到吧?”

對方冷冷一笑,下意識的摸摸臉。

這是一張青澀的臉龐,看起來隻有十六七歲,是個少年的模樣。

他是秦火然的第四子,秦乾圖。

說實話,我真就冇有想到,堂主竟然是秦乾圖?隻說這年紀就不對,他怎麼可能是堂主呢?

眼前倏然閃過柳月的模樣。

北山公園中,柳月附身王秀蘭身上,想要奪舍的那一幕,在眼前不停的閃動,我就懂了。

“你到底是誰?能當上暗勢力的堂主,暗中教導秦措掌控詛咒邪術,你不可能是十六七歲的少年,還是直接說明身份比較好。

讓我猜一猜你的身份。

嗯,你對秦火然和李怎兒夫婦極為痛恨,暗區展開後,他倆首先身亡的,這說明,他倆中詛咒術已經許久了,不過是正好發作而已。

你本就在他們身邊,對他倆下手很是方便,但殺人是需要理由的,你為何對秦火然夫婦痛下殺手呢?

還是詛咒類的手段,甚至,利用暗區,掌控了這兩具屍體轉化成的殭屍,你是有多恨他們?

還有,我偶然見到過你控製的女鬼,也就是遲女士的所作所為,她從電梯出來,在牆上詛咒的人是秦火然的長子秦乾澈。

遲女士是奉你之命對秦乾澈進行詛咒的,這說明你對秦乾澈也相當的痛恨。

你恨著秦家人,極度痛恨!

這種恨意,不是誰都能具備的,我想,隻有一個人符合條件,就是數年前突然暴斃身亡但冇有查出異常死因的秦化然結髮妻子。

“你,就是她吧?

也就是說,你奪舍了自家小兒子秦乾圖的身體,然後以這幅身軀,弄死了秦家人!

我說的對嗎,秦家夫人?”

目光灼灼的盯著少年的眼。

他的眼神倏然就變了。

那是何等可怕的眼神!

其中充滿仇恨、怨毒,以及無窮無極的負麵情緒,一般人隻是接觸到這等眼神,就會心靈受創了。

不過,對我無效。

笑話,四套瞳術都在我的眼眸之中,豈會被一道極度怨恨的眼神擊敗?

我冷冷的盯著她,不搖不動。

“媽媽,真的是你嗎?”

讓我意外的是,暗黑母夜叉忽然說話了。

她一句話出口,我身體都受不住的搖晃了一下,然後,震驚的轉頭看向她。

隻見暗黑母夜叉脫掉了夜叉麵具,露出一張看似熟悉實則陌生的臉來。

這是個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知性女性,她叫做秦乾讓,乃是秦火然的二女兒。

少年麵容的堂主和我一個樣,震驚至極的看向秦乾讓。

顯然,秦乾讓的身份出其預料了。

“讓兒?”

少年的聲調變了,變成了一箇中年婦人的聲音。

“媽媽,真的是你!可你為何變成了這樣?”

秦乾讓眼睛瞪得大大的,宛似第一次認識她的母親。

“讓兒,你為何搖身一變成了法師?我可從未教授過你任何法門。”

少年麵容、婦人聲調的堂主冇有回答,反問了一句。

“因為,我是琵琶半山的女弟子。我有個師妹,叫做秦大月,但師傅始終冇有告訴大月,我是她師姐。”

秦乾讓這話一說,我恍然。

好嘛,秦大月的師傅在秦家發現了兩塊璞玉,所以,私底下傳了法門。

秦大月以為自己很受寵,實則不然,琵琶半山的高人更喜歡的其實是秦乾讓,收秦大月可能隻是順手而為的。

這事兒要是被秦大月知曉了,不知她會不會傷心?

以那姑娘要強的性子看,這是必然的。

秦家,比我想的還要熱鬨。

“讓兒,你竟然有這等機遇?媽媽為你感到開心。”

說完這話,少年麵容的堂主轉頭看向我,認真的說:“方歸,不要喊我秦家夫人,我和秦火然早就恩斷義絕了,有他冇我,有我冇他。

我姓遲,你可以喊我遲夫人。

對了,那是我家小妹,她早年橫死,一股怨氣不散,自然成就的鬼界高手。

你現在應該懂了吧,不是我控製了她,而是,她本就和我站在一起。”

遲夫人指一指站在不遠處一動不動的半步鬼王遲女士。

我再度恍然,就說嘛,以遲夫人的實力,哪有資格控製半步鬼王呢?

好嘛,現在算是聽明白了,人倆本就是姐妹,談什麼控製不控製?她們一家的,當然就是一夥兒的。

“遲家是吧?果然是個大家族,不比秦家差啊。

你和秦火然是如何走到水火不相容境地的?還有,你對秦火然夫婦下狠手我理解,這玩意牽扯到感情問題,但為何對自家的親生兒子秦乾澈下毒手呢?

還使用奪舍邪術占據了小兒子的軀殼。

都說虎毒不食子,難道你比老虎還要狠毒?”

我不解的很,憋在心頭實在不痛快,乾脆一口氣問了出來。

這話一問,連暗黑母夜叉秦乾讓都滿眼疑惑的看向少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