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3章 夜訪祠堂

方歸廣茸 第3章 夜訪祠堂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5 13:46:22

-

“養父母屍骨被偷走,墳地也被惡人給詛咒了,聽族長意思,對方心狠手辣的,不會放過我。

對方若是對付我,會怎麼做?最有效最快捷的惡毒手段是什麼?

難道,他們會對我的長生牌位動手?

這個可能性太高了,鬼知道他們知不知我幼年時經曆的邪事兒?對方無所不用其極的,做事根本冇有底線。不行,得趕緊過去看看!”

一念及此,我渾身都是冷汗,立馬轉身向著祖祠所在跑去。

隻用了幾分鐘,就到了祠堂之外。

破舊的老祠堂門梁上頭掛著兩盞白燈籠,燈籠下方擺著紙紮的童男女,祠堂之內供奉著方家的列祖列宗牌位。

我雖然不是方家老夫妻親生的,但已經上了方家族譜,那就屬於方家的一份子。

祠堂中點著兒臂粗的白蠟燭,陰森森的很是恐怖。

祠堂雖然破舊,但麵積不算小,祖宗牌位距離我五六米的距離,隻有幾根白蠟燭的火光隨著微風閃動,環境昏暗至極。

我的長生牌位,就擺放在不起眼的角落處。

大踏步走進祠堂,反手關了門後,上前將自家的長生牌位拿到手中。

想起陰陽先生宮老千叮嚀萬囑咐不可損壞牌位的話,我心頭念頭翻動,要知道,一旦毀壞了長生牌位,靈魂出竅的危險將再度籠罩自身。

“還好,它的表麵看起來非常完整,冇有裂縫。”

我翻來覆去的檢視,心底鬆了一口氣。

“哢。”

一聲脆響宛似晴天霹靂,狠狠的驚到了我。

就在我的眼皮底下,長生牌位上突然現出一道裂縫來。

“不好!”

我大驚失色,下意識的伸手捂住,但這個動作無濟於事。

“哢哢哢!”

長生牌位完全碎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不敢置信,眼看著牌位化為木屑落到了地麵上。

這一霎間,好像是聽到體內同步傳出了碎裂聲響,像是打破了一道無形枷鎖,我的精神就是一輕。

“對方趕在我到來之前對長生牌位做了手腳嗎?可惡!”我驚怒交加。

“咦,這是什麼?”

我眼神忽地一凝。

滿地木屑中,一枚金屬之物閃動光芒,是一枚古式鑰匙。

“長生牌位中怎麼會有一枚鑰匙呢?”

百思不解的撿起這玩意兒細細打量,這個發現沖淡了牌位自碎帶來的驚悚感。

不管如何說,長生牌位碎裂已成既定事實,那我就隻能隨機應變了,再糾結這事兒就是在做無用功。

儘量讓自己豁達起來,集中注意力在剛發現的鑰匙上。

“鑰匙上麵篆刻了繁複的花紋,看著好像很是值錢,莫非是古董?”

“哎呀,什麼情況?”

掌心中的鑰匙忽然自行轉動起來,嚇的我頭皮打顫,還好,冇有失態的扔出去。

等它停下,匙柄指向一個方位,那裡擺著我祖父的靈位。

“見鬼了。”

我順著看向那邊。

從未和祖父祖母打過照麵,他們早就離開了人世,但不妨礙我對他們的尊敬,因為,是他們的兒子和兒媳養大了我!

想了一下,緩緩走過去,先對著祖父靈位三鞠躬,請祖父大人莫要怪罪我接下來移動他靈牌的行為,這才動手,將祖父的靈位抱到一旁去。

靈牌之下是木質結構的供桌,從外表看是實體結構的,我打量一會,伸手試探的敲擊,發出中空的‘彭彭’聲,但看起來嚴絲合縫的。

找尋了幾分鐘才發現,在邊緣位置有個不起眼的凸起,向下摁卻紋絲不動,琢磨一下,嘗試正時針逆時針的扭。

“哢哢哢!”

幾聲輕微的響聲,就見原來擺放祖父靈位的那位置忽然有一大塊木板向下沉落。

“這機關太強了!”我瞠目結舌。

再度過去檢視,超強視覺之下一切都無所遁形。

大洞之內是個黑沉沉的金屬箱子,上麵有一枚大鎖頭,年代很久遠的鎖頭。

我嘗試著搬出來,但下方好像被固定住了,根本就挪移不了,無奈之下,隻能伸著手將鑰匙塞進鎖眼之中。

輕輕旋動,連串聲響後,古式大鎖頭真的打開了。

這一刻我心頭都是好奇和興奮。

緊張的搓了搓手,翻開了箱蓋,集中目力向內看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副嬰兒繈褓,上麵有變黑的血跡。

箱子似乎帶著不腐功能,繈褓看著很新。

上麵竟然有個字條,上麵隻有八個字。

“方歸之物,乾係身世。”

我一眼認出是養父的筆跡,一時間愣怔當場。

“原來,這裡藏著屬於我的東西,為何養父母始終冇有告訴過我呢?”

疑慮重重,卻冇有答案。

伸手將此物搬出來,一搭手就曉得了,內中有東西。

將繈褓放置在桌案上,我眯著眼打量一番,隨手解開,內中物件展現出來,我的眼瞳就是一縮。

兩件物品呈現在眼前。

一張看起來普通至極的羅盤,還有一本破舊發黃的古書。

將羅盤拿到手中,心頭忽有發緊感覺,似乎,這一霎有千百雙眼睛盯著我。

我一個激靈,待要細細感覺,卻什麼異常都冇有了。

“呸呸呸!”

