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落秋中文網 > 都市 > 八月蘭城 > 第壹七肆章 半夜間

八月蘭城 第壹七肆章 半夜間

作者:無葉先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7:41:12

-

最快更新八月蘭城最新章節!

山行六七裡,儘是枯草野兔。回頭兩三步,偷的半日清閒。——又一不眠夜。

與很多夜晚不同,此刻是淩晨三點二十六分,至於是幾秒,我冇有過多去追究。拉開窗簾,街上的路燈還冇有熄滅,或許是今夜的風不夠大吧,也可能是有人還冇有回家,怕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想問問我今後的生活,可我總是搖頭,無可奈何,我隻能從床上站起來看著無人的街,我記得很多年前的黑夜裡隻剩我一人在空曠的四野徘徊,在彆人的睡夢之外。

街上很冷,即使這是夏夜。

推開木窗,但是因為年代久了些,有些費力,但足夠我伸出腦袋去和夜裡的蟲兒們分享我的故事。他們總是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即使我不明白箇中話語,或許那是個很悲傷的故事。

我看到對麵的路燈上還掛著三個燈籠,路燈下有一輛停錯了方向的車,彆的後麵不知是誰家的狗,嗅了嗅之後悠悠地又跑去了彆的地方。對麵街上的磚瓦透著一股淡淡的青色,和白日裡略有不同,顯得更冷。我想下樓去添一件衣裳,想塞上耳朵,或許隻有我一個人醒著的,或許還有很多人醒著的。

淩晨還未睡去的人,我想聽聽你們的故事。

故事的開頭一定總是令人快樂的,結局或許總是令人不願提起的。這個時日已經不會再有玉蘭花開了,綠色的葉子在路燈下還是顯露出黑夜的顏色。無論你多麼的絢爛,黑暗來臨時我們都是一樣的。

對麵那家的電錶上閃爍著紅燈,車窗反射著燈光,人家的窗戶上一片夜色,隻有我在這裡閒得蛋疼。我想看看更多的東西,所以我抬頭,想找一顆星星,很亮的那種,這樣我去見你時你就可以看到我眼裡的那顆星辰,然後你會很興奮,很不可思議地說,你眼裡有星星誒!

然後我說,是啊,那是我送你的禮物。

可天空一片黑暗,我找不到任何一點光亮,除了該死的路燈。

沉靜的夜冇有風,隻有電扇在搖頭。它除了會搖頭,還會乾什麼,除了會否認,還會乾什麼?或許,隻剩下吹了。

我想把它抬到視窗,想讓他吹開這夜色,然後我就可以看到這世間最亮的東西,是太陽!我或許會成為第一眼看到太陽的人,然後第一縷陽光也會在我的眼裡。

閃亮,而又溫暖,卻不炙熱,隻是像清晨的風一樣溫柔,就像你的頭髮拂過我的臉頰,留下洗髮水的香,和昨天的味道一模一樣。

那個小孩還在那裡做什麼?梯子上很涼,夜裡很冷,他應該回家的,可為何他的腳下穿著一雙毛線的拖鞋?他坐在我家樓下,我打開電筒的時候驚擾了他,他像是一隻小獸忽然驚起,然後很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夜裡很模糊,他的臉也很模糊。

我希望可以近一些,看到他的眼睛,那雙瞳孔裡藏著的東西,一定很沉。

我與他對視幾秒鐘,像是發生了很多事,說了很多話,過了很久。他像是向我走來,沉默不語,因為背光,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臉,即使我們麵對麵,甚至可以聞到他身上的味道,和我用的沐浴露是同一種牌子的。

他忽然擁抱我,像是要把我撕碎,我可以聽見我的脊椎碎裂了,全身的骨骼在這一刻粉碎,那種不真實的痛苦令我沉淪,為何反而會有些解脫?我在笑,我聽到了他也在笑。黑夜裡是我們的笑聲,壓過了一切,冇有蟲鳴鳥叫,冇有人形車影。隻是我們的笑聲,穿過街尾的河,爬上山頂的亭,卻葬送在樹林深處的小屋裡,屋後雨露滴穿的石頭下。在那裡是結局,我們卻是開始。

肩膀是濕的,他哭了。

我想去擁抱他,可我全身癱軟,碎裂了骨頭,無能為力。我的笑聲停了,可他依舊在笑,我的腦海裡,我的世界裡,都是這笑聲。我能感受到他在搖頭,無奈而又倔強。像是坐在路燈頂上喝酒的小醜,喝著酒,澆著愁。

一瞬間他就遠離,那種朦朧的痛苦不見了,他也不見了,笑聲或許埋在了小屋後的石頭下,等天空下一次哭泣的時候再一次綻放出來,把這個悲傷的故事換一個大圓滿的結局。可是天空不知道這個故事其實更悲傷。

我想笑,可笑不出來。我絞儘腦汁想了很多個笑話,度娘也給我提供了很多的參考,每一個笑話,每一個段子都彷彿是如此地可悲,寫出這些故事的人希望更多人開心,這像是往紅了瓤卻不甜的西瓜裡注射糖精。

強行偽裝出的快樂,在無人時刻化作眼淚。

我想起了很多東西,比如……比如什麼?在我想說不來的時候,我選擇忘記他們,不去提及。比如後麵就冇有了賓語,與河裡冇有了魚一樣,冇有道理。

窗台很硬,很硌手,有一家的窗戶亮了,在我這個位置剛剛好可以看到。或許這一個晚上不用睡了,或許天亮之後我還要去一個地方,或許……冇有那麼多或許了,我不能再給自己找那麼多可能。

誰家的雞已經開始打鳴?我想認識認識,好像是在後麵的竹林裡,那裡有一戶人家,從前我總愛弄丟鑰匙,而那裡正好有一架很長的樓梯,我從那裡借了很多次,那箇中年婦女人也很好。

無需去描述一個人的外貌,可她的好我寫不出來,隻能閉上眼去刻畫,這是專屬於我的畫麵,誰也偷不走,可睜開眼之後,還是那條無人的街,你的家就在對麵,離我不遠的地方,隻需要跨過一條河,再翻過一座山。其實不遠,千山萬水,其實近在眼前,隻因我想去那裡。

我想唱歌,下午聽的那首《探清水河》。

冇有彆的什麼意思,隻是喜歡詞裡的故事。

我以後會愛彆人,我以後會跟彆人在一起,但是你吧,你會一直一直留在我心裡,你什麼身份都冇有,我對你什麼感情都不是,但我每天都想你,並且每個節日我都祝福你,一直到八十歲。

我想對馬瀟瀟這樣說。

她是過去,是春天,去了很久。

那是你美好而平淡的生活,我還在數分和高黛之間掙紮,你可以享受生活的苦了,我仍舊要計較我是否及格。所以即使我仍舊很愛你,即使我仍舊忘不了你,忍不住關注你的一切訊息,你過得好我很開心,你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我很不開心。這很簡單的道理,然而那個人註定不能是我,就像是我在鏡子裡看著你,卻不能擁抱你。

你在鏡子裡可以做彆人的賢妻良母,我隻能在夢裡仍舊把你當做公主。

我確實看到了,由衷地,為你,祝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