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仙俠 > 方歸廣茸 > 第198章 仕女吊妝汲氣爐鼎

方歸廣茸 第198章 仕女吊妝汲氣爐鼎

作者:茅山詭術師:幽冥話邪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15 13:46:22

-

“方少,感覺這些棺材中的東西非常恐怖,最好不要驚動它們,咱們繞過這些東西向後查探,冇準兒,能找到求救者的訊息。”

洛大滿到我近前來,提出建議。

他表現的這般忌憚,讓我的心頭跟著一沉。

“好,咱們繞道過去查探,注意著彆發出聲音。還有,收斂好自家的氣息,免得刺激到棺材中的邪物。”

我覺著他說的有理,就下了命令。

高抬腳輕落步,從最左側的棺材之旁繞了過去。

心頭剛一鬆,就聽到風臨緘驚訝的話了。

“咦,怎麼回事?”

樹妖直直的看向前方。

我眼角一跳,意識到不妙,順著看去。

前方十米開外,一大堆風鈴下,五具血棺靜靜的擺放在那兒,還是半弧形。

我眼睛猛然瞪大,隨即轉頭向後看。

空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似乎,五具血棺本就擺在前方。

但是,我們明明繞過它們了。

轉回頭來,我眼簾微斂:“看來,繞不過去了。”

彭!

一聲響嚇了我們一跳,仔細一看,我不由的手腳發涼。

隻見最中間那具血棺的蓋子,向著一側緩緩挪動,響聲就是從那兒發出來的。

我死死握緊桃木劍柄,隻要有一點不對,立馬給棺材中的死東西來上一劍。

一隻有著血紅指甲的手,忽然搭在棺材邊沿處。

這是一隻看起來幾乎透明的手,其內的血管和骨骼都可以透過皮膚觀察到。

淡淡的陰氣釋放出來,我就確定了,這是一隻陰靈。

“啊!”

輕輕的一聲喊,臉上掛著紅色薄紗、穿著白色仕女裙的女人半坐起來。

呼!

我吐出一口氣。

即便對方麵上掛著薄紗,也遮擋不住那雙閃耀著紫光的鬼眼。

這隻女鬼的形象一點也不恐怖,充滿古典氣質,忽略她是鬼的事實,其實很有女人味。

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女人半坐起來後,麵對的正是我們幾個,但她好像是看不到,毫無見到陌生人的反應。

兩隻透明般的手收到身前,左手上忽然多出個白色的木梳。

她將瀑布般的黑髮攏到身前,用木梳緩緩的梳理,然後,雙手宛似穿花蝴蝶般的靈巧,隻幾秒鐘,就將黑髮盤成個高高的髻。

微微低頭在棺中尋找,幾隻造型唯美的步搖出現在手中,精準的落到髮髻上。

這般繁複的打扮過程,她隻用了幾分鐘,可見多麼的熟練。

這個過程中,她愣是冇發現我們一行。

我做了幾個手勢。

風臨緘和洛大滿明白了意思,他倆停在原地不動,我緩緩接近血棺。

一步,兩步,更多步。

等我停住身形時,距離棺中女隻有三米遠了。

桃木劍忽然刺了過去。

嗡!

空氣發出爆裂之聲,陰火在劍身上燃起。

但劍尖兒距離此女麵門十厘米時,停住了。

此女根本就冇發現危險。

她緩緩的從棺中站起,身材纖細、曲線起伏,仕女裙隨著陰風飛揚,要不是散發陰氣,且從棺中起身,這景象絕對堪稱小仙女降世了。

女人絲毫不知身前站著個危險的男人。

她手一翻,不知從何處找出一隻銅鏡,順手將麵上紅紗摘落,露出一張宜喜宜嗔的俏臉來。

抬腿從棺中走出,光著腳踩在地上,隨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動作,就在我麵前,她坐了下去。

我震驚的看著女人保持坐姿的懸在棺前。

那樣子,就好像是她真的坐在椅子上一般。

她的手像是百寶箱,翻動之間,胭脂水粉和化妝用的物件一一出現。

她一手持著銅鏡,一手拿起零零碎碎的小東西,在麵上細心的畫著。

不多大一會兒,就完成了上妝的過程。

她麵上出現了滿意的神情,緊跟著起了身,將所有物件扔到地上,手裡出現一根白綾。

向上一拋,宛似上空有一道橫梁,白綾竟繞了過去。

她順勢打了個繩結,抬腳,好像是踩住了凳子,懸浮在那,然後,將下巴放置到繩結之中。

腳下用力一蹬,隨後就胡亂踢著。

幾下之後,她的腿腳不動了,臉憋的青紫,舌頭滴血的從嘴邊耷落出來,眼珠子快要從眼眶中擠出來了。

就這個樣子的懸掛在我麵前。

我微仰著頭看著這幕,持劍的手不受控製的顫。

女人保持懸掛姿態一分鐘左右,忽然,白綾不見了。

她緩緩落地,轉身,頭也不回的進了棺木之中。

“哢哢哢。”棺材蓋挪動、扣緊。

再看地麵,先前扔的滿哪都是的胭脂水粉等物,早就不見了蹤影。

“叮噹,叮噹!”風鈴聲大作。

數秒後,風鈴不再晃動,聲音也跟著消散,此地陷入死寂之中。

我死死握著劍柄,盯著毫無異樣的血棺,感覺太陽穴一鼓一鼓的。

方纔,我親眼看到了此女死前的那幕。

她在上吊之前,還好好的打扮了一番,是個愛美的,但她的結局,有些慘。

“方少,這是怎麼回事?”

風臨緘他們走了過來,不解的盯著血棺。

“此女死後不得安寧,被某種邪門力量控製住了。

她不停的重複死亡過程,每一次重複,都吸引來無儘的陰氣,這些陰氣被血棺吸收了,這個女人,是爐鼎,供其掌控者吸收陰氣的爐鼎。

這也是她看不到你我的原因,她的眼睛張著,可行為卻是無意識的,根本就掌控不了鬼軀,隻是一具傀儡罷了。

所以,即便你我在前,她也感知不到,更看不到、聽不到。

這是一隻樊籠中的鳥,除非,有人幫她打開樊籠,不然,她隔上一段時間就會重複一次死亡過程,何其可悲?”

我忍著憤怒,為兩位同伴解釋。

“豈有此理?”

同為鬼魂屬性的洛大滿也怒了。

“陰氣被血棺吸收了?是不是說打碎血棺,可以將她放出來,讓她轉世投生去?”

風臨緘打量著五具血棺,猶豫著,說出了意見。

他也見不得這些。

“這個嘛,還得觀察一下另外四棺的狀況。

若果都類似於上吊女,那我們就得想辦法破除血棺,不然的話,它一直擋在前麵,咱們也過不去啊。”

我給予回答。

風臨緘正要說什麼,眼神倏然一凝。

我和洛大滿立馬收聲,因為,另外四棺齊齊發出了聲響,就好像是,內中有什麼東西用爪子亂撓,這動靜兒讓人心頭髮悸。

“哢哢哢。”

四口棺材的蓋子陸續向右側挪了出去。

“這次,竟然要蹦出來四隻邪物?”

即便我早有心理準備,也渾身發僵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