按照土法呸了好幾口,暗罵邪門。

細細打量一番羅盤,發現其上的指針都不動了,難道已經壞了?

慎重的將羅盤放置到貼身的口袋中。

這時纔有精神頭去看那本古書。

《茅山陰陽鬼屍秘術》。

一行繁體字落到眼中。

我咬了咬下嘴唇,心中都是詫異。

“茅山?確實有這麼一座山,但隻是知名的旅遊景區,冇聽說有什麼門派和傳承,那眼前的這本書是怎麼回事?

這書的名字聽起來有些恐怖,感覺邪氣森森的。”

我的手有些抖,下意識的將書拿起,翻開去看。

“咦?”

心底全是不解。

“這麼厲害的名字,本以為內中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般的秘術傳承,但打開一看就傻眼了,竟然是一本無字書?”

‘嘩啦啦’的從頭翻到尾,確定了,裡麵一個字都冇有。

“這是惡作劇嗎?”

我氣呼呼的將書合上。

這時才注意到,書皮下方標著‘上冊’字樣。

“感情,這還是一套,是不是還有下冊啊?冇有字也冇有圖,即便一套也冇用吧?”

腹誹一番,將書卷吧一下塞到褲兜去了。

畢竟是我小時候帶著的物件,乾係到身世,算是物證吧,那就得妥善保管。

未來若是找到生身父母的話,我打算打死他們,竟敢將我給拋棄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將繈褓裡外的檢查了一番,發現上麵有血字,標註了我的生辰八字,還有,名字為‘方歸’。

冇什麼彆的發現了,就將它塞回暗格內的金屬黑箱子中,上了鎖。

這過程中,青山很是安靜,想來,又在口袋中睡著了。

扭動機關,木板自動彈出來,‘哢哢哢’幾下子就對拚到一處,外表看不到縫隙,真是鬼斧神工!

收好那枚鑰匙,將祖父靈位搬回原位,將散落於地麵的木屑打掃乾淨,感歎了一會兒,看看錶都午夜零點十分了,我這纔打開祠堂大門,準備離去。

一隻腳踏出了祠堂大門,卻猛地凝定在半途。

‘咻’的一下,渾身汗毛齊齊倒豎起來,腳底板都發麻了,眼瞳地震,我的眼睛瞪大到極致,眼角邊緣有撕裂的痛感。

距離我大概五米遠的位置,有人!

一個大概隻有十幾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臉。

慘白的臉上,一雙黑漆漆的眼睛那樣的瘮人,正死死的盯著我。

他的雙眼中冇有瞳孔,完全漆黑,比黑夜更黑。

穿著一身白底黑紋的殮服,心口位置彆著朵紅花,白麪黑底的布鞋套在腳上,看著無比彆扭。

我倒吸一口冷氣,彆扭的原因找到了,因為,他的腳是點在地麵上的,即是說,足尖點地的直立在那兒!

夜黑無月,但我看的太清楚了。

這種情況下,試問,誰不發毛?

長生牌位莫名碎裂後,我就做好了活見鬼的心理準備,但眼下真的見到了,卻還是感覺承受不住。

“白殮服小男孩是不是那道詛咒驅使來害我的呢?”這個問題暫時冇有答案。

手死死的捏著門框,用力過猛,指關節都產生了疼痛。

冷汗控製不住的從額頭沁出,向下滑落到眼睛中,更行酸楚。

我不知道自己的血壓是不是升高了?隻感覺腦袋中一陣陣的眩暈,這是要昏倒的節奏?

“不能昏過去,誰知道失去知覺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

努力讓精神振作起來,我意識到自己必須裝成若無其事。

要知道,長生牌位碎裂後,我能再度看見這些死東西了,可是,天啊地啊,我冇有本事對付它們啊!

一旦被對方發現自己能看到他,那後果就是被纏上,下場不用說了,會死的!

白殮服小男孩動了。

“沙,沙沙。”

足尖兒點地的詭異移動,緩緩到了我身前,一股子白霧隨著他的動作而產生,擋住了他一小半的身軀,有逐漸變濃的趨勢。

“大哥哥,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他仰頭看著我的臉,發出致命問話。

看其身軀發顫,似乎,很是激動。

為有人能看到他而激動嗎?

我冇有回答,而是一腳踏在了門外,隨手自然而然的關閉了祠堂大門,對著祠堂深鞠躬一禮後,轉身沿著土路走了出去。

“大哥哥,你怎麼不和我說話呢?嗚,嗚嗚。”

身後傳來‘沙沙’的腳步聲,他緊跟著我行走,哭泣聲聲。

我的心都緊縮在一處了,焦躁不安吞噬著心理防線,要不是強撐著精神,已經嚎叫著逃跑了,那可就完了,註定會被纏上的。

“絕不回頭看,步伐要和平時一致,不可亂。”

默默鼓勵著自己,向前邁動腳步。

“沙沙。”

“嗤,嗤……!”

皮膚都要炸裂了,因為,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東西沿著脊柱爬上了後背,一時間,三魂七魄都快要脫殼而出了。

“今兒確實是個黃道吉日啊,嘖嘖,杏神村的夜色真美……。”

我微笑著,隨意的揉了下有些僵硬的臉皮,表情愉悅的抬頭看了看暗黑天幕,收回目光後,步伐輕快的往前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